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杨、李之恋

共3823字

摘要:杨贵妃和唐玄宗的爱情故事是文坛上的热门话题。白朴的《梧桐雨》和洪?的《长生殿》同样说的是杨、李之恋,但两部作品在人物形象、主题思想上都有巨大的差异。《梧桐雨》主要从历史和政治的角度批判杨、李之恋,感慨历史兴亡;《长生殿》主要从爱情角度赞美杨、李之恋,表达了作者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和向往。

关键词:《梧桐雨》《长生殿》人物形象主题思想区别

天宝以来,杨、李的爱情故事成了文坛的热门话题。历来评论杨、李故事的作品,或侧重政治标准批判他们给国家人民带来的灾难而对他们的爱情持否定态度;或弱化政治因素,同情他们的深情及无奈的生离死别而对他们的爱情持肯定态度。白朴的《梧桐雨》和洪?的《长生殿》同样是写杨、李的爱情故事,前者代表了讽刺批判的否定态度,后者代表了赞美爱情的肯定态度。两部作品在人物形象、主题思想上都有明显的区别。

一、杨贵妃形象的不同

白朴的《梧桐雨》中,杨贵妃被极力塑造成庸俗放荡的贵妇人形象,是一个在爱情态度上不忠贞,在爱情考验面前不坚定,在临死之前只知道绝望、抱怨的红颜祸水。
白朴根据民间轶闻,在作品中揭露了杨贵妃与安禄山的暧昧关系。《梧桐雨》中多次提及他们这种暧昧关系,如安禄山在离开朝廷去赴渔阳节度使任时说:“别的都罢,只是我与贵妃有些私事,一旦远离,怎生放的下心?”在第一折七夕盟誓中,杨贵妃有一段心理独白:“近日边庭送来一蕃将来,名安禄山,此人滑黠,能善解人意,又能胡旋舞……妾心中怀想,不能再见,好是烦恼人也。”这一段独白,也揭露了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的私情,表明了杨贵妃对爱情的不忠贞。
在宰相张九龄向唐玄宗力奏除去安禄山时,杨贵妃却从自己的喜好出发,认为安禄山“又矮矬,又会舞回旋,留着解闷倒好”,力荐唐玄宗留下安禄山。正是因为她的这句话,为唐王朝埋下了祸根,足以表现杨贵妃红颜祸水的本性。连安禄山也承认“统精兵直指潼关,料唐家无计遮拦。单要抢贵妃一个,非专为锦绣江山”。如此这般反复渲染,塑造了一个红颜祸水的形象,让人相信杨贵妃是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那么她的最后被缢杀无疑就是咎由自取,不仅不能引起人们的同情,反而会增加人们对她的怨恨。
面对死亡,杨贵妃一味考虑自己,只想着求生。最初她企图以昔日恩情换来生存希望,“妾死不足惜,但主上之恩,不曾报得,数年恩爱,教妾怎生割舍”。当这种动之以情的手段失效的时候,她加重了语气,近乎威逼道:“陛下,怎生救妾身一救。”最终唐玄宗被迫下令缢杀,她充满怨恨和绝望地说:“陛下,好下的也。”
白朴的《梧桐雨》中,杨贵妃是一个淫荡不忠的红颜祸水。洪?笔下的杨贵妃完全是另一形象。洪?在塑造杨贵妃的形象时,奉行“凡史家秽语,概削不书”的原则,淘尽了一切有损人物的污秽笔墨,把杨贵妃塑造成一个冰清玉洁,对爱情专一,敢于为爱情牺牲,并在生死关头深明大义、无畏奉献的女英雄。
杨贵妃在爱情生活中是积极主动的,她不是一个被动接受的角色,而是一个敢于追求的女人,在剧中则表现为强烈的妒忌心,她为唐玄宗与虢国夫人眉来眼去而盛怒,为唐玄宗偶幸梅妃而兴师问罪。这种妒忌其实正是她爱得深沉的表现,因为爱情是不容第三者插足的,她自己专一地爱着唐玄宗,同时也希望唐玄宗能对自己专一。
杨贵妃具有为爱牺牲的精神。杨贵妃在生死关头是无私的,想的念的都是唐玄宗。事变刚刚发生,杨贵妃出自本能地想要求生,但当发现唐玄宗处境危险时,她便不再为自己求生而是主动请死。危急关头,深明大义的她最终以超常的勇气接受一切,以自己的慷慨捐生换取玄宗和朝廷的安全,表现出难得的无畏和牺牲精神:“臣妾受皇上深恩,杀身难报。今事势危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陛下得安稳至蜀,妾虽死犹生也。”临死之前,她嘱咐高力士两件事,一是要高力士小心侍奉,劝皇上再不要以她为念,二是要高力士将爱情信物??金钗钿盒殉葬,“一命儿便死在黄泉下,一灵儿只傍着黄旗下”,这一番交代体现出她对唐明皇生死不渝的爱情。
杨贵妃死后,不仅毫无怨言,而且总为唐玄宗遭到的误解辩白:“岂是他顿薄劣!想那日遭磨劫,兵刃纵横,社稷危矣,蒙难君王怎护臣妾?妾甘就死,死而无怨,与君何涉?”《情悔》一出,与其说是杨贵妃忏悔生前的罪过,不如说是她对唐玄宗的痴情丝毫不悔,为了情缘宁肯不成仙。杨贵妃死后的灵魂,仍然望着唐玄宗西行的尘土,追随前去。在夜晚,她总是不住地把玩金钗钿盒,苦苦地回忆她与唐玄宗的恩情。成仙之后,她并不热衷于天宫岁月,为了与唐玄宗的爱情,她甘心把仙位抛,不惜在人间再受折磨。不论是生前还是死后,杨贵妃都体现了对爱情的忠贞、纯真、坚定、执着。

二、主题思想的不同

白朴的《梧桐雨》是描写杨贵妃和唐玄宗的爱情生活和政治遭遇的历史剧,其中固然也有对他们爱情的描写,但着眼点却是抒写一种人生变幻无穷、胜衰难料的沧桑之感,在感慨历史兴亡的同时以示惩戒。
从结构上看,《梧桐雨》是典型的四折一楔子。楔子写唐玄宗沉醉于与杨贵妃的爱情中,不问朝政,不听忠臣的劝告,给无功有过的安禄山加官晋爵,从而埋下了祸根。第二折写唐玄宗与杨贵妃在长生殿七巧排宴,海誓山盟,相约生生世世永为夫妇。第三折写安禄山叛乱,唐玄宗逃难,到马嵬坡时,六军不发,要求唐玄宗赐死杨贵妃,唐玄宗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有赐死杨贵妃以求自保。经过这次事变,一切荣华富贵、爱情誓言都烟消云散。前三折主要写历史史实,白朴并没有对二人的爱情生活进行细致的描写,主要集中笔墨批判了唐玄宗因沉醉在与杨贵妃的爱情中而贻误朝政,最终酿成大祸,不仅自己受难,还连累了百姓。前三折的叙述带有很强的讽刺意味,明显具有警示作用。
第四折中杨贵妃已然不在,只剩唐玄宗形影相吊、满怀凄然,朝夕思念贵妃,梦见妃子在长生殿设宴,请他赴席,梨园子弟正准备演出,却被窗外一阵“梧桐夜雨”惊醒,恼恨异常。作品并没有像《长恨歌》那样,在后半部分让杨贵妃成仙,和唐玄宗重温旧日誓言,聊以慰藉明皇相思之苦,而是在哀婉的歌声中作结,将悲剧气氛推向顶点,成为一曲完全的悲剧。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称之为“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第四折完全是白朴的想象,是虚写。白朴花了大量的笔墨让唐玄宗回顾历史,发表感慨,表达悲痛。其实这里的唐玄宗已经成为白朴展开对历史兴亡感慨的符号,他身上饱含着白朴对历史更替的哲理思考,唐玄宗的悲剧代表的是一种历史的悲剧。
与白朴的警示惩戒意图不同,洪?通过杨、李的爱情所要表现的是人间的真情。洪?在《长生殿?例言》中谈到其创作动机时说:“念情之所钟,在帝王家罕有。”又在第一出《传概》中说:“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精诚不散,终成连理……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己。”洪?表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对爱情的执着,显示自己对他们爱情的同情与赞美。
《长生殿》传奇共有五十出,前半部分主要写实,后半部分主要是作者的想象。白朴的《梧桐雨》只是简单地交代了杨、李的爱情,并以此作为批判他们的证据。《长生殿》前半部分却真实地表现了帝王与妃子的爱情生活,其中固然写出了相关的政治事件,但主要是对杨、李爱情真实生动的描写。洪?设计了《春睡》《献发》《闻乐》《制谱》《舞盘》《密誓》《情悔》《仙忆》《补恨》等情节,丰富了他们的爱情生活。起初,唐玄宗看中的确实是杨贵妃的美色,但在经历了诸如虢国夫人、梅妃之类波折后,两人之间情好日密,渐趋专一和真挚。玄宗对贵妃,也不仅仅是看中美色,还发展为心灵的契合。到七夕盟誓,两人已经达到了生死不渝的程度。然而安史之乱爆发,杨贵妃被迫在马嵬自缢,唐玄宗含恨终身,两人的爱情以悲剧结尾。
洪?在《长生殿?自序》中说:“余读白乐天《长恨歌》及元人《秋雨梧桐》杂剧,辄作数日恶。”“恶”是指伤感。这段话表明,他不满两篇作品过于感伤的情绪,因而在创作时改变了故事的悲剧结局。在后半部中,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写杨贵妃死后,她与唐玄宗在幻与真的两个世界里的感情交流,经过执着的追求和真诚的忏悔,两人都飞天成仙,终于在天宫里相聚,实现了长生殿里的誓言。这样就弥补了之前爱情悲剧的“长恨”,表现出对人间真情的崇尚和宏扬。《长生殿》颂扬了超越生死的人间真情,对现实生活中青年男女争取爱情的斗争,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因此,人们把《长生殿》看做一部热闹的《牡丹亭》。
面对同一段恋情,白朴的《梧桐雨》将杨贵妃塑造成一位淫荡不贞的红颜祸水,并批判了杨、李两人的爱情只是建立在美色基础上的虚情假意,揭露了他们爱情给国家和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洪?的《长生殿》却将杨贵妃塑造成一位忠贞专一、深明大义的女英雄,并赞美了他们超越生死的人间真情,表达了作者的美好理想。白朴的《梧桐雨》和洪?的《长生殿》从不同的角度继续了历史上对杨、李爱情的演绎。由于两人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了杨、李的爱情,创作了两部相差巨大的文学作品,这两部作品同样都是演绎杨、李爱情的经典戏剧,为杨、李的爱情增加了更丰富的内涵,具有无穷的韵味。

参考文献:
[1]胡世原.白朴论考.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
[2]徐振贵.中国古代戏剧统论.山东教育出版社1997.
[3]孟繁树.洪?及《长生殿》研究.中国戏剧出版社,1985.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OwSgCXEXHqXyCjGMC2h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