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女作家的约会体验

共3320字

41岁生日当天,我打开信箱,期待着如山的贺卡,结果只拿到了一封致单身居民的信,告知我“投资一块墓地绝不会太早。”我恍然大悟,原来中年独身与死亡竟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虽然我的单身生活十分充实。但当同龄人谈论家长会和周年纪念的时候,我还是自觉是时候重新约会了。
但从何处着手呢?酒吧邂逅已经重复了二十遍有余,而朋友安排的相亲更是令我无聊得直想打呵欠。
我决定豁出去试试以前不曾踏足过的领域,我给自己设定两个月的期限,期间,我将把约会视为工作全力以赴。我的最低奋斗纲领是和一位迷人的异性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最高奋斗纲领则为找到一位可共度余生的知音伴侣。

快速约会:
“快速约会”吸引我的是它的口号:“约会应该有趣,且保量。”35美元,我可以在一个晚上与25位男士会面(远远超过我过去两年交谈过的男性总数),每位交谈3分钟。
到达指定地点后,主办人递给我一张写着“嗨,我的名字是”的卡片,一张表格和规则说明:“当三分钟时间到了的时候,我们吹笛示意轮向下一位。在你的表格里圈选‘是’或‘不’表明你是否有兴趣与刚才的人再见面。如果两位都选是,之后你们就会收到你们相中的另一半的全名和电子信箱。”
第一个与我面对的是一位棕发的中年男士。他正忙着填写姓名卡片。我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如法炮制。他抬起头,说:“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做这样的事。”他微眯的绿色眼眸使人戒心顿消,我脱口而出:“你使用皮毛制品吗?”
唧!一声哨声响起,约会正式开始了。一惊之下,我们俩同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我们相互介绍。克里斯是一家销售公司的顾问。我告诉他我是一位自由撰稿人。我们刚刚谈到最喜欢的电影,口哨声就又响了。
在移向下一位前,我选了“是”,虽然我不确定他吸引我的是曾共有的紧张,还是得知他从七十年代初就不再使用任何皮毛制品了。
在与25位富有魅力、但大同小异的专业人士交流过工作、前感情生活、最喜爱的运动后,我已经是声嘶力竭,头晕脑胀,另外在四个名字后选了“是”。
当“快速约会”的电子邮件来到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心怦怦跳着想知道我选了“是”的男士是否与我有同感。令人宽慰的是含克里斯在内的四位男士都不负我的厚望。

在线约会:
通过Google搜索出的在线约会服务网站之多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最后选择在年龄范围最广,登录人数最多的“天仙配”网站注册。
你需要做的只是回答一些一般化的问题,然后写篇个性化的自我介绍来吸引异性的眼球,最后上传你的照片。在网站上录入的个人资料中的姓名和电子邮件地址全部作屏障处理。
三天后,150份电子邮件塞进了我的收件箱里。之后每个星期我陆续收到10-20封。当我惊觉我得挨个查看每位来信者的个人注册资料时,就好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但在最初的三十封邮件后,我渐渐摸到了门道。凡是起头为“嗨,宝贝,我感觉你很棒的。”的,我右手的小指立刻敲击“删除”,遇到“希望来段风花雪月的事”的已婚男士也比照处理。
最后,表示欣赏我的“坦承”,“幽默”或是“言辞敏锐”的男士们得以胜出。
在自由来信之外,“天仙配”也会推荐一大批与你相匹配的异性。他们听上去都如出一辙:心地善良,热爱运动,喜欢孩子和狗,寻找某个特别的人。
最后,我以与14位男士外出约会告终。大致来说,他们都是风度翩翩的成功男士。其中12位表示希望与我再次见面。我与他们中的三位外出约会了第二次,第三次。其中最得我心的是保罗,42岁,富有幽默感,来自罗马,为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工作。在我们约会六星期后,他被公司派回意大利。但他继续每周两次打电话给我。

媒人:
曼哈顿当地两位大媒人,珍妮丝?斯宾德和萨曼塔?丹尼尔的赫赫声名激起了我的好奇。两位都有一堆成功的专业人士的花名册,从25岁到60岁,渴望婚姻,但苦于没有时间东寻西觅。于是,代人做嫁衣的媒人就正式登场了。
我第一个找到珍妮丝。她号称在过去八年里撮合了300对夫妻和500对情侣。她告诉我女士的收费标准是六个约会I万美元。这就够让我泄气了。
另外一个选择是交50美元,我能收到为期一年的在线通讯,了解由她举办的单身聚会。参加每个聚会得另加50?150美元。
最后,她说:“让我们见个面,有时对适合我的客户的女士我会放宽条件的。”
我们约在咖啡店与她碰面。出门前,我至少换了五套衣服,甚至比初次约会还要紧张。
“你是贝丝吗?”一个红发的女人间。她握握我的手,上下打量:“四十五公斤,对吧?不错,我的客户喜欢苗条型的。你的头发很漂亮,眼睛很美。”听到这话,我松了一口气。
珍妮丝告诉我她的客户大部分年薪超过六位数,家庭背景稳定,拥有自己的度假别墅。
“你呢?”她问。
“波士顿大学文学系学士,父母在我十二岁时离异了,我租房子住。”她看上去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但当我报告完毕后,她说:“好的,你很聪明,诚实,外形不错。我想我能为你效劳。”于是我得到了一份参加单身聚会的邀请函。
聚会当天,珍妮丝在房间里到处作介绍,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她问:“你看中什么人了吗?”我指指一位英俊的蓝眼睛的男士。
“忘了他吧,”她说,“医生,45岁,想找个三十出头,你需要集中在超过50岁或离婚带孩子的。”
最后我决定这种约会聚会不适合我,偷溜出门,回家了。
珍妮丝第二天打来电话。“我有一个完美的男人给你。”她的坚韧不拔令我肃然起敬。“他好极了,45岁,离婚,一个孩子。阿根廷心脏病专家。”
“他的名字是艾瑞尔吗?”我问。
“你怎么知道?”
“我在‘天仙配’见过他。不错的男人,讨人喜欢,在不发疯的情况下。”

第二个媒人:
和萨曼塔打交道就好像申请银行贷款。她如是说:“我估量两个人,听他们说他们要求,自问他们是否可能在三十到四十年后依然厮守在一起。”她的服务费用起价3000美元。
西天后,她正式向我介绍拉里。“英俊,灰发,48岁,高个,有趣,擅长旅游,企业家。”
客观来说,萨曼塔的介绍恰如其分。见面时,他为我点了饮料,问我的工作,一副用心倾听的模样。我正在感动,就听到他提到他也在在线约会。
“我不喜欢发太多的电子邮件。”他说,“我通常很快地邀请女士外出。但就有这样一位女士。照片非常漂亮。两年前丧偶。我们来往电子邮件至少20次,但她依然不同意与我外出。
“结账,劳驾。”我真的很想这样喊。但我还是说,“她可能还在悲痛中。你花了太多的时间在你永远不会见面的人身上。继续前进吧。”
我谢过他的饮料,告诉他我得走了。
第二天我对萨曼塔说:“他条件不错。但我想你可能不知道他正迷恋着一位他不认识的女士。”
“那你感觉如何。”她问。
“就像是他的心理医生!”

舞会:
经过上次失败后,我决定选择一种非刻意的、又可以接触丈量单身异性的方式。换句话说,即使不成功也不至于太沮丧。
我的朋友瓦尔建议我们去参加曼哈顿摇摆46俱乐部的免费舞蹈培训。我们选在据说是单身人士群集的星期五。我们算是撞大运了,当天男女比例是二比一。不一会儿,就有男士邀我共舞。在我离开前,我与三位男士交换了电话号码,他们所有人都给我打了电话。尾声:
在两个月结束的时候,我通过“快速约会”约会四次,“天仙配”约会14次,媒人约会一次,跳舞约会三次。虽然大多数约会最后都无疾而终,但熟能生巧。我现在已经可以自如地在超级市场或音像店里和陌生男士搭讪了。最重要的是,这段经历教会我只要瞄准正确的方向,主动出击,生活中到处是机会。
最后,保罗回到了纽约,我们频频见面。一个晚上,我们蜷在我的躺椅上,吃着点心,对着电视屏幕哈哈大笑。蓦地,保罗用他性感的意大利口音,问:“你的约会体验结束了吗?”我凝视着他深邃的棕色眼睛,一个温暖的笑容慢慢浮现在脸上,暗自祈祷我永远不用再开始另一轮约会。译自(美)《女人之家》贝丝?伯恩斯坦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GVOr8zpK0B0GUYeutjl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