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之女,活在父母的耻辱中

共3391字

贪官父母和哥哥外逃,她不愿过逃亡的屈辱日子,而是选择与自己男朋友结婚留在国内。

没有了父母的庇护,人生之路突然变得异常艰难。她羸弱的肩膀要独立承担生活的重压;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外逃贪官之女的名声招来无数白眼冷遇,她跌入痛苦的深渊……

她选择不随贪官父母外逃
2009年4月初,冯琳满脸幸福,28岁的她再过20多天就要成为新娘了,她幸福地忙碌着。她真的很幸运,父母都是实权在握的厅局级高官,比她大3岁的哥哥也在政府部门工作,她自己也是公务员。恋人杨向立,比她大两岁,已是单位前途无量的后备干部。
就在冯琳准备与杨向立去领取结婚证的前几天,父母和哥哥既神秘又严肃地与她谈话。原来,父母出事了,他们和哥嫂都准备外逃加拿大。
贪官!外逃!冯琳惊得目瞪口呆,父母贪污上千万元,要跑到加拿大隐姓埋名苟且偷生。她苦苦哀求着:“爸妈,你们何必走这条路……”父亲凄然长叹:“难道我们会傻到主动去蹲监狱吗?”
那个晚上,她一夜未眠,因为她突然感到身为贪官女儿的恐惧与耻辱,过去让她骄傲自豪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她痛苦万分。在亲情与爱情,正义与邪恶间,她像一片无助的落叶撕扯着、挣扎着。
早晨,她就约恋人一起去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当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她既幸福又深深地忧伤,心情十分复杂。
4月26日上午10点整,冯琳的婚礼如期举行。4个小时的婚礼和婚宴,冯琳简直是度日如年。与父母兄长分手的时刻就在眼前,冯琳再也抑制不住奔涌的泪水。
第二天,她和丈夫登上飞机去蜜月旅行。她强忍住悲伤,因为她知道,旅行回来,父母和兄长已离开,她不想让新婚丈夫查觉到。
夫妻旅行归家当天,冯琳终于告诉了丈夫自己父母外逃的事。杨向立惊得如五雷轰顶。

耻辱让婚姻举步维艰
听到这一切,杨向立瘫倒了,他面色苍白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还怎么做人啊?”
杨向立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凭着自己的奋斗,考上名牌大学,考上公务员,娶上清纯美丽的厅级高官千金,他认定自己前途无量。可现在,岳父母竟是外逃贪官,他的前途可想而知。杨向立痛恨岳父一家人,是他们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5月17日下午,冯琳父母兄长的外逃事件被有关部门认定,他们没来得及处置的房产被查封,冯琳和丈夫的住房和财产都被冻结待查。因为这套148平方米的花园住宅是父母两年前为她购买的。
冯琳告诉丈夫,房子肯定保不住了,还不如主动交出。她的私家车也是父亲给的,也得交出去。
公婆家的房子很小,不可能与老人同住,他们没钱买新房,只能租房住。
冯琳赶公交车找房屋中介公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赶公车。
花了3天的时间,终于租到了一处89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1200元。看着房子,冯琳满心酸楚。
5月24日,冯琳和丈夫住进了简陋的出租房,还变卖了许多奢侈品。她不敢哭,她只能看着丈夫黯然神伤,却不能劝他,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
这一天,夫妻二人没吃没喝,夜里他们都失眠了。整整一天,他们没说一句话。
凌晨,她给父母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把自己交房交车租房的事告诉了他们。令她大感意外的是,父亲在几个小时后给她回了信,说她应该选择和他们一起外逃,那就不会过这种痛苦日子。她非常生气,马上回复:“……我的痛苦,我的不堪,我的窘境,都是你们造成的!我不想过隐姓逃亡耻辱的生活,再富有也没用……”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父亲用如此激烈和不敬的语言。
6月初,冯琳休完婚假回到单位上班,她感觉气氛很怪,过去很亲近友好的同事,只是淡淡地打声招呼就不再搭理她。领导官气十足地找她谈话,希望她不要背上思想包袱,要划清界线,认真踏实工作……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没想到如此世态炎凉。她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傍晚回到家,冯琳没有寻问丈夫的处境,知道他也会很难过。她系上围裙下厨,给丈夫做晚餐。丈夫一言不发,脸阴沉得像一团乌云,屋子里是可怕的寂静。
夫妻二人就像商量好了似的,回到家都绝口不提单位的事。只是夜夜失眠的冯琳,常常听到丈夫的叹气声。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
2009年8月初的一天傍晚,杨向立低沉地说:“我被调离了,这一切都拜你父母所赐……”冯琳理解丈夫的处境,也清楚确实是自己连累了他,她想安慰他,可说什么呢?
杨向立无法忍受妻子的态度,他嘶吼着:“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奋斗到今天容易吗……”冯琳痛苦地低垂着眼,泪水无声地滑落。她蜷缩着身体,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发泄完的杨向立,看见角落里瑟缩的妻子后悔了:“对不起,我知道你比我还难受……”夫妇俩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婚姻在重压下破碎
11月初,冯琳的哥哥冯磊给她发来电子邮件:
“……我真后悔和父母一起出逃。你知道我们在加拿大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天天胆战心惊,儿子总问我:‘爷爷奶奶是贪官吗?贪官是大坏蛋,爷爷奶奶是大坏蛋吗……’
妹妹,我本来也是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可现在,我是个无脸见人的逃犯。我现在经常和父母吵,怨他们恨他们。可现在,骨肉分离,无颜见人,就是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看着哥哥的信,冯琳哭得肝肠寸断。最让冯琳伤心难过的是丈夫的变化。以前不吸烟不喝酒的丈夫,回家就躲进厨房里吸烟。经常喝得醉熏熏的夜归,醉酒后又哭又闹。一次大醉后回到家,他痛苦地大叫:“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
冯琳比丈夫更伤心难过,她在单位受到很多冷遇。从人生的顶端跌至万丈深渊,冯琳已经遍体鳞伤。
杨向立也在痛苦中煎熬着挣扎着!曾经在单位炙手可热,现在却坐上了冷板凳。
3月中旬,杨向立在单位和领导谈话时,突然与领导争吵起来,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破口大骂。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果然,他精神上出问题了,被确诊为严重的应激精神障碍和抑郁症,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得知丈夫患上心理疾病,冯琳心痛如裂:“是我害了你……”
妻子的话让杨向立再次爆发:“就是你那缺德的父母……”越说越气愤,他竟挥手抡向妻子,劈头盖脸地打起她来。
医生说,他是长期压抑导致情绪失控。冯琳理解丈夫的苦,请假在医院陪护丈夫。
事后,杨向立非常后悔自己的举动,可遇到冲动的时刻,又控制不住想伤害妻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杨向立的精神状态好多了,冯琳终于松了口气。可是,出院回家的丈夫仍是愁眉紧锁不言不语,夜里仍是噩梦连连。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5月中旬,杨向立的父亲,一名朴实的工人,找到了冯琳。老人沉默很久才开口:“我不是势利小人,我就是想救儿子。他的精神被压垮了,被你的父母压垮了。你们离婚吧!也许离开现在的环境他会好过些。”
听完公公的一席话,一直想解救丈夫却想不出好办法的冯琳突然发现,让丈夫解脱的最好办法就是离婚。她当即答应了。
与丈夫离婚后,冯琳轻松多了,因为她爱的人终于可以逃出苦海。现在,她不再关心父母,因为他们的自私贪婪,让她生活在无尽的耻辱中。可她非常关心哥嫂和侄儿,几个月来,她一直在与哥哥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她知道哥哥一家人生活得非常痛苦。
7月底,冯磊做出重大决定,带着妻儿回国自首。
看到哥嫂侄儿的那一刻,冯琳没有哭,而是笑了,她已经一年多没笑过了。
因为冯磊本人没有贪污受贿的犯罪行为,因此没有受到刑事追究。他和妹妹终于团聚了。
哥哥一家人的回归,让孤苦无依的冯琳又享受到了亲情的温暖。
8月底,兄妹决定离开多年被父母光环照耀又给他们带来耻辱的城市,冯琳也辞职随哥哥一家人离开。
冯琳又一次给父亲写信:
“……我和哥哥离开了那座曾经带给我们无数骄傲的城市,现在,曾经的骄傲像泡沫一样破灭了,剩下的只有你们的贪占和外逃带给我们的无尽耻辱!从此,我们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金钱真的能带给你快乐吗?”
父亲回信了:“……我后悔啊!我原以为,有了大把的钱,把你们带到西方享受高度文明的物质和精神世界。没想到,我一个年迈之人,与儿女离散,有再多的钱也没用啊!可是,我回不去了。那里等待我的将是铁窗囚牢,我不想在监狱里度过残生……”(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Da1kCVqpsBbN7JC1kQo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