一道关于神话的同题作文

共2478字

中国作家苏童、李锐、叶兆言参加全球“重述神话”项目时,笔下的主角分别是孟姜女、后羿和白娘子

在北京接受了一拔又一拨媒体采访之后,一苏童已经“逃回”南京休息,接下来还要去上海、重庆。这位有着“先锋派代表”称号的作家,对于这次的“重述神话”项目表现了积极的入世态度,他带着《碧奴》站在媒体面前,感谢创作时在背后支持他的团队。这一次他的小说里,不似从前带着南方的潮湿靡丽,痴情的女主人公“碧奴”也摆脱了敏感阴郁的个性。不变的是,在这个“泪与墙”的故事里,苏童仍然保持了他创作时超凡的想象力与虚构能力。

畅销是一件令人安慰的事


在北大举行的《碧奴》学术研讨会上,文学批评家程光炜这样描述刚刚过去的一个月:“我觉得大家都在做很不可能的事情。在8月份,易中天的《品三国》,大家都去买那本书,但是我估计我们的同学都不会去买,我们的同学都看《红楼梦》。”
尽管如此,《碧奴》这本并不算厚的小说还是很快被《品三国》(上)取而代之,虽然前者的日销售量曾一度超过后者,在书榜榜首停留了一周。即使出版社安排了种种宣传策略??苏童要在全国几个城市做巡回宣传、网络上还发起了网友续写《碧奴》的有奖征文??这本重述神话的纯文学读物毕竟未能创造出畅销书的神话。
苏童和“重述神话”的合作起初毫无商业色彩。一开始是石涛来和苏童谈此项目,在苏童的印象中,石涛是“80年代上大学时一个活跃的青年作家”,因此感到很亲切。在石涛向他展示了参加此项目的豪华作家阵容之后,苏童立刻拍案决定加入,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崇拜的作家若泽?萨拉马格的名字。
在项目组的猛烈宣传下,《碧奴》在北京图书博览会首发后,销量一路飘红。良好的销售情况对苏童而言是个“意外的惊喜”,虽然从来没想过要为畅销而写,但这“对作者来说是一件安慰的事情”。

《碧奴》不是一个命题作文

《碧奴》是个“活儿”,而苏童却并未感到这是件任务。他说:“这次的‘重述神话’项目世界性地集合了一些作家进行创作,但这与国内以前也有过的奇怪的集团写作、同题小说有很大不同。这虽然是一个约定,但这个所谓的约定却没有任何约束。这个项月有一个题目,却又不是一个命题作文,我没有感到任何束缚。因为中国有着丰富的神话和民间传说,比如《搜神记》、《山海经》,对于我来说,只需选择一个最激动自己的命题就行了。”
苏童认为这个项目是在暗示和提醒中国作家,神话是一个重要的写作资源,“在两方,许多小说的创作与神话有关,甚至直接来源于神话。而中国作家更习惯于从现实中取材,以各种角度来观察现实生活,习惯于往左右看、往前看,而对神话的重述更像是往后看,看到几百里之外”。
《碧奴》学术研讨会上,孔庆东评价小说对神话主题挖掘不够深入。《碧奴》对孟姜女的重述“不作颠覆、不解构”,这一点超出了大家的想象。“这个故事里本身潜藏着丰富的意义,为什么要颠覆它呢?”苏童则认为小说的核心是以孟姜女为线索展现“人与墙”的对话:“小说中并未细致描述长城的墙砖,是因为在孟姜女到达长城之前,她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构成墙的一块砖。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力量,在小说中变成了她用眼泪与所有人的抗争,其实质即是用眼泪在洗涤每块砖、每片土。”
小说创作完时,苏童是愉快的,因为“故事太苦、太悲伤,写作结束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当写到特别High的时候,也就是在写作上接近自己目标时的得意之处,苏童喜欢的人物是小偷芹素,偏爱的情节则是马人和鹿人那一段。“那时是想再发挥的,想深入写出树林里一群鹿人小孩之间的政权争斗,但这条线太偏离孟姜女的主线,是另外一部小说了”。
而书中的那只青蛙“本身是比较怪的一笔”,它是一只青蛙,却又是一个盲妇人的幽魂。寄托在青蛙身上的幽魂以“寻子”与孟姜女的“寻夫”形成对照,她们形成旅伴,必然有交流的问题。苏童想不出他如何让青蛙开口说话,于是在小说中,双眼紧闭的青蛙“眼睛周围闪烁着一圈银白色的泪珠”,她们的交流方式就是眼泪。

被重述的后羿、白娘子

“重述神话”由英国坎农格特出版公司发起,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版社参与,是全球首个跨国出版合作项目。在中国,已有苏童、李锐、叶兆言与负责此项目的重庆出版社签约,他们笔下的主角分别是孟姜女、后羿和白娘子。
“重述神话”是一道同题作文,然而苏童表示并未看过已出版的英国、加拿大作家的“重述神话”作品,更没见到他所崇拜的萨拉马格的新作。此外,苏童并未和叶兆言和李锐聊过彼此的同组小说,因为“作家之间一般不聊具体的作品”。继《碧奴》之后,《后羿》将于1月底面市。重述“嫦娥与后羿”故事的叶兆言,是在动笔写到,一半时出版社才找上门来,他称之“小谋而合”。叶兆言总结小说的主题简单来说就是后羿“从神到人,再从人到神”的过程,“一个神灵到人间之后越来越人性化,而人类的崇拜又重新把他变成神”。
小说名为《后羿》,叶兆言强调“后”字一定是简写的,而不是繁体字的“後”。这个字有两番解读:在象形上是在一个帐篷下一人一口,即“一个人说话算数”,象征着第一号人物,后羿即是古代第一个帝王、第一个领袖或者说独裁者的形象;而另一层面则是后现代的重述方式,是“用今天的眼光去写当时”。
叶兆言认为叶中国的神话系统相对简单,小说将“四字成语”承载的神话故事扩充到几十万字,肯定会加入新的元素与结构。但媒体曾提到后羿与嫦娥之间的“第二者”却不是新编,她在传说中确有其人,名为“玄妻”;叶兆言说自已“瞎编”的情节是后羿从葫芦里蹦出来之后快速生长,与嫦娥先后是“母子、姐弟、夫妻”的关系。
李锐夫妇对“白蛇传”进行重述的《人间》将于明年6月之前出版。这部小说是李锐与夫人蒋韵首次合作,“白蛇传”的重述因两位作者而拥有“丰富的视角”。李锐将故事的重点放在“人间”而不是“爱情”,保留了传说中的基本故事元素,但重在表现白娘子与人间秩序的矛盾。
编辑:姜弘jiangh@twmcn.com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01hoGzMGovZoZ0OVPz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