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私处,被谁下了绝情蛊

共4620字




26岁生日那天,之琳在飞机上认识了林正南。
林正南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相普通,但穿着很考究,他的位置和她相邻,在淡淡的微笑着,两人简单交谈了起来。林正南是一个台商,转机去考察自己内地的分公司,告别的时候,礼貌地交换了名片,同时,之琳从他灼热的眼神中,感觉到另外一些东西。
职场三年,之琳从最初青涩胆怯的那个小女孩,逐步历练得沉稳而圆滑,相比之下,男友子航却愈发显得不争气,总是觉得生不逢时,不停的从这个公司跳到那个公司,住的房子是之琳掏钱租的,吃的穿的也都是靠之琳供给,但他在失业的时候,还常常喝醉了酒回来跟她撒泼、发泄。他们常常吵架,有缘由吵,没有缘由也吵。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毕竟有过八年的相守。之琳想他虽然不够上进,但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期望他有所改变的。
当天晚上,和子航一起逛商场,之琳看上一枚戒指,商场做活动,需要一千八。子航说,饭都吃不饱,何苦花那冤枉钱?她被噎住,说不出话。是的,如果他争气,何苦连饭都吃不饱!
想起林正南的LV手包,和腕上的表,哪一样都够子航奋斗半辈子了,她无比失望地想:生活,光有爱情是不够的,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下去吗?
第二天一早,她刚去公司就收到林正南的玫瑰,惹来其他女同事惊叹的尖叫。她心里忽然涌动出一种公主般的感觉,是的,她对这个男人谈不上喜欢,但喜欢他为她营造出来的那种高雅的气氛。
在林正南送了半个月玫瑰的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吃饭,他开着宝马送她回那条脏乱的巷子时,林正南幽幽地说:之琳,你这样漂亮的女孩,怎么能住这样的地方!
很快,林正南送来一套高档别墅的钥匙,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做我的情人好吗!他说自己的妻子虽然也很年轻漂亮,但却是个工作狂,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好,如果之琳答应的话,除了名分,什么他都能给她。
之琳毫不犹豫地答应,她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不顾子航的苦苦哀求,很决然地跟他分了手。她在心里愧疚地说:不要怪我势利,换成谁,都不想过这种没有前途的日子。
那天晚上,林正南把她抱到那张大床上,轻轻褪去她的衣物,而后缓慢进入她的身体,她想推,却又是那样无力,心里很想拒绝,但身体却在他的引导下,慢慢湿润。
事后,她莫名地流出眼泪,林正南怜惜地抱紧她说:我妻子忙于工作,不愿意生孩子分心,你给我生个儿子吧,我会把一半的家产留给他。
之琳没有回答,第二天立刻去买了事后避孕药。她还没有做好给不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的打算。



人的欲望根源是从贪念开始的,并且一旦沉迷其中,要求便会越来越高。之琳住进林正南的别墅,她把工作也辞了,每天拿着那张永远划不完的卡去商场购物,去美容院消遣,晚上在家里等着林正南回家,日子虽然单调却安适,她渐渐习惯这种生活。
很多时候,她看着满屋子的名牌衣物,心里忍不住想:如果一辈子都这样该多好啊!她已经私下查得林正南在内地有八家分公司,资产近十亿,没有女人不对这样庞大的财产动心,她甚至开始考虑为他生个儿子,作为后半生的筹码,以后一劳永逸。
然而,这个时候,林正南过来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两三天才能见他一面,甚至夜里打他手机居然也关机,之琳忍不住追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他吞吐着说:我妻子听说我有了外遇,专程从台湾赶了过来,最近我们还是避下风头吧。他劝慰她说:如果我妻子抓住我婚外情的证据和我离婚,至少要分走我一大半财产!
之琳懵了,她这才明白,她不过是林正南寂寞时的消遣,而真正坐拥他庞大家产的,是他合法的妻子。她心里慌了神,却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抓住这个有钱的男人。
在恐慌无着之余,之琳找了个私家侦探,获知林正南的妻子郑元元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来到本地后,除了照顾林正南的衣食起居,还常常去一家瑜枷会所。
一天,之琳空虚无度在超市买日用品的时候,居然碰见了子航,他买了很多即将过期的打折方便面,面容憔悴,看得出混的并不好。两人都有些意外,念及旧情,之琳请他去旁边的酒店吃饭,中途,子航吞吞吐吐说:之琳,看得出你最近际遇不错,我和朋友做生意赔了,现在还欠着银行二十多万,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之琳一阵厌恶,正准备回绝的时候,忽然一个念头在大脑闪现,她沉默了一会说:我可以帮你还清所有的欠款,但你得为我做件事情作为回报。
当之琳将自己的计划说出的时候,子航犹豫了一下,但也没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两人达成协议,之琳预先支付他两万元钱。



郑元元从瑜枷会所离开的时候遭遇小偷抢劫,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出现了,帮她夺回手袋,并且胳膊还被刺了一刀,尽管小偷最后逃脱,但郑元元还是非常感激这个叫子航的男人,她请他吃饭,并互相留了联系电话。
躲在一旁的之琳微笑地看着这俗套的一幕,并递给那个小偷一个装了钱的信封,不错,这一切都是她预先安排的。
每个人都不会真正地安分守己。不引诱且蠢蠢欲动,何况处心积虑,欲迎故拒地勾引呢?一早就从林正南口中得知,郑元元当初有个作画家的初恋情人,是因为郑父的癌症急需巨额费用,她才不得不嫁给他,所以,他们的夫妻关系并不好,却因为金钱的原因,不得不假装很美满。
在之琳的授意下,子航给自己贴上去英国进修美术的标签,放了两个月的长线,郑元元终于半推半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之琳原先的计划是让子航偷拍几张郑元元的裸照,然后匿名寄给报社,这样,名流企业家的妻子放荡出轨的新闻,足以让林正南顶不住压力而离婚,她就可以趁机嫁入豪门。
但是,每次催问,子航都告诉她:郑元元是个很谨慎的人,约会的时候都是她提前定好地方,我根本无从下手。
变化总是多于计划,每次林正南匆匆而来都会直奔主题,事后留下一件首饰或衣物,当作补偿。之琳愈加恐慌,她甚至低下身段哀求说:不如,我们生个孩子吧。
林正南半晌不吭声,末了说:我妻子已经放弃喜欢的工作,就是准备为我生个孩子,这件事情,过段时间再商量吧,总之,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他再次离去,之琳开始精神恍惚,她想,偷来的东西始终是不会属于自己的,这个男人,其实是爱妻子的,她不过是他暂时的情欲港湾,自己是得不到他的全部的,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些金钱。
在林正南陪妻子去另外城市考察的时候,之琳决定去一趟云南丽江,那里曾经有她的一个旅游梦,但以前总是因为昂贵的费用未能如愿,既然林正南不能给予她未来的长久,那么就拼命花他的钱吧。
在丽江的一个少数民族地区,之琳因为气候不适应发起了高烧,导游将她送到当地一个巫医那里治疗。
那个鹤发童颜的白须老者只用几味草药就治好了她的病。她在那里休息的时候,和巫医闲聊了起来,并得知了一些苗药的功用,其中有一种白色粉末引起了她的注意,巫医神秘地说:这叫绝情蛊,一旦把它塞入女人的私处,就能预防受孕。
于是,之琳花了重金买下几包绝情蛊,她想,如果把它放到郑元元的私处,那么她岂不是永远都生不了孩子来和自己将来的孩子抢夺财产吗!



回到家,之琳买了最昂贵的杜蕾丝,把那些绝情粉放到了套子里,并把包装按原样恢复,然后找到子航,交代他说:既然你暂时拿不到郑元元的裸照,但是,你们在一起就要小心,如果你让她怀孕了,肯定会引火上身的,以她老公的财力,绝对让你死得很惨!
子航感动得一塌糊涂,再次和郑元元约会时,果然用上了那些安全套。而这边,之琳也用尽一切办法挽留着林正南,不停地和他缠绵,私下里却在暗暗地做着怀孕的准备。她悄悄买来有关生育方面的书,根据上面的指导,首先在饮食方面进行调理,随后又停服了避孕药。

尽管,林正南把大部分时间放到郑元元身上,但是,偶尔还是会偷偷过来同之琳欢爱。两个月后,之琳的例假没有如期而至,她去医院一查,果然是怀上了。
晚上,之琳发短信让林正南过来,说有一件重要事情告诉他,她等了两个小时,他才姗姗而来,一脸的疲惫。直觉告诉之琳,林正南一定是给郑元元交了“功课”的,追问下,他不耐烦地说:她怕我晚上出去搭上别的女人,一定要做爱后才让我出门。这段时间,她很是热衷于性事,但却一直不能怀孕。
当之琳告诉他自己怀上了,林正南却淡淡地说:你怎么这样不懂事,我妻子最近管的很紧,如果被她发现,不但孩子保不住,我还会损失很多。
之琳委屈地流泪,他却不冷不热地警告说:你别忘了,我可是个已婚男人。
他走后,之琳恨恨地想:如果想留下孩子,并奉子成婚,还是得先把郑元元这个绊脚石踢开。
她打电话给子航,催促他:如果你明天能把郑元元的裸照拿来,我立刻给你二十万。
第二天,子航果然把裸照拿来,并嬉笑着说:其实我早就拍了照片,只是郑元元的身材真不错,我不舍得这样早就拆台。之琳把二十万的支票扔到他脸上,心里愈加嫌恶。
她却并没有把照片寄给报社,而是直接寄给了林正南。
果然,没过几天,林正南一脸憔悴赶过来,告诉她:我离婚了。之琳立刻惊喜不已,聪明的林正南捕捉到这个信息了,他盯着她的眼睛冷冷地问:那些裸照,是不是你寄给我的?一切,是不是你事先预谋的?
之琳慌了,赶紧极力否认,但他根本不听她的辩解: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是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不管我爱不爱她,我都不能容许这样的奇耻大辱,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之琳的心飕飕凉了下来,但表面却嗫嚅无声。林正南说:我知道你想替代郑元元的位置,如果,你能为我生个健康漂亮的儿子,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半个月后,之琳就听到子航被打的消息,据说伤得很严重,肋骨也断了两根,送到医院后,郑元元一直守在旁边。这个女人并不简单,早就捏住了一些林正南偷税漏税的证据,所以离婚的时候,分走了几千万。
子航出院后,给之琳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自己准备和郑元元结婚,毕竟那个女人手里的钱足够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
而林正南对她的态度却越来越差,他认定之琳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并认识了新的情人。而之琳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肚子里的孩子上。
孩子出生了,果然是个儿子,正当之琳满心欢喜的时候,医生却告诉她:孩子的双眼双耳都有问题,不但看不见,而且也听不见,是个不折不扣的瞎子和聋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检验和排查,医生告诉她:孩子是在胚胎的时候,接触到一种强效避孕药,这种药物是一些少数民族巫医常用的。
这个时候,之琳才明白,当初她把绝情蛊通过子航的安全套下到了郑元元的私处,而郑元元因为同时跟林正南也有欢爱,所以林正南间接的沾染了那些粉末,所以才影响了孩子的发育。
为了配合治疗,她后悔不迭地讲出这个原因,林正南对她厌恶至极,当得知孩子已经无法救治,当天夜晚,他就回到公司安排相关事务,然后一声不响地返回台湾,再也没有出现了。
之琳独自带着残疾的孩子,住在廉价的租屋,每日以泪洗面,她常常怀疑,这是个巨大的阴谋,子航、郑元元、林正南,他们都是操纵者,而自己只是一枚被欲望蛊惑了的棋子。
她终于明白:爱情总有哲理,不遵循是不行的。当你伤害了别人的时候,同时也会赔上自己的幸福,这就是情欲的潜在规则。
编辑哈眉nvrenhualily@163.com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TlPQ3lIQt1ipw41GWdK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