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属维京群岛的吸金术

共3314字

维京群岛,漂浮在加勒比海西北端的蓝天碧海之间,大小百余座,自西往东蜿蜒百余公里,据说是造物主不慎遗落人间的一捧珠宝。造物主往西不远发觉丢了珠宝,回头来寻。哪知天上一日,人间千年,群岛上人类已占地为王麇集繁衍多少代了,哪里还收得回去?破了财的造物主懊丧地一跺脚,海地地震了!剌目的阳光下群岛宛如一条镶满翠玉的宝带,熠熠生辉。历史像一把无形的铁剪将宝带一刀分作两截,西面归顺美国。东端遗留英国,于是维京群岛划为英属和美属两个各自独立的主权地区。美而不妖,富而不奢我们的游轮停靠在英属维京群岛最大的托托拉岛。“Tortola”一词原意为斑鸠,岛上因盛产斑鸠而得名。该岛东西长约18公里,南北宽仅5公里,是整个维京群岛中最大的岛屿。当地不足两万的居民中百分之八十定居该岛。我们下了游轮,沿着房屋稀疏的马路前往首府罗德城。马路旁一字排了十几个货摊出售各类旅游产品。同行的十岁儿子幼时曾剃光头,“小秃子”的昵称沿用至今。花八美元买了顶绣有托托拉岛字样的遮阳帽,往他头上一扣:“你做事拖拖拉拉,这项帽子为你定做的,‘秃拖拉’!”把首府RoadTown通常译成罗德城。似有抬举拔高之嫌。还是原文贴切,就那么横七竖八的几条路,充其量算个小镇。群岛的首脑机关大楼只是一座围作半圆状的两层小楼,楼前有几棵迎风摇曳的椰树充当门岗。对面的警察总署横看两扇窗竖瞧两层楼,楼顶外墙上写着“用知识、勇气和清廉服务公众”。这集智、勇、信一身的服务究竟何等模样,不得而知,因为一整天都没见到警察的影子,莫非全是便衣?还是天下本无事,警察不相扰?所谓的商业主街也多为两三层的楼房,街面约四米宽,人行道仅容三寸金莲,有些地段只能走在沿街人家的台阶甚至门槛上。当长长窄窄的敞篷游览车开过时,你得像壁虎一样贴在墙上让路,当然你同时还得注意别挡了土著壁虎出门遛弯的道。但街上稀稀拉拉的几家礼品店和杂货铺都懒得精心梳妆,简朴粗陋中透出一丝自然淡定,有点大巧若拙的意味。岛上居民神定气闲,优游自在。不少房屋涂上桃红、浅蓝、鲜黄等色,像疏放的画家随手用大色块抹成的艳丽油画。整座岛弥漫着西印度群岛独有的乡村悠闲气息。逛完罗德镇,我们坐敞篷游览车翻山越岭从南面的游轮码头前往岛北的沙滩度假胜地。高坡幽谷之间不时闪现一座座独栋楼屋,景色之美,空间之大,用材之实,远胜国内的所谓豪华别墅,却一律面目简朴,貌似山含。群岛的人均GDP据称位列世界第十二,是加勒比地区的首富。却刻意遮盖,显得如此低调平和,简直令人怀疑其财路不正。反观国人未富先奢的昂扬自得,这脸上的汗不知是热的还是羞的。穷得没鞋穿的日子过去没多久,刚有钱买双皮靴套上,有些国人便趾高气扬,总想亮起皮靴踹别人几脚扬扬国威。新加坡资政李光耀预言:如果没有大的社会动荡,中国经济可能十年后同美国并驾齐驱,二十年后一马当先。但富强起来的中国恐怕很难伺候,须敬而远之。但愿李公只是过虑了,崛起的中国应不会喝令邻国下跪,因为自己曾经跪得太久,深知屈膝匍地的疼痛和羞辱。岛的北面有几处浅浅的海湾,由东往西一字连着几处白色沙滩。我们来到著名的藤园湾沙滩,穿过一家旅店的濒海酒吧来到沙滩上。可能是涨潮了,窄窄的沙滩才五六米宽,在阵阵海浪的拍击下,如同闻乐起舞的苗条女郎踩着节拍扭动细细的腰肢,让躺在沙滩边的肥婆胖妞妒忌得眼珠发绿。返回酒吧,捧上一杯冰镇果汁,坐在高高的木制椅上闲看四周。只见穿着随意的客人懒懒地闲坐着,细嚼慢咽,低声私语,托腮沉思。还有两位游客模样的女子在奋笔疾书,大概在记录着这段远离尘嚣的美好时光。两大支柱各领风骚英属维京群岛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全球50个必游之地。岛上的汽车牌照号码下方都加了一行“ViiginIslandsthelittlesecretsoftheNature”(维京群岛,大自然的小秘密)。岛民们驾着车四处转悠,顺便宣扬鼓吹本岛的“小秘密”,于是小秘密做成了大买卖。尽管没什么令人惊艳的美景,每年却吸引了几十万游客。旅游收入占国民总产值约40%之多,称作本地区的两大经济支柱之一。另一大支柱便是美其名曰“全球金融服务业”,也就是离岸公司的注册经营平台。70年代的某个夜里,纽约一个律师给这里的金融管理署主席打了个电话,称计划在群岛注册一家公司运作业务,在国际通行的免除双重征税协议的框架下,他只要在异国纳了税,美国那里就免了。主席先生如醍醐灌顶,这不是无本万利的好买卖么!甚至比中国地方政府抬价卖地还爽,这掏的是外国赤佬的腰包,不是刮本国百姓的脂膏。主席先生是个聪明人,好鼓不用重擂,马上策划搭建离岸金融营业平台。美国人一看税收流失急了眼,这他妈的不是合伙从我腰包里偷钱么!不问青红皂白把那个免除双重征税的协议撕成碎片,不认了。想借此堵住税收流失的大洞。群岛这头的英国人也不是吃素的,马上接招解招。能钻的法律空子一个没漏过,精心拟定了“国际业务公司法”,让避税美梦成真。又出台严格的保密法,你贩毒也罢劫货也罢。我不管,也不让人查。平台虽好,但业务还是恹恹地不景气。邻国巴拿马稳居离岸金融业务的龙头老大之座。到了90年代,时来运转。巴拿马当时的总统诺内加得罪了美国主子。美国大兵如探囊取物一般把诺内加拎到美国扔进牢房。这离岸金融业务依托的就是社会安定和资金安全。这么一乱,大批离岸公司吓得作鸟兽散,纷纷另择栖身之地。巴拿马成了“罢了吧”,英属维京群岛却大获渔翁之利,一举取代巴拿马成了行业老大,岛上不用种地也不必开厂,单靠这门吸金术就赚得笑不动了。目前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正常运营的离岸公司(不包括撤销的或休眠的)约有45万家,占全球总数近半。一家公司每年支付的营业执照费和管理费少则几百多则数千,这白花花的银子像加勒比海汹涌浪涛似的滚滚而来,贡献了当地GDP的60%。那些离岸公司缴了一点小钱却省了大把的银子,在岛上搞个空壳公司,设在本国的实体产生的利润便一股脑儿全汇给空壳公司。当然得便随便捏造个名目,什么咨询费、品牌使用费、技术专利费什么的。钱财到了岛上就进了自己的腰包,什么所得税、营业税一概全免,再往哪转移悉听尊便。吸金有术应对无方岛上大大小小的代理公司就像无数只蚂蟥趴在其他国家身上,悄悄地吸血。这钱的来路虽然合法,却未必合理。所以刻意保持一份低调,闷声大发财,颇显英国人固有的精明世故。大英帝国于17世纪从西班牙手中夺得群岛后,几百年来掌控大权的总督都由英国女王钦定。这种吸金术也算仿生学的一大发明。以前只知仿生学在科技方面的成功运用。例如飞机模仿的是鸟翼等。而在经济领域竟也能一展身手,令人叹服。发明者的灵感大概来自蚊子叮人吸血的启发。首先它不是死盯着一个人下嘴,而是东吸一口西叮一下,被咬者遍布全球,被咬后互相看看也就撇撇嘴角罢了,又不是我一人倒霉。其次,它每次只取半滴血,谁也不当回事。所以人类制造的核弹能把地球炸成碎石,却懒得想个法子对付蚊子,同蚊子干仗基本沿用老祖宗的传统武器??巴掌。基于通理,人们对离岸金融也睁只眼闭只眼,离岸公司业务也就像蚊子一样生生不息。其实,就像蚊子应在灭杀之列,这类借“垒球金融服务”之名行吸血寄生之实的勾也该禁绝。那些口口声声承担社会责任的跨国公司们更应该履行赚钱纳税的基本义务。但傻子才会那么天真!不久前的一次闲谈中,有位英国商人忿忿不平地痛贬本国的一家大银行:那帮诡计多端的家伙长袖善舞,通过各种离岸公司避税,去年只缴了6%的所得税,而我却不得不掏37%。我安慰道,您纳税多说明您对社会的贡献大。再说缴的税款花哪了,怎么花的,政府都交代得明明白白。我们那里纳税,斗胆打个很不恰当的比喻,就像给黑道缴了保护费,钱的去向一概不得过问。当然碰上老爷们高兴也会让小民略知一二。不久前有位副市长窦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春风得意,在媒体面前说漏了嘴,自招他周游过六十多个国家。也就比七品芝麻官略大点的绿豆官,比你们的外交大臣见的世面还多呢。英国人揶揄道,那中国的纳税人至少知道一部分钱花哪儿了。按中国的发展速度和财富膨胀,估计那位副市长再接再厉把余下的一百多个国家全跑遍,也是小菜一碟。我苦笑一声说,吸金的,销金的,我们都没辙。但日子还得过。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WW2OD1PlC3Wv5eDR4sx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