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曹眼中的老曹

共1750字

老曹这个人不好写。每天就是老老实实坐在电脑前,极其认真地、不疾不缓地敲打着小说。不写东西的时候就看书,偶尔看看电影。这样的生活说得好听点,叫简约,说得不好听,叫单调。不喜应酬,不好烟酒,唯一的爱好就是喝茶。茶也不是啥好茶,就是普通的黄芽、瓜片之类的。抓一把放茶壶里,用刚烧开的水一泡,慢悠悠地能喝上小半天。这是老曹一天最悠闲的时光,也是他最大的享受。就是这么单调的生活,他却能过得有滋有味,乐在其中,不得不让人佩服老曹的耐性。

看过老曹照片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淳朴。生活中的老曹也确实如此,不多言不多语,笑容中总带着七分真诚三分严肃,说话做事都能“铿”得住劲,就像在田间锄地一样,一下就是一下,实在得很。老曹在写作上也是扎扎实实,毫不含糊。早上一睁眼,坐到电脑前写一气,中午午睡后一睁眼,再坐到电脑前写一气。晚上躺床上酝酿睡眠的时候,还要在头脑里转悠一下明天要写的情节。老曹其实写得并不快,就这么慢腾腾地磨下来,到了年底,厚厚的一沓成果摆桌上,惊叹之余,仔细想想却也合情合理。
丰富的创作量离不开广袤深厚的写作土壤。老曹所占有的写作资源就是他生长的大河湾。老曹也写都市生活,但他写得最多的还是大河湾的故事,那些乡间地头、家长里短的琐事,经过他的提炼组合,就有了不一样的滋味。尤其是与童年有关的作品更为出色。老曹写的童年生活是有趣的,也是特别的。单是那些充满质感的生活细节,没有亲身的经历和体会,是写不来的。现在的老曹时不时地还会回到大河湾,以一种守望的姿态,注视着滋养他文学的这片土地。
说到老曹的小说,不得不提他的小说语言。老曹在语言上是下过大工夫琢磨的。他现在小说语言的精炼老到,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年轻时在诗歌和小小说语言上的锤炼。小曹我以前读老曹的小说,只是有个大概的印象。自从后来零星地替老曹打稿子之后,小曹才真正意识到老曹语言的厉害。有一家出版社要出版老曹的小小说集,老曹专门抽出时间对他的小小说做了一番整理。有一部分作品还是以前的手写稿,需要输入电脑编辑成电子版。小曹打字比老曹快,自然承揽了一部分活。等到真正打稿子的时候,小曹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输入法换了好几个,无奈地发现,想要省事想要偷懒,万万不能,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上敲,想要找个现成的词组都找不出来。可见那时候,啃着钢笔头默默爬格子的老曹,在这些字句上花了多大的气力。
看电影是近年老曹培养起来的新爱好。小曹上大学的时候,寒暑假回家,每天晚上都会和老曹一起看电影,最初是小曹放什么,他看什么。渐渐地,老曹开始不满足了,从对电影的挑三拣四,发展到挑剔起小曹这个放映员来。一老一少,口味难以调和,要求多了,小曹也烦了。索性在他电脑里建个文件夹,扔上一堆电影,让他自己挑着看去。这下正中老曹下怀,自个抱着笔记本关上门偷偷地看,再也不用屁颠屁颠跟在小曹后面,求着小曹放电影了。
几番下来,反倒是小曹沉不住气了。失落,真的是失落。原本给老曹放电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突然被剥夺了权利,心里自然是怀有各种不舒服。老曹倒是悠哉得很,自己放片自己看,有时候看完片了,走出门,嘴角还挂着没掩饰好的笑意。使得小曹的心啊越发地痒。有时候小曹实在忍不住了,想蹭过去和他一起看,老曹头摇一下,再摇一下,直接把小曹推出门。等到文件夹里的电影颠来倒去地都看完了,老曹又会笑眯眯地走过来,一句“闺女啊,给我拷点电影看吧”,每每弄得小曹无法拒绝。所以说,老曹对付小曹的办法总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小曹面对这样的老曹,总是一次次败退,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老曹”二字已经悄然从最初的戏称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形容。用老曹自己的话说,就是把小曹送进大学的那一刻,老曹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当然“老”这个词有多种多样的解释,可以说是生命力的退化,也可以和成熟稳健联系在一起。不管出于何种解释,老曹本人是绝对不服老的。这种心态体现在老曹的小说创作上,就是敢于多尝试、多创新。他的大脑始终在高速运转着,不想别的,就是在琢磨小说。他的眼珠子一转,或许就是一个新的小说构思。不管怎么样,“奔5”的老曹继续怡然徜徉在小说世界里,耕耘着,奋斗着,于他、于读者,都是一件幸事。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YQnSFlGRdaju6MvRSb8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