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制造了史上“最短命市长”

共2624字

7月9日被正式任命为市长,41天后就被纪委官员从会场直接带走“双规”,河南省漯河市市长吕清海被坊间评论为“最短命的市长”。吕清海刚履新就“落马”的一个大背景是,2009年以来,河南省展开了一场力度前所未有的“肃贪风暴”。数10名县处级以上官员纷纷“中箭”落马。对此,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在多种场合要求,对腐败要“保持高压态势”,树立取信于民的反腐公信力。由于在吕清海前,漯河市已经有3任市委书记因贪腐而“东窗事发”,所以吕清海在漯河“落马”格外引人关注。“从严格程序上说,他在市长的位子上只干了42天,到漯河工作也不到100天,所以我们分析,他的问题应该和漯河没有关系!”一位官员说。施政演说讲了一半被带走8月19日,漯河市嵩山路上的科教文化中心,正在召开的市政府五届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数百名政府官员正襟危坐,聆听市长吕清海的施政演说。吕清海是漯河官场的生面孔,5月27日才被任命为漯河市委副书记,提名市长候选人。河南省委组织部宣布吕的任命时,赞扬吕“政治坚定,阅历丰富,工作思路清晰,为人谦和坦诚,要求自己严格,担任漯河市市长是合适的”。7月9日下午4时,漯河市人大全体会议以303票的全票,赞成吕清海正式当选漯河市长。在全票当选40天后,在同一间会议室,主席台上的吕清海开始意气风发地演讲。下午4时,会议进行到一半时,由中纪委和省纪委组成的工作组来到会场。漯河第一个得知吕要被“双规”的是漯河市委书记靳克文,他的第一反应是惊愕,继而希望顾及影响,待吕做完发言后再将其带走。休会时,吕清海被叫到了贵宾休息室,之后离开漯河,再也没有回来。尽管消息被严密封锁,但还是很快通过各种渠道广为散播,漯河哗然。被称作是唯一的内陆特区,漯河政坛却以丑闻密集著称,在1991年到2006年的16年间,该市连续落马了3位市委书记。其中,1991年至1995年担任市委书记的王有杰被判死缓,1995年到1999年在任的程三昌携带一亿元资金外逃新西兰,1999年至2006年任期的刘炳旺亦因受贿被“双规”。但吕清海的“双规”,据悉与漯河并无关联。现年52岁的吕清海从平顶山一个普通的技术员起家。从车间主任一路干到了大型国企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后任该集团所在的卫东区区长、书记,2001年至2005年在周口干满一届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后,重返平顶山,掌舵神马集团,身兼董事长和法人代表。2009年,神马集团在吕清海任上被平煤集团兼并,吕在这年3月就任河南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副厅长。目前,吕清海案正属保密状态,外界尚无法知悉其涉案的具体情节,坊间流传的诸多版本中,集中指向一点:吕被其在神马集团时的一个副手供出贪腐,涉案金额可能达上亿元。“神马浮云”:从30岁总助到企业“罪人”在漯河乃至河南,吕清海“出事”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被怀疑和神马集团有关。漯河市政府一位官员分析说:“神马集团的资金流量非常大,动辄几十个亿,这里的诱惑太多了,此前‘神马’内部关于他的各种小道消息就很多!”和吕清海一起在郑州大学化学系读书的孙先生说,1982年7月吕清海从郑州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平顶山绵纶帘子布厂(神马集团的前身),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考研。上级领导认为影响工作,把他调到了更为陌生的调度室。通过自己的勤恳工作,3年后,吕清海被调到一个新项目组工作。不料,项目主管还是那个老领导。他一见吕清海就问:“你还考研吗?”吕清海说:“考!等腾出手来就考研。”随后单位派他赴日本学习技术,后来到清华大学学习管理。吕清海的上进和坚持打动了这位老领导,正是他,极力推荐年仅30岁的吕清海做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在神马集团工作了12年后,作为“干部年轻化”的最早受益者,吕清海于1994年调任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区长,后又改任区委书记。这一年,他35岁。2000年3月到8月,河南省组织中青年官员赴美进行为期5个月的培训,吕名列其中。从美国培训半年多回国后,42岁的吕清海出任河南省周口市人民政府副市长。2005年,吕清海被任命为神马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这一举动被吕在多次场合自称为“重返神马”。“神马集团”的全称为中国神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曾号称是亚洲最大的尼龙化工制造基地。风头最劲时,有员工1.7万多人,曾排名中国企业500强的第200名。但到吕清海重返“神马”时,昔日的辉煌已经黯淡,十几家子公司亏损,集团本部的负债率达85%,尼龙公司的负债率为95%,附属子公司的负债率更是高达200%到250%。所有者权益累计亏损14亿元。吕清海重返“神马”,在当年一度被媒体解读为“临危受命”,“企图力挽狂澜”。而事实上,神马集团在吕清海的手里并没有“华丽转身”,反而是每况愈下,最终被兼并。“吕清海是‘神马’的罪人。”在平顶山,许多“神马”的职工谈到吕清海时,仍耿耿于怀。“扩张性竞争战略”当年被外界认为是吕清海为“神马”开出的一副脱胎换骨的“良药”。但有人认为,吕清海当年的“扩张性竞争战略”不仅没有挽救“神马”,反而造成大量国有资产流失。一位昔日神马集团中层干部说,重返“神马”后,吕清海主导了下属上市公司神马股份的股权分置改革,并先后投资数百亿元,上马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项目。“最后这些项目大多数都亏了!”一份有“神马”内部多名干部职工签名的材料认为,吕在主政“神马”期间大肆收受贿赂,并有“收钱提拔”的嫌疑。这份资料称,到2009年3月吕调离前,神马股份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424L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32亿元。贪官何以层出不穷人们注意到,河南近年官场反腐肃贪动作很大,不时有地方官员落马,并引发窝案不断。仅今年5月份以来,河南省就有6个地市的党委一把手、行政一把手“换人”,更有29名厅级官员履新。几乎每一次“换人”背后都有官员涉案“落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不少贪官的最终下场也应证了这句俗语,铤而走险,最终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受到法律制裁。一批又一批贪官被押赴刑场,关进牢笼。但仍然后继有人,贪官何以层出不穷?权力集中,权大于法,无视法纪,监督无力,是其核心。不少贪官受到法律制裁以后,都在说:监督缺失,要是早点监督他就好了。河南漯河市长吕清海不到百日被“双轨”,其中也有监督乏力的原因。贪污腐败的数额不断刷新纪录,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贪宫们都知道自己的行为一旦暴露,将不可收拾。但依然还有很多人大肆敛财。这些问题挑战着我国防治腐败的工作,不断爆发的贪污受贿,需要综合治理。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a1awbBlc3v7iBHlXsMt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