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工艺西兰卡普在大学实践教学中的应用

共5157字

湘西地处湖南的武陵山脉,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地方,这里人杰地灵、古风纯朴,据考古材料证实,早在史前时期湘西的主体民族即土家族和苗族的先民就定居或迁居到了这里,伴随着漫长的发展历程,他们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和民间艺术,拥有着极其丰富的民间工艺,如:刺绣、土家织锦、剪纸、木刻、扎染、蜡染、银饰、印花、纸艺扎等。而土家织锦便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珠,它是高度浓缩了的民族文化。土家织锦,主要有西兰卡普和花带两大品种。其中西兰卡普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它称誉海内外,专家称它是足可与湘绣齐名的母亲艺术。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商品物质的丰富,改变着人们传统的审美价值观念,民族传统与生活习俗受到了现代文明强烈的冲击。土家织锦作为家庭传承,母教女学,自织自用,满足本民族审美和生活需求的手工艺产品,首当其冲地面临威胁,土家织锦已逐步失去其赖以生存的土壤和环境,出现了衰落和蜕变的趋势,亟待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予以保护。我想,我们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尤其是作为一名艺术设计类专业的大学教师,应该在传承与弘扬这一中华民族优秀的民间工艺上,作出自己一份贡献。首先,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将深埋在民间的这一民族特色工艺品挖掘出来,把这一民族瑰宝,向学生介绍与展示,让学生了解在我们湖南湘西还有着这样一种称誉海内外的民间工艺??西兰卡普,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们,欣赏他们。同时,我们还可利用课堂这一平台,让学生了解西兰卡普的图案和色彩特征,并试图让学生设计出具有民族风的现代设计作品。

一、概念

在土家语里,“西兰”是铺盖的意思,“卡普”是花的意思,“西兰卡普”又称“打花铺盖”,即土家族人的花铺盖。花铺盖受到土家族人民的珍爱,视之为智慧、技艺的结晶,被称作“土家之花”。

二、起源和发展

西兰卡普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至少可以上溯到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古代巴人时期。作为土家族先民的古代巴人,除从事农业生产外,还善于纺织,其“桑蚕、麻?”成为贡品。因而“禹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巴蜀往焉。”(《华阳国志?巴志》)秦汉时期,土家族地区的纺织业有所发展,所织的“?布”成为纳贡之名品。三国时期,在蜀国诸葛亮“今民贫国虚,决敌之资唯仰锦耳”的决策下,土家族地区的人民逐步掌握了汉族先进的染色技术,编织出五彩斑斓的“土锦”。唐宋时期随着土家族地区与汉族经济交流的增多,土家族地区的纺织业有了进一步发展,出现了“女勤于织,户多机声”的社会风气,当时土家族的“?布”,被汉人称为“溪布”、“峒布”或“峒锦”。元、明、清土司时期,西兰卡普被称做“土锦”、“花布”等,且大量用于服饰。

三、用途

西兰卡普作为土家族的传统文化物象,它和土家人们的生活是密不可分的。一方面它是土家族民族的标志象征,另一方面它在土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用途,按照其用途特点西兰卡普可分为铺盖、服饰、佩饰三大系列。
一)在土家族人们的生活中,西兰卡普被广泛地用于铺盖的盖被,是重要的卧具之一。作为卧具也派生了许多其它用途,例如,作节日的活动用具;在跳摆手舞时须披“西兰卡普”,作舞蹈的饰品。有的则在敬神时用作香案上的帏子,为宗教活动服务。战场上军队也用西兰卡普作为仪仗、巾幡。这些都与社会、宗教、礼俗有紧密的联系。
二)西兰卡普的另一个用途就是作为土家族传统服饰,据沈从文先生考证,八幅罗裙是正宗的土家装。罗裙以不同颜色织绣而成。过去土家男女不穿袜,兴打绑腿,男子穿对胸衣,双排十一扣,俗称蜈蚣扣,袖口、领口及裤管末端加花边;衣料多为自纺自织的青蓝土布或麻布,土家男女一年四季都戴头巾,男人以青、蓝、白或条纹布为主,包成人字形;将裤筒裹成人字形,配以布鞋或草鞋,十分精神利索,这是土家兵战争装束,有“兵农合一”传统制度的痕迹。土家族女子穿衣服以青、蓝、白、印花布为主,右开襟,袖大而短,饰花边,挂银铜佩饰,下穿八幅长裙或肥长裤,长裤在裤腿边沿有宽带式花纹饰。发挽髻,女人则多为青丝帕或白印花头巾缠头。丝帕薄如蝉翼,最长达七、八米,是妇女终生陪伴之物,死后必以帕缠头入葬。未出阁少女着花衣,讲究大红大绿;小孩喜戴菩萨帽、虎头帽;男鞋多为青蓝布,女人穿绣花鞋;姑娘出嫁时必穿“露水衣”,上着鲜艳花绣衣,下着八幅罗裙。改土归流之前西兰卡普的主要用途是男女日常服装。至于作为嫁装的土花铺盖则是明清之际盛行的。
三)西兰卡普还有一个用途就是作为佩饰。如背包、挂包与锦袋,也是应用西兰卡普独特工艺缝制,色彩鲜艳,构图奇特,图案别致。此外,也有作床罩、窗帘、桌布、椅垫、艺术壁挂、枕巾、脚扎被、茶几垫、桌围、绑腿、壁挂等。

四、民俗意义

西兰卡普在土家族人民生活中有着实用、礼俗和审美三方面的意义,不仅以经久耐用著称,而且是土家族婚俗中的主要嫁妆,客观上是女家经济地位的标志和女儿有无教养的凭证,在受人观赏的嫁妆行列和任人品评的新房陈设中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土家妹子出嫁时都有自己亲手编织的土花被面,新娘父母以精美的土花铺盖陪嫁为荣,娶媳之家也以此来推测新娘针线活的巧拙贤愚。

五、艺术特征

一)图案纹样朴素而夸张,写实与抽象结合,极富生活气息
西兰卡普的图案题材广泛,内容几乎涉及到土家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西兰卡普的装饰纹样风格,是在原始的几何纹、汉代的云气纹、六朝的莲花、唐代的牡丹、元代的松竹梅、明代的串枝莲等各历史时期的典型图案基础上,经艺术变形、技术处理挑织而成。基本定型的传统图案已达200多种,如:以植物花卉为题材的,有九朵梅、莲花、牡丹花、韭菜花、藤藤花等;以动物形态为题材的,有阳雀花、燕子花、虎皮花、小马花、猫脚迹等;以生活物品为题材的,有桌子花、椅子花等;以几何图案为题材的,有单八勾、双八勾、十二勾、二十四勾、四十八勾等;以文字类为题材的,有万字花、王字花、喜字花等;以吉祥图案为题材的,有凤穿牡丹、鹭鸶采莲、双凤朝阳、二龙抢宝、喜鹊闹梅等;此外,西兰卡普图案还有汉字题材的“福禄寿喜、长命富贵、一品当朝、鲤鱼跳龙门、狮子滚绣球”等。由此可见,西兰卡普的题材选用与土家人生活和习俗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是体现土家人与自然关系的生动艺术写照。近些年还推出了摆手舞、母子情、湘西行、姊妹舞、熊猫图、月是故乡明、湘西边城等等。这些图案设计独特、造型奇异、生动逼真,真实地反映出土家族的生活、历史、风俗习惯等,表现了土家人对自然和生活的热爱。其图案纹样包括了自然物象图案、几何图案、文字图案各个大类,它们有着共同的特点:
1)图案多用象征和抽象表现的手法,直线造型,连续对称,呈单一型的演进变化。几何图案占着较大的比例,即使是那些取材于自然物象的描写性较强的图案,为适应彩织而化成了多为平行线、垂直线和斜线的三线构成图形,形成典型的格律点阵式排列组合的折直线造型装饰风格。
2)图案纹样富于变化,就单幅被面(三幅为一床)来看,有大块的纹样,像“四十八钩”、“浪苦妹”之类,有小块的纹样,如“粑粑架”之类;有以长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椅子花”之类;有以六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钩花”、“二十四钩花”之类;有以八方形为主要纹样者,如“桌子花”之类;有在菱形斜格中安排主要纹样作四方连续者,如“小白梅”、“实心花”、“衣张盖”之类。被面两端的“档头”(又名“栏干”,土家族语叫“卡它”),其纹样也有多种,如常用的“月亮”、“猴掌”、“寿字”、“泽罗里”、“苏匹”、“扎土盖”、“藤藤花”等等,对整个被面图案有衬托之效。

3)喜用吉利、喜庆的寓意和山区花草、鸟兽的母题:“凤穿牡丹”象征荣华富贵,“野鹿衔花”象征寿考千年,“万”字以祝人万福万寿,“龙”以喻高贵显要,“福禄寿喜”、“长命百岁”、“富贵双全”、“鲤鱼跳龙门”等文字图案的立意就更为明显了。从中可以看到勤劳智慧的土家族人民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自己所生活的自然环境的深厚感情,以及对于美好生活的强烈向往。
二)强烈的装饰色彩
西兰卡普图案的色彩鲜明而热烈,对比强烈,属于装饰色彩的范畴。西兰卡普的这种装饰色彩是在自然色彩的基础上,概括、提炼、想象、夸张后的色彩。西兰卡普在色彩运用上,它既有唐代五彩缤纷的强烈对比,又有清代素雅大方的色调调和。
西兰卡普的编织者绝大多数都是些从10余岁左右到20来岁的青年女子,她们正处于爱情萌芽及对未来满怀着希望和幻想的年代,她们特地从深山里找回红花、竹叶菜、姜黄、马桑树叶、黄枝子等野生植物,制成染料,将自纺的棉纱染出各种颜色。为了应用这些自加工的材料,她们不能太多顾及和考虑抽象对象所具有的固有色,多依据主观的意愿和对事物的判断,重视画面的装饰效果,并依此而进行配色。她们用最强烈的色彩,传达出自己热情、激烈、复杂的情感。在西兰卡普的色彩中,夸张是色彩的本质,是源于人的生命本能的色彩反映,所以西兰卡普的色彩是真正感人的色彩形式。
1)色彩对比
西兰卡普中大量使用对比色,这些补色配置,使画面对比强烈,形成了西兰卡普图案色彩上的一大特色。由于土家族的西兰卡普工艺是在母教其女,姊传其妹,长授其幼的方式下,代代相传,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和一整套独特织锦技术与用色彩表达自然物体的方法。如:“黑配白,哪里得!红配绿,选不出。蓝配黄,放光芒。”这是色彩学上关于对比色的最精辟的表述了。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色彩并置在一起时产生的色彩差别,其中色相对比中的互补色对比是色彩构成中的亮点,是色彩构成中最富魅力的部分。西兰卡普中大量强烈的红与绿、黄与紫、蓝与橙分别在色相、明度和冷暖对比上对比配置,为了突出对比效果,往往要把其中一方强调出来,而另一方则使其弱化处于从属地位。
2)色彩调和
除了色彩的对比配置,色彩的调和效果也是西兰卡普的另一特色。画面多以同类色为主调,并自觉地从明暗关系上将色彩进行有层次的分布。而对比色配置后出现色彩的强烈冲击则通过黑色(深色)的经纱或浅黄色勾边(土家人有尚黑忌白的传统)来缓解对比关系,起到了一定的调和作用,使并置的对比色不会因反差大而显得刺眼。在色彩配置上,对比强烈的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色彩因差别大而不调和时可增加或改变同一因素,赋予同质要素,降低色彩对比,即同一调和。

六、主要技艺

西兰卡普多以丝、棉、麻为原料,一般以红、蓝、青三种颜色的丝、棉、麻线为经线,自由选择各色丝、棉、麻线为纬线,西兰卡普使用古老的纯木质腰式斜织机(把经线拴在腰上)织造,民间织机一般长约5尺,宽约2尺多,高约3尺,织机由机头、滚板、综杆、竹筘、梭罗、踩棍、滚棒、篙筒、挑子、撑子、地桩和布鸽(又称鱼儿)等组成。西兰卡普的工艺比较复杂,全部是手工技艺,主要工艺流程有:纺捻线、染色、倒线、牵线、装筘、滚线、捡综、翻篙、捡花、捆杆上机、织布、挑织等12道工序组成,织时从织物背面用挑花刀(竹、牛骨制成)挑经夹粗纬,眼看背面,手织正面,这就必须对纹样及色彩有娴熟的记忆和表现能力。传统的挑织方法(反织法),使经纬线浮沉均匀,结实耐用,光泽持久不败。这种采取“通经断纬”反面手工挑织的技术,分为“数纱花”“对斜”平纹素色系列和“上下斜”斜纹彩色系列两大流派,这在我国各种织锦中是独一无二的技艺。
随着现代文明的高速发展,电脑技术被广泛地运用于各种领域,但万能的电脑,却永远无法替代西兰卡普纹样自由变换色纬的人性功能,民间手工艺品的身价亦在于此,它不是机械可以成批标准化生产的工艺品,而是一种“小玩意、大文化”的有着制作人情感技艺的工艺美术品。虽然如此,西兰卡普这一民间手工艺绝活却后继无人,少有投身到这一民间手工艺改革开发的志士能人。如何传承与发展优秀的民族民间艺术,是我们作为一名艺术教育工作者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我们作为艺术教育工作者可发挥我们自身教学的优势,在课堂上向广大学生大力宣传西兰卡普这一珍贵的民族瑰宝,让他们了解西兰卡普独特的图案特色和个性特征,并培养他们对这一优秀民间工艺的自觉学习(以丰富他们创作的元素),将西兰卡普图案与色彩运用到自己的设计中。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投入到保护、抢救与传承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中来。
我们期待,西兰卡普这一民族瑰宝,早日再现辉煌。
(作者单位:湖南女子职业大学艺术设计系本文系“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评审委员会2004-2005立项课题”研究成果)
责任编辑:杨建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5b8EwMhbDLJFON35xD7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