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画像石:一部生动的历史画卷

共3755字

汉画像石是汉代在墓室、祠堂、墓阙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石,是为丧葬礼俗服务的一种石刻艺术。由于汉代齐鲁地区经济文化发达和独特的自然条件,使山东成为汉画像石分布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也是汉画体石题材内容最丰富的区域之一。文化积淀:画像石应运而生山东汉画像石的分布密度大,题材内容丰富,绝非偶然,是山东文化积淀深厚的结果。首先,汉代齐鲁地区经济文化发达,为汉画像的发达提供了物质基础。齐鲁地区是汉代农业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土地大量开垦,人口迅速增殖,农作物产量大幅提高。齐鲁地区还出现了像曹邴氏和刁问等因盐铁致富的大商,出现了诸如临淄这样全国性的商业城市。时人主父偃曾说,“齐临淄十万户,市租千金,人众殷富,巨于长安。”经济的繁荣造就了一些拥有巨额财富的豪强地主和富商大贾。随着豪强势力的发展,奢侈之风盛行,画像石墓应运而生。其次,齐鲁地区是汉代儒家文化最发达的地区,儒家“孝”文化成为汉画像石形成规模的推动力。汉代“以孝治天下”,推崇儒家的孝道,“举孝廉”成为选官的重要方式。因此一些人为了博取孝行的名声,更多地获取社会名望,便在父母葬礼和埋葬方式上相互标榜和攀比,不仅丧葬的仪礼繁余,参加丧葬的人员众多,建造的祠堂、阙观越来越宏大,修建的墓室也越来越豪华,形成了“生不极养,死乃崇丧”的社会风气。加之同时,汉代灵魂不灭、事死如生观念的存在,推动了厚葬之风。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建造坟墓时往往仿照生人居住的建筑,不仅选用坚固耐用的石材,而且把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场景刻画在石材上,希望在阴间也过着和人间一样美的生活。再次,齐鲁地区的自然条件和雕刻技术为画像石的出现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山东地形多为平原山地丘陵相间,特别是鲁中与鲁南一带,有丰富的易于开采和雕刻的石灰岩石料。从画像石的分布看,临沂、枣庄、济宁、泰安等出土的画像石较多,这与这一地区的地理环境是分不开的。诸如枣庄南常画像石墓、平阴新屯画像石墓、嘉祥纸坊画像石墓、邹城车路口画像石墓等,都是就地取材,依山而建。山东地区的雕刻和绘画艺术有着悠久的传统。早在秦始皇东巡时,在山东的峄山、泰山、芝罘山、琅邪台等地都留有刻石,这是这一地区刻石技术发达的具体体现。到汉代雕刻技法日趋成熟。诸如西汉中晚期的画像石,不仅图像内容丰富,出现了车骑出行、渔猎、历史故事、西王母等内容,雕刻技法也从原来的阴线刻发展到凹面线刻,画像上的边饰花纹也由原来的简单的几何纹变得更加复杂,出现了二重或三重纹饰的复合边饰花纹带。嘉祥武氏祠的雕刻技法在以浅浮雕和减地平面线刻为主,并兼用阴线刻和凹面线刻外,还使用了高浮雕和透雕,各种雕刻技法明显成熟。祭礼与祠堂:缅怀先人的场景墓祭是缅怀祭祀先人的主要形式,相当于现在的扫墓。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要到墓地祭祀先人。但是,按照汉代的习俗,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参加祭祀活动的,如犯法受刑的人以及毁伤发肤者,不得上墓。1954年在山东沂南北寨汉墓中发现了三幅祭祀图,从中可以看到汉代祭祀的些场景,参加祭祀的亲友带着各式各样的祭品,乘车子远道而来。祭礼隆重,气氛肃穆,祭祀者神情庄严,或恭立,或躬辑,或跪拜。侍者忙碌着布置祭品,或侍立一旁,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祠堂是祭祀地下死者的地面建筑,也是家庭或家族进行伦理道德教育的重要场所。祠堂内的画像内容具有教育后代的功能,因此画像的布局比较规范固定,以便于观瞻。如长清孝堂山石祠,北壁画像分作上下两层,上层为王者出巡,下层为王侯受礼。东壁画像自上而下则为神仙传说、车骑出行、乐舞狩猎等。西壁画像自上而下为神话传说、车骑出行、胡汉战争等。层次分明,场面宏大,是汉画像石中的杰作。嘉祥武氏祠画像,除古代帝王画像外,还有众多的名人故事。如曾母投杼、闵子骞失棰、老莱子娱亲、丁兰刻木等。这些故事都是教育后人的生动教材。汉画像石中的祭祀场面和历史故事,既寄托了人们对先人的缅怀,同时也具有教育后人的功能。庖厨与宴饮:饮食习俗的写照汉代饮食文化有着丰富的内涵。山东汉画像石中的许多庖厨图和宴饮图,生动直观地表现了汉代庖厨场面和饮食风俗。从山东画像石中的庖厨图看,内容丰富,鼎、釜、甑、炉、灶样样具备,家畜野味高挂成行,厨夫们切肉、剖鱼、杀鸡、椎牛、杀猪、宰羊、剥狗、酿酒,忙碌不停。庖厨图中一般没有厨房,厨事在露天举行。但也有例外,如临沂白庄汉墓的庖厨图中就有两间厨房,一间是炊事问,两名厨师在烹饪;一间为储藏室,内置鸡、鱼、猪等肉类食品。汉画像石庖厨图中的庖厨人员所从事的活动,包括屠宰、汲水、炊煮、劈柴、杵臼、洗涤、切菜等。这些厨者大多头戴巾帻按分工各司其事。如诸城前凉台庖厨图中烤肉的画面,有_人手持便面扇火。该庖厨图下部有酿酒的场面,左边一人卷袖,双手压木架上的口袋,右边一人用手支撑一小袋,袋下有一缸,这是挤压酒汁的场面。这些庖厨图基本反映了汉代贵族和豪富家庭的厨事情况。宴饮是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齐鲁地区宴饮之风盛行。《后汉书?东夷传》,“东夷率皆土著,喜饮酒歌舞。”汉代画像石中的宴饮图,生动反映了这一状况。宴饮图中常见的酒器有壶、樽、盈、勺等盛酒器,饮酒器以耳杯具多。宴饮时,常有一些娱乐活动助兴,当时流行的有投壶、猜拳、下棋、弹琴、歌舞等。如曲阜“东安汉里”石椁画像石;一女挥袖起舞,一女拍掌作和,地上置一樽,左边两女跪坐观赏,上有樽、勺。右边亦有两女跪坐观赏,左上置有杯盘。滕州马王林画像石,为二人对饮,身后各一侍者,另有四人躬身站立。六博是古代一种雅俗共赏、各种宴会中常见的酒令之游戏。嘉祥宋山画像石,右方二人饮酒交谈,中间放一酒樽,樽中有勺,樽旁放置两个耳杯。中部二人正在走六博棋,面前置六案和六博盘。邹城出土的六博画像石上,对弈者表情紧张,观看者神情肃然。临沂金雀山汉墓也曾出土六博棋盘。这与《战国策?齐策》中所言齐国民众无不“六博”相对应,反映了当时的宴饮状况。游艺与舞蹈:栩栩如生的社会风貌山东汉画像石中有许多乐舞百戏图,数量庞大,内容丰富。反映了山东地区的游艺活动和社会风貌。从内容上看,画像石上的乐器主要有击打、弹弦、吹奏三种类型。诸城前凉台画像石上有一乐队图案,各种乐器应有尽有。击打乐器以钟、磬、铙、铎为主。沂南北塞汉墓乐舞图中有撞钟图,架上悬挂两个大钟,乐人手握长棒撞钟。弹弦乐器主要有琴、瑟,沂南画像石乐舞图中有一把三弦琴,沂水县韩家曲抚琴图上的琴则有七弦,济南洛庄汉墓乐器坑中出土有七架瑟。吹奏乐器主要有笙、竽、埙、箫、笛等。在画像石中,舞蹈的场面很多,以长袖舞为最。嘉祥武氏祠、平邑皇圣卿阙、曲阜东安汉里石椁、诸城前凉台、临沂白庄、郯城黄山镇等地的画像石中都有以长袖舞为题材的内容。从画像石的图案看,有单人舞、双人舞和多人舞,舞姿舒展飘逸,明快优美。汉代,山东地区还流行一种七盘舞。将盘、鼓置于地上做舞具,舞者在其上环绕起舞,以七盘为多,故称“七盘舞”。舞姿矫健,动作奔放,给人以刚健之美。山东画像石中还有一种一边敲击建鼓一边舞蹈的画面,且鼓且舞,体态多变。安丘汉墓和诸城前凉台还出土有巾舞画像石。舞者手持长巾,转环飞舞,身段优美,姿态生动,显出了舞蹈的韵律感。汉画像石反映的游艺活动,还有飞剑跳丸、倒立、吐火、马戏等杂技表演活动,属高难度动作,由专业演技人员表演。还有蹴鞠、狩猎、角抵等群体性的游艺活动,生动记录了山东各地的游艺风俗。神灵与信仰:汉人的精神世界山东汉画像中有许多鬼神图和祥瑞图,包含神话故事、驱鬼辟邪仪式、神灵画像等,这类画面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汉人的精神世界。汉画像石中的神灵,以自然神为多。包括日神、月神、星神、织女星等。嘉祥武氏祠隔梁底面画像石,南段刻日轮,日中有金乌,北段刻月轮,轮中有玉兔和蟾蜍。安丘董家庄汉墓画像石刻有日轮和月轮,日轮内有三足乌、九尾狐,月轮内有玉兔和蟾蜍捣药。藤县曹王墓则有伏羲捧日、女娲捧月的形象。汉代关于织女、牵牛的记载较多,在画像石上也有织女星与牵牛星。长清孝堂山石祠的天象图,把日、月、星辰集中在一起,形象地表现了当时人们对日月星辰的认识。天象图从左到右依次雕刻有北斗七星、月轮、三公三星星座、牵牛星、织女星、月轮,南斗六星等。其中织女星处于显著的位置。这幅图为人们提供了反映日月星辰信仰的图像资料。汉画像石中的人格神,以扁鹊、伏羲、女娲、西王母为多。曲阜孔庙所藏微山西城乡出土的东汉画像石,有一个人面鸟身的神,一手持针砭,一手诊脉行医。这个人面鸟身的神就是传说中的神医扁鹊。扁鹊行医图在山东画像石中出现,绝非偶然,说明东汉时期在山东地区存在崇拜神医扁鹊的风俗。伏羲、女娲合称“二皇”,其事迹在画像石中也有表现。“二皇”画像大多为伏羲携日、女娲携月。伏羲女娲蛇尾相交,反映了伏羲女娲是以龙为图腾的民族想象的始祖。西王母是中国古代神话中最为复杂的神灵之一,山东汉画像石中多有出现。如嘉祥武氏祠西王母像:正面端坐榻上,肩生双翼,发绾高髻,座旁有二龙首:左侧有羽人飞翔,有翼侍女、人首乌身者;右侧有二兔捣药、蟾蜍、有翼侍女等,足以说明西王母神灵至高无上的地位。画像石虽是为汉代中上层社会服务的丧葬艺术形式,却是一部汉代历史的画卷,文化内涵极为丰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社会风貌和风俗,展示了汉人的精神世界。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CIDzFxotpEtBoDahI3v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