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状告老师:还我10万元上大学保证金

共3204字

2008年年初,湘西南会同县某中学老师张玉杰,向学生朱云峰的父母承诺可以帮助朱云峰进入大学,并收取了该学生父母交来的10万元上大学保证金。然而,2008年高考后,朱云峰并未如愿进入大学。失望的朱家父母要求张玉杰退还10万元,张玉杰则拒绝退还。双方僵持不下,拉锯战一打就是将近3年。2011年6月,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纠纷在走进法院后终于平息。老师的承诺:给我10万元,包你上大学2005年9月,朱云峰凭借体育特长成了会同县重点中学的一名高中新生。朱云峰的父母高兴劲过后没多久,就开始有了忧虑。作为体育特长生,要取得成功离不开健壮的体魄,更需要刻苦的训练,可朱云峰的老师多次向他们反映,说这孩子“精灵”得很,每次训练总是拈轻怕重、投机取巧。言外之意,朱云峰的父母听出来了:儿子靠体育特长进人县重点中学已属侥幸,要想凭体育特长考上大学,就非常玄乎了。朱云峰的文化成绩中等偏下,靠体育特长考大学没把握,靠文化成绩考大学更不可能。朱云峰的父母权衡再三,希望让儿子改学美术。在他们看来,朱云峰从小就爱好画画,而且学美术不用像搞体育那样辛苦,以后的就业前景还更加看好。2006年2月,春节刚过,朱云峰的父亲找儿子谈心,说出了让他改学画画的想法。朱云峰原本就对自己靠体育特长考大学没什么信心,听了父亲的分析,他也很高兴。父子有了共识,这改专业的事情就算敲定了。新学期开学后,朱云峰成了美术特长班的一员,专业指导老师是张玉杰。朱云峰学起美术来非常用功,美术成绩节节攀升,但文化成绩却始终没有一点起色,朱云峰的父亲决定给儿子请一个辅导老师补习文化课。一个偶然的机会,朱云峰的父亲得知张玉杰除了辅导美术专业课,还帮助学生补习文化课。朱云峰的父亲心想,专业课与文化课找同一个老师辅导,既可以避免学习时间上的冲突,又能节省开支。于是,他便找到张老师说明来意,张老师稍作思忖,应诺下来。双方约定,由张玉杰辅导朱云峰的文化知识及美术专业,除了上课外,其余时间都由老师安排,包括到外地学习。朱云峰的父亲按学期支付辅导费用。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朱云峰的美术成绩还算可以,文化成绩却依然起色不大。朱云峰的父亲再次找到张玉杰请他指点迷津。张玉杰沉思良久后说道,高考录取尚有可运作的余地,只要找到相关人员,投之以金钱,上大学的事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朱云峰的父亲一听,表示只要能保证儿子上大学,花点钱没关系。2008年2月21日,朱云峰的父亲把3万元交到张玉杰手中。半个月后的3月7日,朱云峰的父亲再次交给张玉杰7万元。学生的表现:专业过了关,文化拖后腿2008年春备战高考,朱云峰却辜负了父母的苦心,在湖南省的美术专业知识考试中,他没能取得合格成绩。这第一关就马失前蹄,忙坏了身负重托的张玉杰,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多方联系,费尽周折,终于让朱云峰拿到了江西某大学美术专业合格证。一番折腾,让张玉杰感受到了那10万元带来的沉重压力。他想,在自己熟悉的美术圈内操作都如此艰难,那么高考呢?文化课成绩最起码也要达到提档线,只有达到了提档线,才具备可操作的条件啊!可朱云峰的文化课基础很差,要达到提档线似乎比登天还难。想起与朱云峰父亲的约定,张玉杰陷入了忧虑中。2008年5月6日,张玉杰约朱云峰谈心。经过两年多的相处,加之师生二人年龄悬殊不大,交谈得很融洽。谈到高考,朱云峰说自己觉得很迷茫,张老师对自己付出了很多,而自己专业课考试都是靠张老师帮忙才勉强过关,即将到来的文化考试肯定凶多吉少,他觉得愧对老师。张玉杰听完朱云峰的心里话,也开始诉说为朱云峰专业过关攻克难关的艰辛,以及对朱云峰文化课成绩差可能导致他考不上大学的苦恼。朱云峰看着老师满脸愁苦的模样,想起老师与父亲之间那10万元的交易,一股为老师开脱的冲动涌上他的心头。于是,朱云峰给张玉杰写下保证书:“经商议达成如下协议:我朱云峰高考时文化成绩须达到提档线,如达不到,后果一切自负,和任何人无关,所付一切费用自己负担。”拿着这纸保证书,张玉杰如释重负。“朱云峰,对高考不要气馁,你是专业考生,文化成绩要求不高。只要放松心态,一定能考出应有水平的。现在离高考还有个把月的时间,这一段时间里,你要抛弃一切杂念,一门心思地复习、复习、再复习。老师等着听你的好消息。”朱云峰告别之时,张玉杰勉励道。朱云峰何尝不想考好,然而,这好成绩又岂是临时抱佛脚能一蹴而就?2008年6月高考结束后,朱云峰一脸沮丧。朱云峰的父亲赶紧打电话给张玉杰,一来让老师探探朱云峰的考试情况,二来也婉转地提醒张玉杰:收了钱可得办事,朱云峰没考好的话,要及早活动活动。张玉杰接到电话后赶紧把朱云峰找来,询问了他考试的情况,知道情况很不乐观。然而,张玉杰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不久,高考成绩出来了,分数线也公布了,朱云峰的文化成绩没有达到提档线。朱云峰的父母第一时间找到张玉杰,满怀期望张玉杰能帮儿子进入大学。面对朱云峰父母期待中透露着强硬的目光,张玉杰没敢把朱云峰签订的免责保证书拿出来,只是勉强应付着。时间一天天流逝,7月过去了,8月过去了,9月过去了。朱云峰的父母看着一个又一个家庭举办了谢师宴,一个又一个学子踏入了大学校门,他们终于明白,张玉杰靠不住了,儿子的大学梦今年算是彻底破灭了……家长的态度:承诺没有兑现,10万元得退还儿子高考落榜,朱云峰的父母失望之余,开始心疼起那10万元钱。他们认为,当初是相信了张玉杰的承诺才将钱交给他,现在承诺没有兑现,这钱就得退回来。于是,朱云峰的父母找到张玉杰,要求他退还10万元保证金。张玉杰听完朱云峰父母的话,拿出了朱云峰亲笔书写的那份保证书。朱云峰的父亲拿着保证书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回过神后气愤地说道:“我儿还只是个孩子,老子的钱,他作崽的有什么权利处置?这保证书不顶用!”张玉杰争辩说,该为学生着想的他为学生着想了,该为学生运作的他为学生运作了,这学生不争气,他能有什么办法?这10万元是不能退,也不会退。一个要求退,一个坚决不退,这拉锯战一打就是一年多。2009年lO月初,张玉杰抵不住朱云峰父母的执拗,退还了2.5万元。然而,朱云峰的父母不肯就此罢休,接下来的一年多里不断催要,但都没有拿回余下的7.5万元钱。2011年年初,朱云峰和父母到法院起诉张玉杰,要求张玉杰退还7.5万元。考虑到对簿公堂的是朱云峰曾经的老师,朱云峰和家人没有直接出庭,而是授权委托代理人全权代理。面对朱云峰代理人要求退还7.5万元的诉求,张玉杰答辩称,作为朱云峰的专业辅导老师,他付出了3年劳动。而且,朱云峰的专业已经得到江西某大学的合格证,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朱云峰当年参加高考之所以没被录取,是因为他的文化成绩未能达到提档线,系自身因素所致。这10万元是他应得的劳动报酬,但看在师生情份上,他已退还了朱云峰父母2.5万元。何况,朱云峰父母支付的钱,他已用于朱云峰高考的相关事宜,他不过是中间人而已,这钱都不在他手上了。此外,朱云峰已经写下保证书,这保证书是朱云峰心甘情愿写的,根据这白纸黑字的保证书,这钱也不应当退还。法庭上,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那么,法院又该如何判决呢?会同县法院审理后认为,朱云峰的父母与张玉杰为了使朱云峰能够进入高等学校学习,约定采取其他方式进行“操作”,并支付了高额费用,其行为违反了高考招生、录取政策和公序良俗,亦与教育公平相悖,是一种无效的民事行为。所以,张玉杰取得的现金应予返还。即便朱云峰因张玉杰的运作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保证金同样应当退还。朱云峰书写保证书时,年龄未满18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涉及如此金额财产之家庭重大事项,朱云峰无权处分,朱云峰的父亲也始终不予认可。因此,他给张玉杰写下的保证书没有法律效力。2011年6月3日,湖南省会同县人民法院判决张玉杰于判决书生效后10日内返还朱云峰父子人民币7.5万元。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RzeEcrcAZyPF48rxgFt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