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点名学校乱收费 地方教育局前倨后恭

共3761字

有人曾经进行过这样的比喻,称发改委在中国经济领域中是无所不包的“章鱼”?它就像一个总头脑,其触角向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伸出去。12月6日,发改委通报点名批评了包括常州市正衡中学在内的8所学校存在乱收费的情况,首次将触角细化到具体详实的教育收费项目。就在当天晚上,就有人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声音来自江苏省常州市教育局,缘由是其辖区内的正衡中学就在“黑榜”当中,该局称发改委的通报“与事实严重不符”,当天晚上,常州市教育局领导及物价局领导连夜上京与发改委交涉。但时代周报记者随后联系到正衡中学的校长沈慧琴,却被告知“此事已经解决了,告一段落了,不再接受采访”,语气坚定,不容追问。“我们学校的教学工作要正常进行的啊,你们这样会打扰到我们的。”正衡中学的另一负责人同样拒绝受访。事实上,在此之前,常州民间对正衡中学的争议早就开始了。公私难分的正衡中学正衡中学坐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街道里,当地司机听到目的地是清凉东路的正衡中学时,第一反应就是,“常州一中是吧?”在当地,正衡中学既是个老学校,又是个新学校。它始建于1925年,1929年更名为私立正衡中学,1952年由常州市人民政府常州市正衡中学原名私立冠英初中接收,改名为常州市第一中学(下简称“一中”),接近百年的校史毋庸置疑。然而它又是个新学校。2000年,经常州市人民政府批准,民办正衡初中由一中出资举办,之后又于2007年恢复正衡中学原名。2008年,正衡中学正式由当地企业家杨福宽全额投资,买下原常州市旅游学校校址,整体迁入新校区。“至此,正衡中学在经济方面实现了完全独立,作为常州市第一中学的分校,改制后的正衡中学,实行管、办分离的运行模式”,正衡中学的官方网站上如此阐述。然而在常州市民中间,对正衡中学的性质却存在着各种争议。其与当地的重点高中?常州市第一中学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备受质疑。记者了解到,正衡中学的校长沈慧琴,实际编制正是属于常州市第一中学。根据现有所能查阅到的资料,沈慧琴在各项职称评级当中,填报所属单位均是常州市第一中学。在正衡中学,沈慧琴的身份并不是孤例。记者查阅到,该校的管理人员,大部分编制均为常州市第一中学。不光是管理人员,乃至整个正衡中学,一直以来都以常州一中的分校自居,校庆活动以及每年的教师节活动,都由两校共同举办。常州市里乃至江苏省的领导视察学校,也均由两校领导共同接待。市民之间也有传言称,正衡中学和市一中有一个内部分数线,正衡中学的学校初升高可得到优惠,入读市一中。然而沈慧琴否定了内部分数线的说法。在当地论坛上,更多的质疑直指正衡中学的师资来源情况。有市民质问,部分公办教师常年挂职在正衡中学工作,却享受公办学校编制待遇,人事关系到底是独立的还是附属的?由此质疑正衡中学有占用公用资源盈利的嫌疑。在发改委的批评名单中,对正衡中学的情况描述如下:江苏省常州市正衡中学原为改制学校,经清理转为民办学校。经查,2010年正衡中学仍存在法人、财务及师资不独立,不符合民办学校“五独立”(独立的法人、独立的校园校舍、独立经费核算和人事管理、独立进行教育教学、独立招生和颁发毕业证书)的标准,却按照民办学校的学费标准每生每学期7000元收费。发改委的“板子”拍下来,常州市教育局“喊冤”的反应既明显又迅速。通报名单是6日出炉的,就在当天晚上10点,常州当地的一个论坛就贴出了落款为常州市教育局的一封“澄清说明”,称常州市正衡中学完全符合“五独立”有关规定,发改委通报“与事实严重不符,我局正通过组织渠道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和交涉”。“政策理解不充分,不全面?”常州市教育局对发改委通报一事最大的异议,在于正衡中学到底符不符合民办学校“五独立”这一规定。常州市民所反映的人事编制问题,在常州市教育局看来,不存在任何不妥。这在6日当晚所发布的说明中可以看出。说明中,常州市教育局引用江苏省政府2010年公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意见》中的条文,称其明确指出,“支持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之间联合组建教育集团。鼓励支持公办学校干部、教师到民办学校挂职任教,公办学校教职工到民办学校任职任教的,工龄、教龄可连续计算。”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常州市教育局积极回应,承认论坛上所发说明正是教育局所发布的,并透露,“教育局丁局长与物价局的相关领导已经连夜赶往北京,与发改委进行交涉。”很明显,常州市教育局刚开始的底气来自江苏省政府的这一纸文件。但发改委并没有买账:正衡中学并没有“独立”,常州市教育局的反对无效。随后,时隔不过三天,常州方面的态度就出现了转变。12月9日,常州市教育局召开全市规范办学行为工作会议。在会议的新闻通稿开头,直接表明了,由于“国家发改委通报下发后,常州教育局举一反三”,召开会议。而主持会议的,正是之前教育局负责人口中,那位连夜赶往北京的丁局长丁伟明。从会议内容不难看出,常州市教育局的态度明显松口,大减之前的“底气”,而措辞则更加严谨。“我们在执行省有关文件要求的同时,对国家发改委有关民办学校‘五独立’的政策要求理解得不够深刻、不够全面,个别学校还存在一些不规范行为。”“丁局长要求正衡中学全面贯彻通报精神,按照国家发改委就法人、财务、师资独立的要求规范到位,进一步增强规范办学的意识,把规范办学工作全面落实到位”。自此,常州市教育局并没有正面明确回应正衡中学是否符合民办学校“五独立”的规范。该局也一改之前积极主动配合媒体采访的态度,不再接受媒体采访。“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我们不对这件事发表任何意见,一句话也不会说,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常州市教育局宣传处的干部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追问,表示不会安排任何采访,三缄其口。同时,对此前媒体所报道的内容亦不置可否。“是不是管得宽了点?”12月13日下午5点开始,正衡中学门口陆陆续续聚集了前来接小孩放学的家长,当记者问及学费的时候,家长纷纷表示可以接受,“学费都是通过物价局同意的,我们没有意见。”在当地,该校的教学质量普通获得公认,学生家长以小孩能入读正衡中学为荣,“只有成绩好,老师推荐才能入读.”家长们的优越感甚于对高额学费的关注。事实也的确如此,记者查阅到,2009年,常州市教育局连同市物价局,对正衡中学的学费作出调整,同意以每学期7000元的学费标准收费。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向记者表示,常州市采取自愿原则,通过老师推荐的方式择优选择学生入读,起码比一些大城市用择校费的方式招生要划算一点。“有些地方读个好学校要十几万呢,一学期7000块我觉得可以接受。反倒是发改委,这也要管?是不是管得宽了点了?”这位家长直言不讳地说。此次发改委通报乱收费的8所学校,学校性质包括有高校、公立学校、民办中学等;被通报的乱收费数额,大至上万的学费标准,小至几元的办证工本费;而乱收费项目,则有学费、捐资助学款、补习费、工本费、服务费等等,涵盖了方方面面。被通报批评的8所地方学校,除常州市在刚开始提出反对意见之外,其他几所学校在接到通报之后,纷纷表示将退还违规收费项目,整顿改进。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了发改委这个机构在我国经济生活中的权威。发改委的网站应该是更新最频繁的政府官网了,新闻通报从不间断,几乎每隔几天就有新消息发布,事关全国大小事务。而对其“经济权力过大、计划色彩过浓”的非议,也从来没有停止过。随着近期发改委的一系列举措细化到个别项目,如就涨价问题约谈企业、反通信行业垄断等,发改委的职权范围被广泛议论。此次通报批评,更是细化落实到各学校,可以说无孔不入。这与其“出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国家发改委的前身,是成立于1952年的国家计划委员会,1998年政府机构改革中,原国家计委更名为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加上2003年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的部分职能的并入,形成了现在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目前,国家发改委的职能范围,仍然清楚地列举了,是为各项领域的宏观调控监测。然而如上文所述,近年来发改委的职能细化日益明显,权力几乎覆盖国家各部局委办,如此次的教育收费问题,有教育系统内的声音则认为,发改委抢了教育部的职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曾经公开直言,“所谓的宏观调控就是关于总量的调控,如果你调控已经调控到绿豆、大蒜价格了,这叫宏观吗?这是计划经济严重回潮的象征。”曾任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员的高梁提出,不必为此过虑。他并不否认发改委正在进行或明或暗的“做实”。但他不认为这标志着“计划派”的“复辟”。“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发改委的强势发展有其合理性。”“没错,管理教育收费,是教育部的事情,但发改委通报批评,是在行使价格监督权力,我认为这还是在合理的职权范围内的。”高梁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链接国家发改委通报学校乱收费名单江苏省常州市正衡中学经查,2010年正衡中学仍存在法人、财务及师资不独立,不符合民办学校“五独立”(独立的法人、独立的校园校舍、独立经费核算和人事管理、独立进行教育教学、独立招生和颁发毕业证书)的标准,却按照民办学校的学费标准每生每学期7000元收费。华北电力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湖南中医药大学海口经济学院湖北省水果湖高级中学深圳市明珠学校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临桂县两江中学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XK8AqzXmq9dnXlMZgwT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