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校大学生生殖健康知识认知及需求调查

共4827字

【摘要】目的了解大学生对生殖健康内容及性传播疾病的认知及需求情况,以便开展有针对性的青春期生殖健康教育。方法采用自行设计的调查表,对整群抽取的广东商学院2006级和2008级335名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17.6%的学生能完全正确回答生殖健康内容,2.7%的学生能完全正确回答性传播疾病名称,31.0%的学生能完全正确回答艾滋病传播途径;86.3%的学生知道艾滋病可通过不洁性交、输入被污染的血液及血液制品和母婴途径传播。女生、城市和低年级的学生对性病/艾滋病知识正确回答率高于男生、农村和高年级学生。大学生生殖健康知识主要来源于父母、电视、杂志、互联网和朋友。大学生对生殖健康教育的需求排在前3位的是性生理、性心理、安全性行为等内容;希望学校生殖健康教育采取的主要形式是健康小册子、讲座和课堂授课。结论青少年的生殖健康教育亟待加强。应根据年轻人生殖健康的需求,采用容易接受的方式进行健康教育,保证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关键词】生殖;性传播疾病;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知识;学生
【中图分类号】R179G47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9817(2009)07-0594-04

许多研究表明,大学生婚前性行为、校外同居、女生怀孕甚至性罪错等社会问题已日益突出[1-3],未婚先孕和不安全流产在青少年人群中已存在相当的比例[4],青少年的生殖健康问题已被世界广泛关注。为了解大学生对生殖健康内容及性传播疾病的认知及需求情况,以便开展有针对性的青春期生殖健康教育,笔者于2009年4月对广东商学院学生进行了抽样调查。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从广东商学院2006级和2008级的大学生中选取356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均为未婚在校大学本科生。收回有效调查问卷335份,有效率为94.6%。其中男生144名,女生191名;城市学生143名,农村学生192名;一年级学生162名,三年级学生173名。年龄在18~24岁之间。
1.2方法参考国内外文献,根据研究目的自行设计调查问卷,内容包括所在学校、所学专业、年龄、生源、年级、生殖健康内容、性传播疾病名称、艾滋病传播途径等,均为选择题。为保证资料的可靠性及真实性,由调查员统一发放问卷,保证绝对保密并希望学生配合;学生知情同意后,独立完成并避免相互讨论;问卷匿名、当场填写,填写完毕由学生自己将问卷折叠投入一个锁闭的问卷箱,以保证问卷的可靠性及真实性。
1.3统计分析采用Excel录入原始资料,采取统一标准录入数据;建立数据库,进行逻辑检错;用SPSS13.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2结果与分析

2.1大学生生殖健康知识认知情况
2.1.1生殖健康知识被调查的全体学生能完全正确回答生殖健康内容的59人,占17.6%,其中男、女生回答正确率分别为16.7%和18.3%,城市和农村学生正确率分别为18.9%和16.7%,一年级和三年级学生回答正确率分别是16.7%和18.5%。不同性别、生源、年级学生完全正确回答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大学生对生殖健康内容的正确回答率从高到低依次为防治生殖系统各种疾病、性健康、控制性传播疾病、人生各个时期生殖保健、孕产妇保健、计划生育、婴幼儿保健。见表1。
2.1.2性传播疾病被调查的全体学生对问卷中所列的10种性传播疾病能回答完全正确的9人,占全体被调查人数的2.7%,男、女生回答完全正确率分别为4.2%和1.6%,城市和农村学生正确率分别为3.4%和2.1%,一年级和三年级学生正确率分别是3.1%和2.3%。不同性别、生源、年级学生回答完全正确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大学生对性传播疾病的回答正确率从高到低依次为HIV/艾滋病、梅毒、淋病、性病性淋巴肉芽肿、生殖器疱疹、滴虫性阴道炎、尖锐湿疣、非淋菌性尿道炎、软下疳、乙肝。见表2。

2.1.3艾滋病传播途径调查结果显示,能完全正确回答艾滋病传播途径的104人,占31.0%,其中男、女生回答完全正确率分别为29.2%和32.5%,城市和农村学生正确率分别为30.8%和31.3%,一年级和三年级学生正确率分别是34.0%和28.3%。不同性别、生源、年级学生回答完全正确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大学生对传播艾滋病途径的正确回答率从高到低依次为不洁性交,输入被污染的血液及血制品,共用注射针具吸毒、纹身,母婴传播,使用被污染的医疗器械,对不会传播艾滋病途径的正确回答率从高到低依次为公共场所接触、共事、共同进餐、拥抱握手和礼节性亲吻、共用游泳池、共同使用浴室、马桶、被褥、蚊虫叮咬。见表3。

2.2大学生获取生殖健康知识的主要来源在性别方面,女生通过杂志获得健康知识的比例明显高于男生(P<0.01),其他来源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在生源地方面,城市学生通过父母、杂志获得健康知识的比例明显高于农村学生(P<0.05),而农村学生通过同伴教育者获得健康知识的比例明显高于城市学生(P<0.05);在年级方面,低年级学生通过父母、教学课程、健康教育人员、医务人员获得健康知识的比例明显高于高年级学生(P<0.01),而高年级学生通过互联网获得健康知识的比例明显高于低年级学生(P<0.01)。见表4。
2.3大学生对生殖健康教育的需求大学生对生殖健康教育内容的需求依次为性生理知识、性心理知识、安全性行为、避孕知识、生殖卫生保健、性病及预防、生殖疾病预防、妊娠和生育知识。在性别方面,只有“安全性行为”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在生源、年级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见表5。

在生殖健康教育的形式方面,大学生希望通过健康小册子的形式所占比例最大,从高到低依次为健康小册子、讲座、课堂授课、网络咨询、免费热线电话、宣传单、小组讨论。男生倾向于网络咨询、小组讨论的比例明显高于女生,而女生倾向健康小册子的比例明显高于男生;低年级学生希望采取讲座、课堂授课形式的比例均高于高年级学生。见表6。


3讨论

调查结果显示,大学生对生殖健康内容的完全正确回答率较低,只有2.7%能完全正确回答问卷中所列的10种性传播疾病。在艾滋病传播途径的调查中,大学生对艾滋病传播途径的正确回答率普遍较高,但对“共同使用浴室、马桶和被褥及蚊虫叮咬”不会传播艾滋病的正确回答率仍较低;女生、城市和低年级学生的知晓率高于男生、农村和高年级学生,这可能与近年来全社会加强艾滋病的宣传教育有关。虽然青少年对此有足够的认识和了解,但是还应该强调不歧视艾滋病人,教育广大青少年学生去关心、理解和帮助艾滋病病人。
大学生生殖健康知识主要来源于父母(77.9%)、电视(74.6%)、杂志(70.4%)、互联网(70.1%)和朋友(67.8%);低年级学生倾向于父母、学校、健康教育人员和医务人员的明显高于高年级学生,而高年级学生则倾向于网络。有调查显示,学生性知识来自家庭很少[5-7]。而本次调查显示,大学生生殖健康知识来源于父母排在第1位,一方面说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对我国的现行性健康教育起到了作用,另一方面与父母更为重视生殖健康知识教育有一定联系。但仍有多数学生生殖健康知识来源于电视、杂志、互联网等大众媒体,自己翻看书籍和上网是大学生解决生殖健康方面困惑的最主要途径。大众媒体上大量不健康的性信息、色情宣传容易误导青年人,往往会造成不良后果[8]。因此,教师与家长应积极、主动地与大学生进行交流[9]。

调查显示,学校一方面要在重视思想教育的基础上,在全体学生中进行生殖健康教育,从教学机制、教学方法和相关制度等方面落到实处,从人员、设备和资金等方面予以保障,形成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的经常化、规范化和科学化;另一方面,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要面向未来[10],不但要重视对现存生殖健康身心问题和疾病的干预和治疗,而且要重视对大学生生殖健康危险因素的预防,着重培养和开发学生潜能,让他们面对问题自己学会选择、扬弃和自律,并运用已习得的知识、技能去解决现在及以后所面临的各种健康问题,从而达到在生命所有阶段的生殖健康的完好状态。
大学生对生殖健康教育的需求排在前3位的是性生理、性心理、安全性行为等内容,希望学校生殖健康教育采取的主要形式是健康小册子、讲座和课堂授课。提示高校应结合现今大学生相对成熟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以及需求,充分发挥高校阵地的教育优势,开展生殖健康教育课程,采用年轻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如陈斌等[11]采用的专业教育模式,刘宝花等[12]采用的同伴教育模式,杨晓熙等[13]综合运用专题讲座、同伴教育、参与式互动式、发放宣传教育材料、观看录像,充分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对大学生进行生殖健康知识教育和行为干预相结合。同时,加强生殖健康的宣传和对学生的正确引导,提高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的专业性、系统性和深入性。要根据学生年龄变化和实际需求适时、适度地开展有针对性的生殖健康教育,尤其是要加强性安全知识教育,减少和避免由于生殖健康问题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造成损害,从而全面提高大学生生殖健康水平。
学校生殖健康教育只能起到引导作用,多以宣传教育为主进行引导,内容毕竟是有限的。因此,应该从不同角度来看待大学生生殖健康服务,学校、社会、家庭和个人等多方面参与,这样,大学生的生殖健康水平才能获得显著的提高。

4参考文献
[1]刘电芝,莫秀锋,阳泽,等.当代大学生性道德价值取向调查研究.心理发展与教育,2004(3):68-74.
[2]董莉萍,李晓波,李兴有,等.大学生性知识、性观念和性行为现况分析.中国妇幼保健,2005,20(23):3113-3115.
[3]雷湘竹.大学生性道德现状与教育思考.高教论坛,2004(5):24-28.
[4]朱丽萍,董海燕,华嘉增.青少年性生殖健康现状与展望.中国妇幼保健,2003,18(11):696-698.
[5]赵云芬,黄国泽,杨文.当代大学生性道德现状调查与分析.西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1(1):71-75.
[6]陈玉凤,李培雄,陈景,等.湘西地区部分大学生性知识•态度•行为.中国学校卫生,2005,26(11):942.
[7]余飞颖,许国章,马瞧勤,等.大学生性知识和性行为调查分析.疾病监测,2005,20(12):630-634.
[8]杨慧,黎少映,杨敏,等.高校女生生殖健康及性传播疾病知识的调查.现代预防医学,2004,31(3):403-405.
[9]MARJORIEC.Schoolstumbleoversexeducation.ChristSciMonit,2003,165(95):13.
[10]杜建林,罗雪梅.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干预效果评价.湖南社会科学,2008(5):176-178.
[11]陈斌,王露萍.上海市大学生生殖健康状况调查.中华男科杂志,2005,11(10):745-747.
[12]刘宝花,王培玉,吕姿之,等.北京市大学生艾滋病性病同伴教育近期效果评价.中国学校卫生,2007,28(1):21-23.
[13]杨晓熙,郭箐兰.石河子大学学生性与生殖健康教育效果评价.中国学校卫生,2006,27(7):579-782.
(收稿日期:2009-06-10)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6fYFX3q82wC4lPXxPn0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