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俊峰:抗日“女王爷”的草原传奇

共6142字

蒙古女王爷出身的奇俊峰,曾被蒋介石亲自委任为中将司令,而且是民国时期唯一的骑兵女司令,也是蒋介石在大陆执政的二十余年间,除宋美龄、巴云英外,被授予中将军衔的第三位女将军。然而,这位威名赫赫的女英雄,仅度过三十二年的生命历程……危急关头就任女旗长1937年9月,二十二岁的奇俊峰就任札萨克(旗长)之位,行使对乌拉特西公旗的管辖权,从而成为蒙族历史上第一位女旗长。这虽然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她从小练就的大智大勇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奇俊峰,蒙古名叫色福勒玛,1915年出生于阿拉善和硕特旗定远营(今巴彦浩特)一个蒙古贵族家庭。奇家虽是贵族,头衔却达不到“王”(扎萨克),而是努图克,即基层政权中的族长。父亲德毅忱,曾被袁世凯授予辅国公爵位,但他反对封建王公制度,曾参加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于1927年4月发动武装起义,成立了新政权??阿拉善旗政务委员会。奇俊峰刚出生,就有喇嘛预言,说这孩子命很硬,是个“王”命,并且还是个“武王”,要统率千军的。当时德毅忱对此说并不太在意。因为蒙古是男子继承制度,“怎么也轮不到这个丫头片子;就算传给她,怎么可能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老努图克只是摇摇头,一笑置之。奇俊峰满周岁时,家人为她弄了“抓周”的游戏。没想到,这个小女孩毫不犹豫就抓了她老爹的印盒,满堂宾客无不惊异,大呼这孩子将来是当官的命。老努图克暗自觉得这个女儿不简单,便让她和男孩儿们一起成长,读书识字,骑马射箭。奇俊峰五岁起随寡居的姑母一起生活。姑夫曾是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西官府协理,早逝后留下万贯家产,但膝下无子女。姑母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待她,用丈夫的姓给她取汉名奇俊峰。七岁时,姑母给她请了蒙汉两位家庭教师。几年后,聪慧好学的奇俊峰就熟练地掌握了蒙汉两种语言。奇俊峰机智多谋,处事果敢决断,自小就被人称为“奇女王”,长大后“却是一个无法无天,野性十足的奇女子,此女骑术精湛,胆大绝伦,能打枪,善决断,连哥哥弟弟们都怕她三分”。十九岁的奇俊峰由姑母做主,嫁给乌拉特西公旗(今乌拉特前旗)的旗长石拉布多尔吉(时人称之“石王”)为福晋。当时,西公旗各派贵族势力矛盾错综复杂,为争夺全旗统治权而明争暗斗。1936年9月,“石王”在长期征战中积劳成疾,不治而逝。丈夫去世时,妻子奇俊峰已怀有身孕。“石王”死了,空出来的札萨克之位成了众人争夺的焦点。曾被“石王”撤职的前东官协理额宝斋更是想趁乱夺权。奇俊峰深知形势凶险,一不小心就可能性命不保。究竟该怎么办呢?她终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急忙集合从娘家带来的卫队,让心腹密切注意额宝斋等人的动向,做好应付突发情况的准备;随后带了几个随从骑马疾驰数百里,赶到归绥城(今呼和浩特市),拜见了绥远省政府主席、抗日名将傅作义,向他陈述危情,寻求帮助。这一举动让傅作义非常震惊。这个年仅二十岁、挺着大肚子的弱女子,在危急关头,能坚决、果断地赶来问询,其非凡的胆量实在可钦可敬!傅作义决定全力支持奇俊峰。他针对西公旗的札萨克王位承袭问题,以绥远省政府名义作出七条决议案:明确奇俊峰腹中的胎儿是“石王”的后代;如出生后为男儿,正式继承王位;旧旗官印由奇俊峰保管;全旗护路、水草、抓羊等捐税收入由奇俊峰经管;护路军队由奇俊峰统领等。奇俊峰得到傅作义将军的鼎力相助非常感动,表示今后如有调遣当“不遗余力,效鞍马之劳”。因产期日近,奇俊峰一行暂栖包头行营。1937年旧历三月十五,奇俊峰在包头生下了“石王”的遗腹子,取名阿拉坦敖其尔,汉名叫奇法武。傅作义亲往祝贺。几个月后,奇俊峰在姑母陪同和傅作义兵士护卫下,回到顿达高勒王府,正式就任乌拉特西公旗札萨克之职,首开女王爷主政的历史。投入抗日战争中的第一个女王爷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者的铁骑踏入蒙古草原,横行千里。归绥、包头相继沦陷,各盟旗陷入极度恐惧之中,局面混乱不堪。以德王为首的一伙人趁着日军节节西进、局势不稳之际公开投靠日本,并组织了百灵庙伪蒙政会,经常与抗日部队展开拉锯战。额宝斋一伙也积极筹建“蒙古联盟自治政府”,迫不及待地返回乌拉特西公旗建立亲日的伪政权,成为可耻的蒙奸。奇俊峰对他们的卖国行径无比愤慨。在动荡局势中,她感念傅作义将军的恩义,表示不愿做亡国奴,坚决不与傅将军的抗日队伍为敌。奇俊峰还对七七事变后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的通电非常拥护,表示坚决支持蒙汉人民共同抗日救国。之后她与中滩游击队保持了秘密联系。奇俊峰的抗日行动,引起伪蒙疆政府主席德王和日寇特务机关的注意,他们派出伪蒙军第九师的一个骑兵团开进乌拉山南麓,与亲日派额宝斋等共同监视奇俊峰的活动。伪蒙自治区也派出白团长纠缠奇俊峰,每天找她的麻烦。奇俊峰设法把他们暂时拖住。为摆脱德王蒙奸政权的控制,寻求抗战空间,奇俊峰与驻守内蒙古五原县的国民党骑兵第六军军长兼骑七师师长门炳岳中将取得了联系,表示愿率部离开本地,赴五原参加抗日。门炳岳当即回复欢迎她加入抗日队伍。1938年旧历二月初二深夜,奇俊峰抱着小王子奇法武,由姑母和十多个贴身卫士陪伴,悄然离开西公旗,经过一整夜的急行军,抵达国统区五原县城。门炳岳闻讯立即前来相晤,热情慰勉。傅作义也专程到五原接见奇俊峰,决定由他亲任的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供给她组织抗日军队的所需经费。同时发电向国民党中央报告了详情。蒋介石在复电中对奇俊峰慰勉有加,行政院、军政部、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等来电慰问并汇来奖金。奇俊峰由此成为蒙古四十八家王爷中第一个投入抗战的女王爷。民国《中央日报》以《乌拉特西公旗石王遗孀携王子赴后套参加抗日救国,蒋委员长派员慰问》的醒目标题作了报道,称奇俊峰是“第一个从日伪占领区投向抗日阵营的蒙旗王公”。一时间,抗日巾帼奇俊峰在全国声名大噪。在奇俊峰的抗战精神鼓舞下,东公旗额王的福晋巴云英,茂明安旗奇王的福晋额仁庆达赖也毅然摆脱了日伪军的压迫与控制,投奔到抗日阵营中。她们三位被尊称为“抗战女王”。1938年4月,国民政府军政部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前旗保安司令。5月,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又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前旗防守司令部司令,并授予其少将军衔。7月10日拂晓,日军千余人分乘四十五辆军车进攻乌拉特前旗西山嘴地区。奇俊峰率领两个骑兵团,配合国民党将领门炳岳的骑兵,向日军发起猛烈反击。由于她的部队熟悉地形,神出鬼没,英勇无比,杀得日伪军丢盔弃甲,伤亡巨大,惊呼“荒蛮之地竟遭如此强悍之敌”!这是奇俊峰骑兵部队建立后的“第一次大练兵”,也是她为抗日救国立下的第一次战功。“蒙古骑兵旅”声名大振。纷至沓来的祝贺函电,使奇俊峰的官兵们更加坚定了抗日到底的信心,也极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热情。蒋介石亲授的女中将门炳岳也是一员草原抗日猛将,包头战役后任国民党包头防守司令、绥西警备司令。当初把奇俊峰纳入自己的阵营,成为门炳岳扩兵抗日的一大功勋。曾有诗赞曰:“拦防劲敌争疆土,接纳俊峰强阵营。蒙汉联盟歼日伪,草原处处寇难行。”诗中“俊峰”即奇俊峰。奇俊峰部队在他的直接指挥下,攻城略地,所向披靡。1939年秋,门炳岳奉调回重庆担任军训部骑兵监后,向蒋介石汇报了绥西抗战的情况,并建议蒋召见奇俊峰。他说:“奇俊峰作战英勇,不仅在大后方妇女同胞中很有影响,而且通过报纸宣传在全国也声望颇高,如委员长能召见她,对大后方的少数民族各界人士将是莫大的鼓舞。”蒋介石决定召奇俊峰到重庆述职。12月20日,由奇俊峰、奇法武、黄楚三(参谋长)、李隽卿(参谋主任)等二十余人组成的述职团,从驻地陕坝镇动身起程。1940年1月8日,在经过陕西榆林时,与也是赴重庆述职的东公旗护理札萨克、防守司令部少将司令巴云英不期而遇,结伴同行。奇俊峰、巴云英一行于5月底到达陪都重庆。第二天,军政部长何应钦、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等举行欢迎宴会,高度评价二位女司令的抗日功绩,称她们是“全国蒙旗王公中最早参加抗日的女杰”。6月初的一天下午,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在官邸召见奇俊峰一行。孔祥熙、何应钦、白云梯(内蒙古党务特派员)、门炳岳陪同会见。奇俊峰少将向蒋介石、宋美龄行军礼,奇法武按蒙古礼节行了跪拜礼,并敬献了哈达和锦旗。奇俊峰详细汇报了自己投奔抗日阵营前后的情况和蒙奸德王、额宝斋一伙倒行逆施、祸害百姓的累累罪行,并向蒋介石提出做好边疆民族工作的建议。蒋介石与何应钦商量后,当场宣布:晋升奇俊峰为中将司令,奇法武领少将衔,承袭父职。这次召见打破以往惯例,竟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晚间蒋介石夫妇在官邸与奇俊峰一行共进晚餐。第二天,《中央日报》在显要位置发表了“行政院、军政部、蒙藏委员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抗战女司令奇俊峰”的新闻,详尽报道了蒋介石夫妇召见奇俊峰的盛况,轰动了全国。奇俊峰是蒋介石在大陆执政的二十余年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三位女性之一。另外两位,一位是曾任中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被称为“中国空军之母”的宋美龄,另一位是国民革命军蒙古乌兰察布盟保安司令巴云英。而奇俊峰是民国时期唯一的骑兵女司令。她英勇作战的故事也在草原被传为佳话。奇俊峰带兵打仗的方法很是特别。每次上战场,她都让人设下军帐,帐前摆上一张交椅,两个卫士一左一右,站立两旁。她自己也是全副武装,威风凛凛,全然一副“女王”的派头。坐在椅上观看战场的情况,一是为了振奋人心,激励战士们奋勇杀敌,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有人临阵溃逃。奇俊峰胆量惊人,前方战斗如山崩地裂,她也毫无惧色。面对日伪军大军压境,她也镇定自若,沉着指挥。她的勇敢和镇定让部下十分佩服,故战士们个个强悍无比,骁勇善战,成为傅作义麾下一支抗战劲旅。日本宣布投降后的第三天,奇俊峰便身穿黄呢中将军服,率队重返阔别八年之久的故乡乌拉特前旗,受到全旗人民的热烈欢迎。伪旗府西协理松布尔巴图也率伪旗府官员迎接,表示认罪,“欢迎奇司令和小王爷回旗执政”。奇俊峰主持召开全旗旗民大会,奇法武发布了《告全旗人民书》,宣布废除旧制,推行新政,抚慰旗民,稳定人心。奇俊峰殚精竭虑,局面逐渐稳定下来。英年早逝奇俊峰闻知华北张垣绥靖公署主任傅作义到达包头,便决定去晋见一贯支持自己并结下深厚友谊的傅将军。于是,她带着爱子奇法武及二十多名护兵起程,随行的安全保卫工作由自己很信任的保安??一团团长郝游龙带一队人马负责。在距包头三十里处的官道旁,获知消息的蒙奸头目额宝斋双手将旗府官印举过头顶,交给奇俊峰,并请他们到包头园子巷乌拉特前旗办事处住一晚,设宴请罪。奇俊峰本想除掉额宝斋,但额宝斋的伪善面孔蒙蔽了她。她留下了他的性命,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额宝斋内心极端仇视奇俊峰母子,时时窥测时机,蓄谋东山再起。当初,他看到郝游龙很为奇俊峰所倚重,就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他,并怂恿郝游龙要求奇俊峰提升参谋长职(原参谋长黄楚三在抗战胜利后辞职还乡)。郝游龙是原乌拉特前旗西协理三令豹的儿子,曾在包头日本特务机关从事特务工作,后准备拉杆子为匪,被日伪特务机关察觉。他在包头无法再混下去,于是1943年春伪装身份,带着二十多人投奔到陕坝。奇俊峰念及他母亲满德尔玛曾侍奉自己坐月子的情分,将其收留下来。郝游龙善于伪装,一步步取得了奇俊峰的信任,一路爬到了团长的高位。但他娶了额宝斋的孙女后即被额宝斋收买。当郝游龙提出要补保安司令部参谋长空位之缺时,奇俊峰考虑到他是抗战后期才入伍,与几位老团长相比,资历较浅,难孚众望,就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对此,郝游龙怀恨在心。额宝斋见火候到了,阴险地说:“游龙啊,奇俊峰不仁,你又何必讲义呢?俗话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何不除去奇俊峰,取而代之!我老了,我孙女还得指望你呢。”一番话,让郝游龙丧心病狂了,说道:“可我职位尚低,怎能除掉她呢?”额宝斋狠狠地说:“有我呢!老夫在草原经营多年,还是有点儿老脸的!”二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1947年7月14日,奇俊峰一行晋见傅作义途中来到一处必经之地??包头昆河镇乌兰计村,这里也是郝游龙的家乡。郝便殷勤地邀请奇俊峰先去他的家中住宿休息。奇俊峰就答应了,殊不知她已经落入了陷阱。第二日清晨,郝游龙以一个连的兵力收缴了奇俊峰卫队的枪械,把奇俊峰母子关在一座庙内。此时奇俊峰已知郝游龙要对自己下毒手,暗中找了一个小喇嘛,让他赶快到包头给市长温永栋捎口信,设法营救。温永栋立即派包头市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温靖国前往解决。温赶到乌兰计,郝游龙装出一脸笑容说:“奇司令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加害她呢?这完全是误会!”并表示一两天内一定把奇司令护送到包头。温靖国相信了他的鬼话,第二天就返回了包头。郝游龙和额宝斋怕夜长梦多,就用两辆马车、一匹骏马、两千块现洋雇用了凶手田小山,伺机杀害奇俊峰母子。7月20日晨,奇俊峰出屋解手。早就埋伏在院子里的田小山立即冲出来,向不曾防备的奇俊峰背后连开两枪。“奇俊峰当即口吐鲜血,扑倒在血泊中。”后来的审讯卷宗记载,“田小山上前见身负重伤的奇俊峰尚未断气,遂又对其后脑补了一枪……子弹擦过奇俊峰的脖子,将一侧颈动脉打断。奇俊峰浑身是血,拖着伤腿,奋力向屋子里挪动。田小山见奇俊峰身中三枪仍然不死,于是拔出匕首,对奇俊峰的后背连捅数刀,又将重伤昏迷在地的奇俊峰翻过身来,对奇俊峰的腹部连捅了数刀……”奇俊峰,不曾牺牲在抗日疆场,却惨死在内奸暗算之手。死时年仅三十二岁。她的儿子、十岁的奇法武也在这场血案中惨遭杀害。事发后,郝游龙和额宝斋装作刚听到消息,和国民党专员贺守忠赶到案发现场,检视奇俊峰血肉模糊的尸体。贺守忠提出要抓捕凶手。田小山立刻跳出来挥舞着手枪威胁。贺守忠见势不妙,立刻改口任命郝游龙全权代理乌拉特前旗保安司令。郝游龙派人去旗政府所在地通知此事。旗政府官员以郝游龙擅自兵变为由,拒绝接纳,并向全国通电报告惨案。郝游龙带着大队人马和奇俊峰等人的尸体赶回乌拉特前旗,包围了旗政府。郝游龙将奇俊峰的尸体倒吊在旗政府门前示众,并亲手割下奇俊峰的人头掷入旗政府大院内。见到奇俊峰血淋淋的首级,旗政府内留守人员军心崩溃。郝游龙趁势攻下旗政府,掌握了乌拉特前旗大权。奇俊峰母子二人的尸体被草草埋葬在宝格岱庙南的河槽里。7月25日《中央日报》报道:“乌盟西公旗血案。女王奇俊峰及幼子被杀。凶手系保安团长郝游龙……”一时间,“乌盟西公旗血案”震惊全国。迫于压力,国民党政府派员进行了“调查”。但由于彼时忙于打内战,他们不想在这桩“个案”上下工夫。因而无论是郝游龙还是田小山都没有得到惩罚,“调查人员”只是把奇俊峰母子二人的尸体迁葬到三印河头,归还给奇俊峰姑母一些奇俊峰的首饰。一名中将死于非命,凶手竟然逍遥法外!这令傅作义愤怒和不解,但也无可奈何。历史终究是公正的。新中国成立后,杀害奇俊峰母子的郝游龙、田小山被人民政府押上了审判台,二凶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随即被执行枪决。是共产党为奇俊峰伸了冤,她如泉下有知,定当瞑目。当时有《痛悼奇俊峰》诗曰:蒙族女英风,痴心卫国忠。洞知叛奸罪,拒日结同盟。协力拦倭进,前锋向敌攻。庆功遭贼害,举国悼英雄。当地政府还修建了奇俊峰纪念馆,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奇俊峰以其短暂而绚丽的人生,在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她那悲壮而传奇的故事,在千里草原上永久传颂。■(责任编辑/穆安庆)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K28E4ciA7nLWrwEh3Hp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