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晚节不保的国民党起义将领

共6091字

在众多起义的国民党将领中,杨虎算是个特例。纵观杨虎的一生,可以说善恶功罪集于一身,历史档案红黑相间,特别是晚年曾致信蒋介石悔过,重新走上反共道路,落了个“晚节不保”的坏名声。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对这位“摇摆不定”的起义将领已很少提及了,因此,杨虎的相关史料也就少之又少。今天,拂去历史的烟尘,以尊重史实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位复杂多变的历史人物,杨虎的“中间好,两头差”的人生轨迹便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人生经历曲折多变

杨虎(1888?1966),字啸天,安徽宁国县杨山乡人。据史料记载,杨虎本姓胡,其父以烧制砖瓦为业,人称胡窑匠。1888年冬天,胡窑匠的第三个孩子“呱呱”坠地,穷人家对孩子的取名并不重视,因刚出生的男孩排行第三,就顺口叫他“小三子”。自“小三子”出世后,胡家的生活就更艰难了。在“小三子”刚满两岁那年,胡妻不幸染病身亡。此后,胡窑匠又当爹又当妈,带着3个孩子苦度日月。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将“小三子”卖给同村年过半百且膝下无子的杨允龙夫妇。此后,“小三子”便改随杨姓,取名德顺。至于“杨德顺”为何后来改名为“杨虎”,一种说法是当年孙中山见到杨德顺时,夸他为“一员虎将”,所以杨德顺才改名叫“杨虎”,合“虎啸长天”之意,又取字“啸天”。另一种说法是杨德顺发迹后,为铭记胡家的生身之恩和杨家的养育之恩,以谐音“杨胡”改名“杨虎”。究竟哪种说法更确实,已无法考证。
杨虎少时曾入私塾读书,12岁到宁国县西街魏天源药店当学徒,17岁弃店从戎,先后就读于清军武弁学堂和两江讲武学堂。杨虎早年思想激进,并参与反清活动。1915年,他跟随孙中山投身兴师伐袁运动,并立下汗马功劳。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发动“羊城兵变”,图谋杀害孙中山。孙中山因事先得到密报,及时登上军舰而幸免于难。据孙中山贴身卫士黄惠龙所著《中山先生亲征录》记载,当时,在永丰舰上护卫中山先生的高级将领中,就有杨虎。杨虎时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军兼大元帅行营侍卫队督带。因救护有功,北伐时,孙中山任命杨虎为北伐军第二军第一师师长,随后又改任杨虎为第二军军长。杨虎在战场上常常与士兵一起冲锋陷阵,成为孙中山先生的一员爱将。
孙中山逝世后,杨虎追随蒋介石并与其结为拜把弟兄。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杨虎则在上海当起了反共急先锋,他与上海青帮黄金荣、杜月笙等沆瀣一气,镇压革命力量,经杨虎下令杀害的共产党人、革命群众难以计数,犯下滔天罪行。
抗日战争胜利后,因权力之争,杨蒋发生矛盾。此后,杨虎开始另辟蹊径,不再死心塌地与蒋共谋反共。在陪都重庆,他秘密联络民主党派与蒋抗衡,并积极与共产党人接触。上海解放前夕,杨虎采取措施,曾先后营救过著名民主人士张澜、罗隆基、章伯钧、王葆贞、朱蕴山等人。国民党兵败大陆,杨虎拒绝随蒋撤往台湾。
1949年10月1日,杨虎应邀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受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顾问,生活上得到优厚待遇。但杨虎对此尚不满足,反而勾结台湾蒋氏父子进行叛国通敌活动,并致信蒋介石悔过,表示愿配合蒋介石反攻大陆。案发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杨虎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监外执行。1966年3月,杨虎在北京复兴医院病故,从此走完了他复杂、曲折、多变的一生。

拥蒋反共血债累累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期间,杨虎全力拥蒋,亲率数万暴徒,借“清党”之名,大开杀戒,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成为蒋介石镇压革命力量的得力帮凶干将。
1927年3月21日,中共领导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经过30多个小时的激战,击败了北洋军阀的部队,控制了整个上海市。3月26日,蒋介石率领北伐军不费一枪一弹就进入上海城。随后,蒋一面将“共同奋斗”的旗帜送给上海工人纠察队;一面却开始密谋解除上海工人武装。4月1日,在蒋的授意下,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特务处处长的杨虎,秘密与上海帮会的首领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取得联系,在龙华密商具体政变行动方案。
杨虎早年曾加入过青帮,是“悟”字辈,辈分不高。作为总司令部特务处处长的杨虎出入一品香酒馆时,常遭青帮同辈人起哄,使杨虎十分尴尬。蒋介石在上海密谋政变的前夕,为了更有力地控制帮会,蒋介石指使杨虎去所谓的“爬香头”。“爬香头”是青帮中的黑话,意思是某人原先已入帮,只是辈分低,为了爬更高一辈而另外攀拜一个前辈香主,这样就和他原来的老头子成为同门兄弟了。
1927年3月底的一个深夜,杨虎与时任国民党清党委员会主任的陈群带着蒋介石的秘密指令,便装溜进上海法租界爱多尼亚路黄金荣家,与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会晤。杨虎表示要拜当年上海青帮中辈分最高的“通”字辈为先生。黄金荣沉思一会说:“现在青帮中属于‘通’字辈的仅有王德林、张仁奎二人,但他们早已关了山门,照例是不会开香堂收徒弟了。”杨虎听黄金荣这样一说,十分焦急,搓着一双蒲葵扇似的大手说:“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杜月笙想了想说:“张仁奎收的徒弟较少,而且没有成气候的,能不能劝说他再开一次香堂?”黄金荣和张啸林都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便决定由杜月笙出面去疏通张仁奎。张仁奎一听要来拜师的是杨虎,摸着长须沉思良久,终于点头答应了。因为他也知道杨虎和蒋介石的关系,怕招惹祸端。杨虎爬过香头后,便由“悟”字辈爬上了“通”字辈。
4月11日深夜,黄金荣等人接到杨虎马上动手的电话后,早就做好准备的大批青帮武装流氓于4月12日凌晨从租界冲出,向分驻上海总工会等处的工人纠察队发动突然袭击,他们分南北两路夹击工人纠察队。其中,北面的一路为重点,有3支流氓武装队伍,一支袭击设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俱乐部的工人纠察队总指挥部,一支攻打闸北总工会的湖州会馆,另一支袭击商务印刷厂的工人纠察队。南路则主要进攻工人纠察队人数较多的华商电车公司。工人纠察队奋起抵抗。蒋介石的部队随后跟进,声称进行调解,将武装流氓的枪械先行收缴。工人纠察队轻信他们的谎言,打开总工会大门,结果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蒋的部队也强行缴械。一部分工人纠察队队员虽然进行了抵抗,但因众寡悬殊,遭到失败,被打死、打伤的工人纠察队队员达数百人。
4月25日,杨虎被蒋介石任命为上海警备司令,成为上海反动势力的总指挥。杨虎与陈群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随后在上海、杭州、宁波等地逮捕杀害了大批共产党人。经杨虎下令杀害的共产党人和进步工人达300多人,被捕500多人,另有5000多人下落不明。被杀的300多人中,有的被当街枪毙,有的被砍头,有的被捆绑装进麻袋秘密丢入黄浦江,其中包括被秘密枪杀的中共江苏省委书记、陈独秀的长子陈延年等人。整个大上海,可以说是腥风血雨,血流成河。为此,上海人民对杨虎、陈群这两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恨之入骨,斥骂他们是“养虎成群”。“清党”期间,杨虎的手上沾满了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鲜血。

杨蒋不和分道扬镳

1927年至1937年,杨虎在上海的10年间,先后担任过上海警备司令、上海保安处处长、淞沪警备司令等职。他既是上海的土皇帝,又是上海帮会的总头目,在上海可谓是横行霸道,一手遮天。当时,各地军阀和三教九流的头目都与杨虎私交甚密,尊称他为“大哥”。位高权重的杨虎,得意忘形到甚至想和蒋介石争权夺利、平起平坐的地步。1936年5月,他瞒着蒋介石在杭州西湖边花巨资盖了一座宫殿般的别墅,取名为“青白山居”,这正是当时杨虎狂妄的一种发泄。

此时的蒋介石已开始建立起独裁统治,蒋家王朝业已成形。身为“一国之尊”的蒋介石,岂能容得杨虎这般“不识时务”的武夫与自己称兄道弟,更何况还想平起平坐?所以,杨虎后来不但没有做上大官,反而连原有的一点兵权也失去了。1931年,他只捞到了“中国国民党第四届中央监察委员”的虚职,杨对蒋的不满情绪也就愈来愈强烈。从此,杨虎开始另辟蹊径,不再死心塌地走蒋介石铺设的道路。
抗日战争爆发后,身为上海最高军事长官的杨虎力主抗日,态度坚决,并积极组织上海军事力量投入抗战。上海沦陷后,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这期间,杨虎有幸结识了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工作的周恩来,并有过多次交往。在谈及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杨虎十分内疚。周恩来语重心长地劝勉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杨先生是奉命行事,知道错了就好。共产党的政策是既往不咎,对一个人,不但要看他的过去和现在,更重要的是看他的将来。对于杨先生这样的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也必定一视同仁。”杨虎为周恩来的才智胆略和人格魅力所折服,对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大义为重、不计前嫌的统战政策表示由衷的赞赏,思想日趋进步。
解放战争时期,杨虎曾掩护营救过若干民主人士,算是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事情的经过是:1949年4月,南京解放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逼近上海。国民党特务在逃跑前夕拟将张澜、罗隆基等人在上海就地处死。周恩来电令上海地下党吴克坚:全力保护和营救民主人士张澜和罗隆基!吴克坚是共产党资深情报干部,机智过人,他所领导的情报系统为解放战争提供了大量高级情报,从不失手。然而,即便是能干的吴克坚也只能在地下活动,怎么从特务围困中展开营救行动呢?吴克坚有自己独特的营救方式:争取敌人营垒的重要人物,使其整个系统为我服务。这次营救行动能否成功,吴克坚把宝押在了杨虎的身上。
杨虎时任国民政府监察委员,表面上看只不过是一个闲职,可作为上海青帮老大,又有个担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的女婿周力行,所以杨虎在上海还是很有势力的。但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杨虎是上海警备司令,大屠杀的执行官,现在他能为共产党出力吗?周恩来很了解杨虎的为人与当时的处境。1927年杨虎虽然是蒋介石捉拿周恩来等人的干将,但蒋介石后来又过河拆桥剥夺这位弟兄的实权,杨虎从此与蒋介石离心离德,而秘密与共产党接触。1945年毛泽东到重庆谈判时,杨虎曾当面警告过戴笠不准加害共产党领袖。于是周恩来指示吴克坚,同意做杨虎的工作。
吴克坚决定登门拜访杨虎,并说服他为营救工作出力。杨虎权衡利弊后下令其旧部阎锦文(时任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第三大队队副)要设法营救张澜、罗隆基等人。阎锦文在组织营救活动中,还得到了杨虎的女婿周力行(时任国民党上海警备区副司令)的支持。
1949年5月24日,阎锦文突然接到了将张澜、罗隆基等人押解到上海警备司令部看守所的命令。在执行命令的过程中,阎锦文将张澜、罗隆基等人安全转移至杨虎在上海环龙路上的官邸。此时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和解放军的便衣队已经在此迎候。5月27日,上海解放,张澜、罗隆基等人安然脱险。
杨虎营救著名民主人士,使他们躲过了蒋介石的谋害,并坚决拒绝蒋介石要他撤往台湾的命令。蒋为此非常恼怒,下令悬赏3万银圆通缉暗杀杨虎。为了保护杨虎的安全,周恩来指示上海地下党负责人潘汉年将杨虎转移到了北平,朱德、周恩来还亲自到车站迎接杨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时,杨虎受邀请上观礼台,参加了开国大典。

叛国投敌〓晚节不保

杨虎自小背井离乡,后来即使成为地位显赫的国民党高官,但他对家乡的情感却一直没有改变。史料记载,1934年,杨虎家乡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灾,他得知后捐献出2000元银币,为每户购买100斤稻谷赈灾,以帮助乡民度饥荒。1943年冬,杨虎知悉家乡遭到日本飞机轰炸,房屋被毁,千余难民无家可归的消息后,立即捐赠100担稻谷救济难民。
除此之外,杨虎还捐资办学,支持家乡教育事业。1932年,杨虎捐资在杨山村盖起了一座占地3000多平方米的学校,命名为“啸天小学”,接着又买田捐给学校充作办学基金。解放后“啸天小学”更名为“杨山小学”。1935年,杨虎在家乡买下大量良田托人代管,租金全部用于宁国县的公益事业。1948年,杨虎决定将这些田产全部捐献给了当时的县政府,设立了“宁国县啸天奖学基金”,专门用于奖励家庭清贫、品学兼优、考取大专以上院校的宁国籍学生。杨虎在为官期间,对宁国家乡的善事义举从没有间断,他的家乡情结也一直为乡亲们所称道。
解放前夕,杨虎确实做了若干有利于人民的事情,不论他的动机如何,其客观效果还是符合人民利益的。为此,解放以后,共产党将杨虎看成好朋友,像对待其他起义将领一样对待他,执行不计前嫌、宽大为怀的政策,并安排杨虎住进了北京东皇城根当年的恭亲王府,每月补贴300元生活费,配以秘书、保卫人员和专车供他使用,杨虎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然而,杨虎毕竟是一个资深的国民党旧式军人,其思想深处藏存着的落后观念意识绝非在短时间内能够改变。他对于党和国家给予的优待仍不满足,多次向人民政府提出要当全国政协委员的要求。有关方面委婉地劝告他:杨先生在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中做过一些工作,我们是知道的,但是考虑到上海“四?一二”政变和“清党”等问题所造成的影响,最好不要出头露面。但是杨虎却不以为然,当他的愿望得不到满足时,便对人民政府产生了不满情绪,经常大发牢骚,埋怨共产党未给他高官厚禄。
此后,杨虎不甘寂寞,经常收听美国之音及国民党的反共宣传,并有意在社会上散布流言蜚语,发泄心中的不满,诽谤人民政府的方针政策,乃至后来发生了十分荒唐的做法。他对从台湾回大陆探望他的长子杨安国说:“你这次回台,请转告蒋家父子,就说我人在曹营心在汉,我早晚会反对共产党的……”台湾当局抓住杨虎的这一心态,立即派具有军统背景的杨虎的姨太太陶圣安从香港潜回大陆,对杨虎进一步实施策反。于是,杨虎开始了与台湾特务的秘密往来,重新走上了反共的道路。1958年,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气焰十分嚣张,杨虎以为时机已到,便给蒋介石写了封密信,建议借用日本军事力量,从福建和东北出兵,南北两路夹击大陆,他负责策动内乱作为呼应。
杨虎觉得此信若投寄,很不安全,不如托人捎带出境面交。于是,他又千方百计在天津物色一名即将返国的日籍女侨民,并托这位日侨将信件带到香港,转交蒋家父子。杨虎自诩筹划周详,做得天衣无缝。实际上,杨虎的一切不轨行为皆受我公安部门严控。结果,一到海关,这位日侨所携的密函即被我边防检查站查获,杨虎叛国投敌的阴谋彻底败露。
1958年9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杨虎态度十分恶劣,矢口否认有叛国的行为。当法官向他出示信件时,杨虎在法庭上摆出一副无赖的面孔,他说:“我老眼昏花,看不清字迹,即使是我的亲笔信,也无非是朋友之间的应酬,无关紧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杨虎的犯罪事实及其态度表现,最后判处杨虎死刑,缓期2年执行。鉴于杨虎年事已高且有病在身,从人道主义出发,法院准予杨虎监外执行。1966年3月,杨虎病逝于北京复兴医院,终年79岁。这个本可以安度晚年的国民党起义将领,就这样落了个晚节不保的可悲下场。文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VG4vIYDIqECWytQGtCi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