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长”老杨三天抓一贼

共3420字

结实的身体,稳健的步伐,犀利的眼神,敏捷的身手,要不是两鬓已有些斑白,很难想象老杨已经年过半百了。

老杨叫杨金顺,今年52岁,是北京站公安段一名从事反扒工作21年的老刑警。自进入暑运以来,截至到8月9日,老杨40天里抓贼11起,平均3天抓一贼。

“没事”溜达一圈

老杨抓贼有特点,喜欢在“溜达”中发现目标。从进站口、候车室、检票口、到站台、出站口,老杨平均走一圈需要40分钟。老杨就是这样一圈又一圈的走了21年。男的、女的,大到70多岁,小到10多岁,21年抓贼过千的数字也就是这样一圈圈的“溜达”出来的。
虽说是喜欢在“溜达”中从事反扒工作,但老杨还是有选择的,不是盲目的。列车集中到达、集中开出的时间段他溜得勤,凌晨时间段他溜得次数多,每天十圈、八圈的,只能多不能少。
8月9日晚上,虽说只亲身体验了两圈,但自己已是感觉小腿发酸,浑身冒汗了。再看老杨,精神矍铄,步伐依然稳健。问他“不累吗?”他说“习惯了”。
虽说是“溜达”,但老杨有时还要装扮一下,不是背个书包就是带个帽子。在他的包里除了帽子和眼镜,就是几张旧车票。由于抓过很多贼,为防止被抓过的“面熟”贼认出,老杨为了隐蔽自己需要经常地更换装束。
7月26日凌晨3时许,老杨头带一顶软帽出现在北京站二楼中央检票厅。目标出现了,就见第2号检票口的南侧,一名男子看到一名男旅客正在睡熟,先是伸手碰了碰该旅客,见他睡得很熟,便将手伸向该旅客放在头部旁边的一个红色挎包。随后,该男子将旅客的红色装入自己提的一个提兜内,当逃至二楼东侧楼梯处时,被老杨抓获。经检查,发现被偷的包内有现金110元以及手机充电器、洗漱用具和身份证等物品。该男子交待自己叫郭某(19岁),对偷窃旅客刘某(25岁)财物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嫌疑人郭某被行政拘留。

盯贼要看眼神

旅客的眼神是直接向前看的,窃贼的眼神是“飘”的,腰部上下,衣兜和手是他们经常关注的地方。回忆刚学反扒时情景,老杨说在黑压压的人群中他看谁都可疑。
在聊天中,我发现老杨的眼睛就很亮,眼神很犀利。开玩笑说:都说贼的双眼是冒贼光,我看您的眼神也很亮,也有光啊。“是啊,可我那是抓贼的光啊”,老杨笑着说。老杨告诉我,在人群中,窃贼用“飘”的眼神,在观察谁的后裤兜有凸出一块,长条型的基本是手机,方块型差不多就是钱包了。还有谁是从兜里掏出钱包或手机,谁把车票放进了背包的小兜,这些都是窃贼关注的。
7月22日晚21时许,在北京站进站口,一个中等略胖的女子引起老杨的注意,她空着手又不着急进站,眼神不住往旅客身上“飘”。遇到目标了,老杨一直跟着她从进站口来到北京站二楼中央检票厅,此时第12站台检票口Z73次旅客列车正在检票,该女子迅速贴上一名女旅客,稍后她迅速从该女士的后裤兜内扒窃出一叠现金,当其转身准备欲逃离现场时,被老杨当场抓获。在该女子的手里起获被盗大那叠现金,一共是800元。经审查,该女嫌疑人叫徐某(37岁,辽宁省人),对盗窃旅客财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事后,徐某交待,自己干了七八年了,真没想到这次竟在北京站栽了。据老杨讲,女嫌疑人作案比较隐蔽,不容易被发现,在抓获上比较困难。

抓捕亮绝招

说起抓贼,我对老杨有时的“孤军奋战”比较怀疑。年过半百的老杨虽说体型没变,甚至还有些消瘦,但毕竟是上了年纪,不服老不行啊。他好像看出了我的怀疑,让我站起身来,他要亲自给我演示一下抓捕情况。刚刚准备好,就听“咔”的一声,一只手铐砸向手腕,瞬间他就反扭住我的胳膊不能动弹,令一只手飞快伸入腰间抓住了我的腰带,就这样再想跑是不可能了。稍后,他又飞快踢开我的一条腿,失去平衡后我立即倒地,借倒地之机他又抓住我的另一只手腕带上了手铐,不到一分钟,我就成了一个双手反铐的“扒手”了。老杨得意的说,伸入腰间抓腰带那可是抓贼的“绝活”。
前不久,老杨和邹队长在北京站中央检票厅巡视中发现了一名男子形迹可疑,很快他就认出了这人正是2009年3月份被自己抓过的扒窃惯犯刘某,于是他们就对其进行跟踪控制。刘某来到五站台,先后混上K411次列车一节软卧车厢和T155次列车一节硬卧车厢,均没有得手,随后刘某来到站台西头,等候下一次列车,他俩一直不动声色,在暗处跟踪守候。21时20分,北京开往上海的T103次列车检票放行,刘某又上7号硬卧车厢,靠在一号铺位的过道旁,左右窥视确认安全后,将放在一号中铺的一个棕色皮包拉链拉开,取出一个深棕色手包,随后转身向车下走,在后跟踪的民警杨金顺立即上前将其抓获。经清点,手包内有钱包一个、人民币75元以及银行卡等物品。

自曝抓上瘾

干了21年的反扒工作,要说不上瘾肯定是假的。自从抓获第三个窃贼后,老杨就越干越上瘾,自己给自己下任务、定目标,挑战自我。在不断的积累摸索中,老杨的技艺也越来越成熟。每抓获一名窃贼,他都写下详细的抓捕日志,现在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用了多少本了。虽说如今都是使用电脑录入,进行数据比对分析了,但老杨保持了21年的习惯没有变,依旧继续写他的抓获日志。
有时在公交车站、在地铁里或在庙会上,凡是人多的场合,他总是在人群中寻找可疑的现象,这可能就是职业的关系吧。有一次,他在公交车站,要乘坐的公交车就要进站了,可他却跑向另一公交车厢的门口,硬是把一个手握钱包的小伙子从门口给揪了出来,后来交给了当地派出所。
经过多年的积累,老杨总结出一套识别窃贼的有效方法。他可以根据眼神、动作、着装、携带物品、站位等细节,很快确定该人是否是扒手、是否正在实施盗窃或者已经得手。凭借一身过硬本领,今年春运期间,老杨在站区巡视时,发现身背棕色背包的梁某可疑,于是就开始跟踪控制。梁某一会儿在进站口、一会儿在候车室,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走,就这样,杨金顺跟着梁某足足转了8个小时。16时45分,梁某来到中央检票厅,看到候车旅客较多,眼睛在人群中不断搜寻。开始检票后,梁某迅速钻进人群,跟在一名中年男子身后,提着双肩背包做掩护,右手拉开男子裤兜的拉链,掏出一把钞票,共计1700余元,老杨立即上前,将梁某抓获。审查中,梁某称自己从未被抓过,没想来北京站竟栽了。

为人很低调

和老杨交谈不能客气,一定要多多提问。不知是职业原因还是性格特点,总之老杨为人很低调,话语不多,甚至声音也缺少那种铿锵之音。
脱下军装又穿起了警服,老杨始终是从事着保家卫国,维护社会稳定的职业,经过多年的历练和钻研,他凭借过硬的基本功、敏锐的观察力和执著的敬业精神,成为北京站名副其实的反扒探长。
21年来,他抓贼千,破案过千,不仅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和6次嘉奖,还被多次被上级机关评为先进个人。在辉煌的成绩面前,他波澜不惊,依旧为人谦和,做事淡定,或许这就是他的做人准则吧。
除了抓贼的有兴趣外,老杨最近也很烦恼。他烦恼的是有的旅客不肯配合,他抓住贼后希望失主给予配合时,失主竟说自己时间紧,丢了几百块钱不算什么,根本就不屑于故。以前,碰到这种情况后,旅客特别配合,不仅指证还非常配合工作。虽说费了半天劲有时会挫伤积极性,但老杨事后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反扒。

铁警防扒提示

提示一:出站别着急提防贼“贴身”。铁警提醒:旅客出站时别着急,不要挤成一团,因为扒手最爱在拥挤时趁乱下手。当排队出站时,如果有人故意挤您或不时地贴靠您,这时候就要提高警惕了。故意贴近您身体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窃贼。为了避免损失,旅客要捂好自己的包,并主动让路,让他们在您前边出站。

提示二:车厢里穿行谨防贼“擦身”。铁警提醒:在后裤兜装东西被贼说成是“白给”,所以旅客最好不要在此处放钱包等物品。同样,外侧衣兜也是窃贼容易得手的“区域”。为防止被盗,您不要把贵重物品放在外侧衣兜里。

提示三:排队检票时防范贼“撞身”。铁警提醒:零钱、整钱分开放,避免掏零钱时带出大额钞票;现金多时也要分开,以防兜太鼓招贼。

提示四:候车室打盹小心贼“拎包”。铁警提醒:晚上疲劳的时候,贵重物品不要拿在手上,旅客可以选择一些靠墙的座位,将贵重物品贴着墙壁放,自己坐在外边,或者与同行人轮班休息。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aDpsAB3Nmv5AP6ggDw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