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魂臧克家

共2424字

臧克家(1905年~2004年),大诗人。1949年3月,在党的安排下从香港来到北京。多半辈子是在北京过的,也是老北京了。活了100岁,写了80年诗,被誉为“当代诗魂”。这样的老街坊,咱北京人该引以为荣。童年的乡土情结臧先生1905年出生在山东诸城县西南的臧家庄。耕读世家,家里文化气息很浓,祖父、曾祖父在前清都是有“功名”的。父亲是清末山东法政学堂毕业的,祖父和父亲都爱诗,高兴或者心烦,常见的表现是??背诗。背诵起来,就进了诗的境界,物我两忘了,小克家似乎也与此灵犀相通。祖父教他读诗背诗,入私塾前,他已经能背诵许多首了。春节,祖父写春联,臧克家一旁看,帮着按纸。到晚年他还记得,家里堂屋贴过的门联,大都是前人佳句:“花如解语诚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水能澹性为吾友,竹附虚心是我师”;“万卷藏书宜子弟,十年种木长风烟”……臧先生幼年多不幸,8岁丧母。父亲臧统基在反对满清的斗争中,受伤骨折,又患上肺病,卧床多年,34岁去世。家道中落,境况大不如前。大户人家破落,森严等级模糊,随意融合亲近,和农民有了认同。臧克家爱和穷人的孩子在一起玩耍,游泳、放风筝、捉迷藏、扔石子儿。他晚年回忆说:“小时候我是个野孩子。童年的乡村生活,使我认识了人间的穷愁、疾苦和贫富的悬殊。我的脉管里流入了农民的血。”爱国情怀,雏鹰初啼1923年,臧克家到了省城济南,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在济南中等学校里,第一师范是排头名的好学校,官费,吃饭不要钱。校徽是一个木铎,样子像手摇的大铃铛。古代宣讲政令的官员,摇铃铛引人注意,便于讲解。后来比喻为宣扬教化的人,《论语》中有“天将以夫子为木铎”的话。师范学校培养教师,教师宣扬教化,是“木铎”。教育工会就是拿木铎当作标志。口朝下的铃铛,像高桩馒头。戴着馒头样徽章的师范生,被戏称“馍馍囤子”。臧克家说:“肚子里装的‘官馍馍’,脑子里装的革命思想。”党的一大代表王尽美,就是山东第一师范的学生。臧克家入学时,他已然毕业,但经常到学校活动。臧先生晚年,还能回忆起他的容貌。王尽美耳朵很大,同学们亲切地叫他“王大耳朵”。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当时反动的北洋军阀张宗昌统治山东,实行高压。国民党、共产党都不能公开,但地下的革命活动一天也没有停止。济南“齐鲁书社”是革命者的活动基地。1925年发生“五卅惨案”(青沪惨案),青岛、上海纱厂工人罢工游行,遭军警镇压屠杀。各地各界人士纷纷抗议,上街游行示威。臧克家在济南的学生队伍里,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行动,挥舞小旗,高喊口号,激动万分。路旁宪兵枪上的刺刀,闪着冷光。臧克家在《自己的写照》长诗里,有这样的句子:“冷的刀光直想个热的人头”。张宗昌在武力镇压的同时,进行文化腐蚀。请前清的状元当教育厅长,学校一律读经,用封建糟粕抵制新文化。革命思潮汹涌的学校,学生们压抑难耐。臧克家愤而为文,写了一篇稿子投到《语丝》,发表了。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在大报刊上发表作品。编者周作人给加了标题《别十与天罡》,还给他回了信。他受到鼓舞,又接着给林兰主编的《徐文长的故事》投了三篇稿,都被采用了,还奖给三本书。名字印到书上,臧克家高兴万分。青年成名,蜚声诗坛1926年秋,张宗昌在山东的统治变本加厉,更加黑暗,臧克家和几个意气相投的同学,相约离开山东。北伐革命军的消息时有所闻,青年人心向往之。武汉已经成立革命政府,他们决定投身革命,奔向武汉。临行给爷爷写信告别:“此信达时,孙已成万里外人矣!”臧克家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三分校),参加过讨伐杨森等军阀的战斗。少年气盛想法多,世事复杂变化快。先是离开军队,后又避祸逃亡。好在诗人笔未停,革命生活,逃亡足迹,都用诗作了记录。1930年,臧克家考入国立山东大学。1932年,开始发表新作,以一篇《老马》成名。1933年,他的第一部诗集《烙印》出版,得到闻一多、茅盾等人的好评。1934年,诗集《罪恶的黑手》问世,从此蜚声诗坛。1934年〜1937年,臧克家在山东省立临清中学任教,出版诗集《运河》和长诗《自己的写照》,创作了散文集《乱莠集》。1936年,参加中国文艺家协会。抗日战争开始,臧克家再次投笔从戎。1938年〜1941年夏初,担任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宣传科教官、司令长官部秘书、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战时文化工作团团长等职。1941年秋,任第三十一集团军参议、三一出版社代理社长,出版了进步刊物《大地文丛》,被当局查禁。他愤而辞职。1943年4月,在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第五届年会上当选为候补理事。任赈济委员会专员,并负责编辑《难童教养》杂志,后去上海办报。1948年12月,被迫前往香港。1949年3月,来北京,在华北大学、新闻总署等处工作。1956年,到中国作家协会当书记处书记。1957年任《诗刊》主编,首次发表毛泽东诗词18首,影响巨大。他工作认真,创作勤奋,《有的人》《毛主席向着黄河笑》等作品,被选入中学课本。文化大革命中,臧克家被下放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劳动。1972年,回到北京。1976年1月《诗刊》复刊,他担任顾问兼编委。1978年以后,古稀之年的他笔耕不辍,出版了一系列诗集、散文集和论文集,12卷本《臧克家全集》也于2002年12月出版。真是老当益壮。2002年10月,世界诗人大会和世界艺术文化学院授予他荣誉人文学博士;12月,获第7届今世缘国际诗人笔会颁发的“中国当代诗魂金奖”。在文学界,臧先生资格老,地位高,名气大,荣誉多,人缘好。因为不摆架子,平等待人,在纪念他的回忆文章里,许多篇是“好人好事”的“表扬信”。他人品朴实,作品平实,待人诚实。一生执着地追求的,是艺术,真理,光明,革命!他离开了我们,他的诗我们仍记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编辑  麻雯) mawen214@163.com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PvUr6quSBsqiTLtAp0P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