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商人们被推到了底线边缘

共2735字

我想,我们应该在民营企业界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作为社会经济发展中的贡献者、推动者以及受益者,都应该重新制定出我们最高的经营发展道德标准,并遵守。


《绿公司》约我写一篇文章,话题就叫做“底线”。写稿的底线时间规定得很短,要知道,这可是当下中国社会极敏感、极尖锐的现象与问题。
感想颇多,一时竟难以下笔。作为企业主来说,对外我知道我的底线是不能犯法,不能偷税漏税。当然了,我还有另外一条“底线”,可以胡说八道,但是别多谈及社会和政治问题,别碰着了政治的底线问题,也就是说别影响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商人嘛,除了好好地经商、纳税,除此之外的事也是有底线的,这个我懂。
我作为老板,在企业内部也是有底线的。比如,员工可以犯错误,可以有不满,但是就不能撒谎、欺骗人。否则,要么你炒我,要么我炒你。员工呢,可以好好干活,也可以对企业忠诚,但是要得到老板的尊重,还得不停地涨工资,让员工在这里待着舒服,出去有面子,这是员工的底线,最低生活要求。
从我这走的人不算多,但也有一怒而去的,也有高薪跳槽的,也有被我开掉的,种种原因。但我也有一个底线,那就是适可而止,息事宁人。否则,有的人可能就给送进去了,那对他们来说可是个人生的灾难。这意味着,我必须忍,学得宽厚,不突破我的底线??这其实是非常难以做到的事。
作为一个离不开土地和稀缺资源的企业,近年来我深深感到一种社会的压力与情绪。当年的拆迁工作,很低的价钱就可以完成,在房价突破了底线,无限制上涨之后,没拆完的就拆不动了,水涨船高嘛,毕竟,被拆迁者重新购置房屋的成本也高多了。原来,基本上皆大欢喜的城市化进程就变成了日益尖锐的社会冲突之源。官员和开发商基本上被负面化,整个行业面临着重大困难。我想,照此下去,一定会改变当下的招、拍、挂政策,不再会价高者得。最可能的结局是,政府向底层民众提供廉租房、保障房,利益团体、权势部门自筹自建。也就是说,商品房的主流时代过去了。这肯定是个趋势,因为中国社会有一条重大底线和红线是不能碰的,那就是稳定。
商人们当下被推到了底线的边缘上,因为财富的拥有和暴富得如此之快,已经变成了社会的问题。在商人们辛辛苦苦,在好不容易打开了的门缝里艰难经营时,一个个危机悄然而来。首先,游戏规则又开始发生重大改变,大家无所适从,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国进民退已经大大地挤压了民企创业和经营的空间领域,谁也不知道末日会不会到来。此外,经营成本的快速上涨以及市场的低迷萎缩都在挑战着企业生存发展的底线。
而在另一层面,底层民众、基础员工又被排除在利益之外,感觉到了巨大的生活及无望的发展压力,也被逼到了底线上。当然,顺便说说,作为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一方面要为尽可能快的城市化进程尽职尽责,还要巴结满足大央企、大国企的跑马圈地,资源要求。一方面也尽力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获得尽可能多的税收和利益发展,这也是他们的底线。
所有的人都在底线上,一场巨大的利益纷争和规则来到时间的底线上。越线者、越轨者不断出现,在大家都在抱怨、都在躁动、都徘徊在底线时,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秩序自然要遇到挑战。民营企业家们,在生存发展空间被压缩之后,自然选择了移民。新生一代大学生毕业后纷纷会向往的是做官吏。大央企、大国企期望的是更大、更多的垄断,以确保其安全和尽可能大的发展空间。社会呢?底层呢?就走向了另一个发泄方式,社会道德诚信一次次地被严重破坏。
大家都不守规则了,就没有底线可言。以至于最近我和不少人讨论的话题是,自己怎么种菜,怎么养猪放羊。为什么呢?因为吃的一切都不放心了,没有食品安全的底线了。现在想起来,丁磊真是又可爱又可敬,太聪明了。于是,在一个基本的公平经营环境受到破坏、社会公共安全得不到保障的背景下,商人们也都开始有意、无意地越过底线。所以,最近“新闻”不断,麻烦层出。
中坤幸亏早就从住宅产业跳了出来,因而减少了拿地、拆迁的巨大麻烦,离底线远了一些。但是在做商业地产,尤其是旅游地产方面,还必须和民众打交道、过招。原来我们以为做好一个项目,带富一方的原则是一个进步的表现,现在看来不行了,因为整个社会秩序已经受到挑战了。项目所在地的村民们和招来的员工们都有更新的诉求和期望值,这就变成了一种新的利益博弈。也就是说,底线提高了,这应该是一种新的体验和挑战。如果还想在中国继续经营、生存下去,就必须改变经营理念和企业发展理念。也就是说,进了你腰包的钱和你期望进你腰包的钱要重新数出一打打的厚度来。这已经不是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时代了,和谐和公平变成了一种新的底线,这就是当下民营企业面临发展的新底线。
《绿公司》提出了一堆问题,要我在文章当中回答,比如“在您身边或就您所知,有哪些您认为已经突破诚信、道德与法律的底线行为并被大家‘司空见惯’?您觉得这些事件大量爆发的原因是什么,社会对这些事件的态度说明了什么?推动企业和个人‘勇于’突破这些底线的原始动力是什么?在您看来,‘底线’的涵义是什么?边界在哪里?维护这些底线的意义在哪里?在维护社会‘底线’方面,我们有什么可以做的?在社会高速‘发展’的当下,回到原点,反观并提高我们生存的底线有什么样的意义?”
这些问题太敏感以及太难回答了,但是提得非常好,非常对。我之所以把它写出来,我希望所有的企业共同思考,共同回答。但是,我有一句话要补充:这些问题的提出和发生,有一个大背景,那就是我们的社会真的进步了,它的标志就是底层民众和受损害的利益群体要发声了。再者,我们国家真的富强了,标志是有钱可让大家看得见,已经开始争了。此外,我们自身的企业和财富真的获得增长了。标志是我们会问,为什么是你们,而不是我们?我想这是讨论上述问题的底线,否则我们讨论的发展就没有正面意义了。
企业家精神的特质是毁灭性创新,在这样一个底线时刻,需要重新出发,找一个新的生存之道。对中坤来说,不只是一个只卖房子的销售型地产公司,做物业持有就必须长久性地考虑与社会各界以及与员工的利益格局。不能老在底线上徘徊,不能简单地认为我守法了、纳税了,除此之外,我就应该获得最高利润,闷头发大财。当然了,最关键和最底线的是善待拥有的财富。比如说,要让员工受益,要有还给社会新的理念。最近,我们将要发布我们的《社会企业责任报告》,我们将遵循它以确保我们不是个底线的越轨者。
我想,我们应该在民营企业界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作为社会经济发展中的贡献者、推动者以及受益者,都应该重新制定出我们最高的经营发展道德标准,并遵守。如果能够做到,这是对中国经济下一个30年的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HxgHfVZg1iRqYURmHiW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