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湖南王夫之著述刻书

共4823字

摘要:王夫之著述及身而刻者仅《漳乞涛园初集》一种。清康熙三十一年王夫之去世后,其次子王敌开始整理刊刻船山著述。至清雍正九年,王敌湘西草堂共刻船山著述二十余种,今尚存实物者有十六种。清雍正、乾隆间未闻有刊船山著述者,特别是乾隆期间,船山著述多遭禁毁,直至嘉庆、道光后,才得以重新刊行。同治、光绪间形成了一个刊刻船山著述的高潮。民国期间虽仍陆续出版船山著述,但已不再雕板,而多采用石印、铅印。

关键词:王夫之;刻书;湖南刻书史
中图分类号:B249.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4-7387(2011)04-0037-03

王夫之著述及身而刻者仅《?涛园初集》一种,明崇祯十六年刻,黄冈熊渭公序,旋毁于兵火。王夫之《述病枕忆得》云:“昔在癸未春,有滟涛园初刻,亡友熊渭公为文序之。乱后失其锓本,赖以自免笑悔。”解放初期,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曾多次派员至衡阳等地求访而未果。
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王夫之去世后,其次子王敌开始整理刊刻船山著述。王敌(1656-1730),字虎止,号蕉畦,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岁贡,授徒为生,曾主讲石鼓书院。衡阳蒙之鸿《蕉畦先生传略》称:“蕉畦王翁,生而英敏,质超等伦,且绝意世缘,自授经史外…一研究博览群书……其后修葺草堂,奉遗书付剞劂,梓以行世者,《正蒙》诸书十余种,虽于船山太先生之著述,仅刊十一,可与善读者,窥正学一斑……所著有《蕉畦小草存稿》、《笈云草》、《诗经讲义》,次第就刊。”
由于王敌以授徒为生,生活拮据,其刊刻船山著述费用全来自门人捐资。王敌《湘西草堂记》载:“敌年六十,从游者数十人,醵金为余寿。余受其金,授子婿曾生重建草堂,易瓦为葺,支椽以栌,炼砖以砌。敌年老病赢,以余年读遗书于其中,而从游之有志及姻友之有力者,续捐赀刊先子遗书数种,藏板于右阁……敌年七十,诸生复醵如旧,为余刊《小草百篇》,小草者,先后所成时艺,此不足传。”王敌年七十为清雍正三年(1725),则其门人醵金州船山遗书应在清康熙间。
根据实物和各种文字记载,至清雍正九年(1732)去世时,王敌湘西草堂共刻船山著述二十余种,今尚存实物者有十六种:
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刻《张子正蒙》二卷。书名页题“湘西草堂藏板”,卷端题“张子正蒙,南岳王夫之注,男敌较,私淑门人刘高美、王天履、熊成章同订”。卷首有康熙四十四年提督湖广学政潘宗洛撰《船山先生传》,熊成章、王天履跋。王跋称:“今康熙丁亥(案:康熙四十六年),蕉畦修葺草堂,诸负笈者多集。履与刘子跃如、熊子必达,质师而授讲焉。自愧谫陋,仅粗通大旨,未能窥先生所学之万一,因各备剞劂之费,较订而梓行之。”今湖南图书馆有藏。
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刻《楚辞通释》十四卷,卷端有“后学王扬绪、丁光祺、丁扬绩、丁光构同订”一行,框高18.4厘米,宽12.4厘米,八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黑鱼尾,白口,四周单边。前有康熙四十七年湘州后学丁光祺识语,称“与家弟锡极、姻友王子嗣禹维昆仲约,剞劂《骚》本,以传海内。而《南华》手本,嘱虎翁详加补注,载谋之同志,期以相继而成书。”又有康熙四十八年后学王扬绪、王扬绩识语,称丁光祺、丁光构“与绪兄弟相约,共任剞劂之费。嘱嗣君虎翁详加校补,书有成局,而吉士(按:丁光祺字)忽以疾捐馆,绪兄弟因与丁锡极、少微竹林,力赞厥成,十阅月而书竣。”今湖南图书馆、湖南省社科图书馆有藏。
同年又刻《庄子解》三十三卷,版框同《楚辞通释》,九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白口,黑单鱼尾,四周单边。有湖广提学使平原董思凝序、王敌门人王灏附识及跋、邵阳宁瑛跋,衡阳王天泰跋,邵阳罗碹后序。董序称:“衡阳王船山先生学老文钜,著述等身,于经史多所诠释论说,然颇散佚。其子敌与其乡后进宁子绍绪、罗子仲宣,梓其《庄子解》以公之同好。余耳先生名旧矣,行部于此,访其遗书,遂以此书见投,且属其引其端。”宁瑛跋:“今岁杪,虎翁下访蓬室,以先生所注《正蒙》刊本见援,且日《楚辞通释》方付剞劂,吾友丁吉士力也。先子尝云吾生平为文得意,于《南华》有手解,成书约十余万言,其解乃如其旨,而贯通之中,亦间有发明……瑛因亟谋语契友罗子仲宣,得梨板如数付之梓,七阅月而书成。”今湖南图书馆有藏。
同年刻《老子衍》一卷,卷端题“南岳王夫之衍,男敌补注,同里后学王天泰较梓。”九行二十一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单边。为该年王夫泰刊刻《庄子解》时同时所刊。王天泰《庄子解跋》中曾提及该书:“虎翁曰,先人有《老子衍》一编,先漆园解(案:即《庄子解》)而出者,二十余年授之躬园唐子,为火所焚,旋又手加更定衍也者,贯通其旨,归而敷陈其奥义,如出邃谷之藏,而陈之于平壤也。是二书宜并行于世,泰因命儿辈于授业之余,手录而诵之。泰于先生没后,低徊于草堂之侧者数年,得睹其遗书之目,迄今诸友各谋剞劂以行世。”
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刻《夕堂永日绪论》。书尾有曾载阳、曾载述兄弟附识:“今岁庚寅(案:康熙四十九年),距先生粤归之岁甲子一周,时天中日,阳兄弟闻业师(案:王敌)编辑先生著述,因走草堂效执事,得先生注释《正蒙》、《庄》、《骚》,称先生之书如宝玉之光,久而必发。先生绝笔诗云:‘差足酬清夜,人间一字无’。虽先生之志则然,然至今日有不容终秘者矣。自诗文自定稿、《四书》、《五经》大著作外,凡杂著蕉畦师所辑定者凡二十余种,皆琅?孕尹之散见者也。”
据上附识,则王敌其时编订船山著述即有数十种之多,除以上数种有具体刊刻年外,其间湘西草堂所刊今有实物存世者尚有:《俟解》一卷,卷端题“庚午男敌较,侄孙勉订梓。”九行二十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单边。“庚午”为清康熙二十九年,其时王夫之尚在世,是应为王敌编订之时间。
《夕堂戏墨》七种七卷,一说八种,又说书名《九戏墨》,为九种。今湖南图书馆藏一册,存七种,皆九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双边。其中《雁字诗》一卷、《落花诗》一卷、《和梅花诗》一卷、《洞庭秋》一卷、《前后愚鼓词》一卷,皆为“私淑门人曾荣向订梓”。《仿体诗》一卷、《南窗漫记》一卷,为“资江后学曾荣旺订梓”。曾荣旺《刊仿体诗、南窗漫记跋》称:“《仿体诗》为子船山先生《夕堂戏墨》之第五种,《南窗漫记》则先生辑生平之阅历赠答而手编之者也……此二帙散见于遗书中,值诸叔侄弟较刊船山杂著,旺窃谓得此可以识子先生之友于古今者矣。因请稿于蕉畦,合而授之剞劂。”
不知何年,王氏后人将清康熙问王敌湘西草堂所刻《老子衍》一卷、《庄子解》三十三卷、《楚辞通释》十四卷首一卷、《张子正蒙注》九卷、《俟解》一卷共五种汇印为《王船山先生书集五种》,并刻一书名页,镌“王船山先生书集,老子衍、楚辞通释、庄子解、张子正蒙注释、俟解”。今湖南省社科院图书馆藏有一部。汇印之时应在清乾隆四十六

年船山著述遭禁、版片被毁之前。
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湖南巡抚刘墉奏缴销毁王夫之著《船山自订稿》、《五十自订稿》、《六十自订稿》、《七十自订稿》、《夕堂戏墨》、《船山鼓棹》、《五言近体》、《七言近体》,“以上八种,俱衡州王而农著。查王而农各种,语多违碍,又有称引钱谦益处,应销毁。”《夕堂绪论》,“衡州王夫之撰,载有钱谦益《列朝诗选》等语,应销毁,又板片二十四块。”以上各书皆清康熙问湘西草堂刻本。
清雍正、乾隆间未闻有刊船山著述者。清嘉庆后,网锢稍弛,衡阳马倚元汇江书屋刻船山著《春秋世论》五卷、《四书稗疏》二卷、《张子正蒙》二卷、《庄子解》一卷、《楚辞通释》十四卷、《俟解》一卷等若干种。马倚元,字湘门,清乾隆五十七年举人,嘉庆七年成进士,由翰林院庶吉士改官知县,嘉庆二十四年任岳州府学教授。
清道光二十年至二十二年(1840-1842),船山七世孙湘潭王世全守遗经书屋刻《船山遗书》十八种。新化邓显鹤董其事,邹汉勋任校勘之责。邓显鹤《船山著述目录书后》称:“(船山遗书)旧刻之本类坊刻,且日久漫漶,显鹤病之,尝慨然发愤,思购求先生全书,精审锓木,嘉惠来学,以是强聒于人,无应者。道光乙亥(案:道光十九年)寓长沙,时方辑《沅湘耆旧集》,征求先生遗诗。一日,先生裔孙有居湘潭名世全者,介其友欧阳君兆熊访余于城南旅寓,以先生诗集来,且具道:先生六世孙承俭且藏各种遗书于家,世全将谋筹诸梨枣。余大喜过望,次年遂开雕于长沙,以校仇之役属吾邑人邹汉勋。”版存湘潭王世全家,咸丰四年毁于兵火。今湖南图书馆有藏。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善化贺长龄、安化罗绕典刻《思问录内外篇》二卷,《宋论》十五卷。书牌“道光二十有七丁未首夏听雨轩刊”。卷末镌“善化贺长龄、安化罗绕典同校刊”一行。王夫之《宋论》一书,因其中触犯甚多,虽欧阳兆熊极力怂恿刊刻,邓显鹤编校王世全刻本《船山遗书》时,仍不敢收录此书。此为《宋论》最早版本,其中触犯处皆以方框代替。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分巡衡永郴桂道俞?刻《船山遗书子集五种》,即前述《王船山先生书集五种》,俞煜因此五种除《楚辞通释》外皆为子书,故改为今名。主其事者实为衡阳县教谕郭孔岚。郭孔岚跋称:“衡阳王船山先生,苦节邃学,著述宏富,所撰经疏史论,先后梓行,海内争先睹之为快。惟子集诸部,不甚流播。其庋于临蒸黉舍者,有《老子衍》、《庄子解》、《楚辞通释》、《张子正蒙注》、《俟解》若干卷,岁久漫漶,多脱简,读者苦之。钱唐俞耘史(案:俞馄字)先生由北河观察移节衡南,勤宣政,尤奖士林,崇实学,谓先哲绪言不可泯,爰购善本属补刊,并详校焉。四阅月剞劂乃竣。”
清同治二年(1873)曾国藩于安庆设局,拟刊刻王夫之《船山遗书》。同治四年完成于金陵节署,共五十八种。《船山遗书》板片原藏于南京两江总督署。由于刻书经费全来自曾氏兄弟捐资和募资,创馆之初,曾国荃即捐赀8000金,曾国藩前后捐赀30000金。故曾国藩卒后,曾国荃继往两江总督,并将板片运回长沙,藏于长沙上黎家坡遐龄庵传忠书局内。光绪四年(1878)彭玉麟于衡阳东洲创船山书院,光绪八年建成开讲,十年曾国荃将《船山遗书》板片全部捐赠船山书院。清光绪十三年船山书院重印《船山遗书》,并将原衡阳知县张宪和后访到的船山佚稿《龙源夜话》一卷、《姜斋诗剩稿》一卷、《忆得》一卷、《姜斋诗编年稿》一卷、《姜斋诗分体稿》四卷、《姜斋文集补遗》二卷共六种十卷于补刻重印于船山书院。人民国后,《船山遗书》板片又移藏衡阳图书馆,1930年湖南省政府尚重印数十部赠与中央政府要员及各大图书馆,前有其时省政府主席何键撰《重印船山遗书叙》。现今仅存若干板片藏于衡阳市档案馆。
至此,船山著述基本刊刻完毕,其后也有一些私家零星刊刻一些新发现的船山遗文,或一些书坊根据市场需求复刊或复印一些船山著述,如:
清光绪十二年(1886),邵阳曾寿麟、曾祖禧父子菜香山馆据家藏船山手迹刻《惜余鬓赋》一卷及《七歌》一卷。
清光绪十九年(1893),湖南宏达书局刻《四书训义》三十八卷。
清光绪十九年,衡阳唐?莹据家藏船山手迹刻《余春歌》一卷。
清光绪二十年(1894),清泉王之春湖北藩署刻《四书笺解》十一卷;又有同年衡阳船山书院刻本。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湖南某书坊辑刻《船山经世文钞》四种,含《噩梦》一卷,《黄书》一卷,《俟解》一卷,《思问录外篇》二卷。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邵阳经元书局刻《船山史论》四种,含《春秋世论》五卷,《续春秋左氏传博议》二卷,《读通鉴论》三十卷,《宋论》十五卷。又有同年澹雅书局、大文书局、经文书局及光绪二十七年(1901)湖南书局刻本。
民国期间虽仍陆续出版船山著述,但已不再雕板,而多采用石印、铅印。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QhQAW8lJjOjsza5cNVU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