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壁画的“壁”

共4756字

摘要: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壁画功能及形式的推陈出新,壁画的载体逐步从人们熟悉的单一墙壁演变为广泛意义上的“壁”,而这个“壁”正是对于壁画载体越来越多元化的称谓和体现。本文主要从结构空间、环境空间和虚拟空间来分析“壁”与空间的不解之缘。

关键词:美术;艺术创作;艺术作品;壁画艺术;“壁”;空间;设计
中图分类号:J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104(2011)05-0247-02
壁画即以绘制、雕塑或其他造型手段在天然或人工壁面上制作的画。这意味着壁是画的载体,壁因画而精彩,画则须依附于壁而存在。而壁画的概念与涵义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前行和所具有的包容而变得越来越宽泛和丰富,壁并非指普遍意义上的墙壁,墙壁是指院子或房屋垂直于地面的四围。事实上,壁画的“壁”不仅仅超越了所谓的墙壁,还与空间结为了伉俪。
说现今意义上的“壁”,就得说现今的壁画,它以具象或抽象的表现形式出现在建筑艺术之中,成为具有教育意义、观赏功能和纪念性的艺术品,具体地说是设计者在建筑空间及其内外环境(室内外墙壁、承重柱、天花板、地面、楼道等)进行绘画,或是通过工艺手段及其它技术制作完成,作为艺术品装置于人类生存的环境之中,运用可视可感的造型手段,将一些事件、观念用具象或抽象的视觉语言通过各种表现方式展示出来,使建筑与环境场所成为具有某种精神指向和价值的空间。壁画一方面依附着特定的建筑或空间,在活跃和丰富着空间环境的气氛时,体现出与空间环境整体统一,相得益彰的设计理念以及作品是否具有社会公众普遍接受的意义,更重要的还要看它能否对建筑空间环境的涵盖意念起到扩充和延续作用,这也是近年来随着艺术观念的发展逐步确立起来的价值取向。另一方面,壁画还可以在二维平面上虚拟出三维环境,创作出了特殊的壁画效果,混淆了人的视觉,使人所看到的物象偏离自然形成的或通常认为的标准。
一、结构空间的“壁”
壁画的产生,壁画所创造的价值和建筑的结构空间密不可分,现实中每出现一种新的结构都在为空间形式的发展开辟出新的可能性,空间来自于建筑结构体系,正是它们的不断更新,为壁画的多元化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所以,了解建筑结构对于了解“壁”相当重要。在建筑物中,起骨架支撑的建筑实体所表现出的具体形状和建筑形象的结构逻辑和空间受力体系就结构形式来看,可分为以墙或柱承重的梁板结构、框架结构、悬挑结构和大跨度结构等结构体系。由于对建筑构造部件和围护界面??墙体、立柱、地面、楼层和屋顶进行限定,这种种构件赋予建筑的形态在无限的空间中划出一块块区域模式,区分出室内和室外,并且界定出各自空间的边缘。可见建筑结构的形态直接影响着建筑物容积的空间比例、尺寸和布局,从而构成了千姿百态的“壁”面。
壁画所在的位置必须要依附于这些“壁”面的存在而存在,而各种空间也是由众多“壁”面构成。如:人字屋顶上端形成的三角形的墙、拱架间的大面积花棂窗墙、半球形的穹隆天顶、顺楼梯倾斜的锯齿状菱形墙面、墙面自身和外缘带门洞、窗洞之间的墙面等等。墙与建筑的构造通常是一个统一体,这就形成了规则与不规则形体并存的壁面。那么,进一步限定制约壁画空间的要素也是多种多样的,除地面、墙面、柱、天花板等之外,甚至一些连续曲线结构的表面,经由门、窗和楼梯使之与其它空间联系,空间与空间之间均既相联系又相呼应,从而界定出无限的空间。空间还可划分为水平、垂直、交错,或者内部和外部的空间等等,它们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壁画的画面形态,致使其依附着又被制约着,同时驱使壁画的设计必须因势利导地顺应各种具体结构形态,让建筑实体的表面与壁画结构形式相吻合,同建筑的结构逻辑相联系,利用特殊的表现手段去改变建筑空间的空间视觉形态,使之整体产生出最佳的空间效果。例如,当建筑空间的进深过小就可以增强壁画的空间层次或提高画面的明度;当建筑空间比较低矮时,可以增加画面中的竖向形态并进行结构分割或采用挺拔向上的直线构图来改变空间的压抑感;当空间过长时,要在把握好所绘制的“壁”与其周围环境的整体和谐关系中将画面进行有规律的展开或分段装饰;当建筑空间过高时,可在把握好近大远小、近实远虚的透视规律的基础上进行横向构图的处理,以改变空间的视觉高度感,能给人以平静亲切之感;当建筑空间不够统一或比较繁杂时,可以很好地利用其建筑的特点进行必要的创意,使建筑构件能够融在画面当中,作为画面的组成部分,并合情合理。由此,我们印象中的墙壁就这样得到了扩展和延续,我们心中的“壁”也就能和结构空间紧密地依偎在一起,达到和谐统一。
放眼世界范围内的壁画,西斯廷教堂的天顶画因为米开朗基罗创造了《创世纪》和《最后的审判》而名扬天下,这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最伟大的艺术壮举,它的意义还在于将壁画延伸到了天花板,开创了非常规结构空间的精彩。西斯廷教堂的整个天顶以圣经《创世纪》为主线,绘画总面积达600平方米,几百个人物,在全长40米、宽14米的长矩形拱顶中央分割成九个画面,分别描绘了《神分光暗》、《创造日月与动植物》、《创造水和大地》、《创造亚当》、《创造夏娃》、《原罪?逐出乐园》、《诺亚祭献》、《大洪水》、《诺亚醉酒》等九个主题。其中每一个主题,每一个形象都同教堂实际的建筑结构相吻合,以求应物适形,随类赋彩的艺术效果,装饰图案和色彩全部绘以建筑结构的样式和色彩,因而当人们仰观这幅覆盖于整个天花板上的天顶画时,它是庄严华丽的,是壁画史上的一朵奇葩,其艺术价值在整个艺术史上更是举足轻重的。
二、环境空间的“壁”
壁画要适合公共环境及符合周围人群的心理需求,不仅要对建筑的结构空间、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进行了解和研究,还要将时代精神和人文关怀融入其中,使壁画不仅能够美化环境、愉悦心情,还能与更多的观赏者产生共鸣,让人们获得艺术享受时得到更多启示和提升。壁画作为一个空间界面与整个空间环境构成的关系,并非指壁画画面自身所表现的空间效果,而是与整体空间环境成为了命运的共同体,既要相辅相生、水乳相融,还要超越空间、升华环境。
在现代壁画中,将壁画与实景结合又是一新的突破,既可以起到以画衬景,寓情于景的作用,也可起到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的作用。这类壁画大多用在内庭及园林建筑之中。桂林市盆景园西北角的一片水池后面是一块墙壁,墙上巧妙地绘制了桂林美景??山,而与实景??水相互呼应、相映成趣,效果甚佳。还有一些创作者,把壁画的景色借引到庭院的实景中去,人在远处望过去,视线经过院中实景和建筑空廊一直落到壁画上,使壁画成为内庭实景的借景,增加了空间的层次,互为精彩。枯燥的墙壁因为画的存在被激活了生命,画也因“壁”的支撑而大放异彩。
画与“壁”、“壁”与环境不断地互为作用,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奇迹。举世瞩目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期准备,对上海地铁8条线路51座车站全面实施“上海地铁车站公共艺术新

改建系列工程”。改造后的上海火车站、上海体育馆等各大站点,乘客们看到了创意新颖、风格各异的壁画作品。如在7号线龙阳路站田园风光的《花间飞舞》铜板壁画,9号线马当路站展现了老上海石库门房子旧貌变成新天地的不锈钢氟碳漆喷壁画《午后阳光》,9号线徐家汇站则展示了徐家汇商圈繁华和现代气息的大型丝网印刷壁画《海上印象》,还有在10号线上海图书馆站展示的活字印刷、藏书等中国五千年文化史的《知识之梯》大型浮雕壁画等等。这些富有创新的壁画不仅展现了“壁”的风格迥异、材料独特,更与地铁站周边的文化、历史和城市繁荣遥相呼应、融为一体,“壁”在环境里,环境也在“壁”中,这样一个无形的空间,让人们感受艺术、感受创意、感受壁画带来的精神愉悦的同时,看到了壁画呈现给人们以全新的面貌,实为社会进步与人类智慧的完美体现。
三、虚拟空间的“壁”
早在15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一些美术家就运用解剖学、透视学等科学的手段设计出了三维空间感的、活生生的形象和场景,让人们误认为这是完全真实的可知可感的事物。最具代表的人物就是马萨乔,代表作品为宗教题材的大型壁画《纳税金》,他塑造的人物都在完全合乎自然法则和透视规律的建筑和自然场景中,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从马萨乔开始,这种运用科学手段虚拟出的现实世界,成为了无数画家的不断追求和向往。
现代壁画创作者已经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壁画在空间环境中的效果,甚至把壁画的视觉效果作为一种空间错觉的游戏,从图底错觉、分割错觉、色彩错觉以及视错觉等方面创造出虚拟的空间,这是一种艺术的创新和审美的异新。
1957年,我国著名美术大师吴作人、艾中信先生在北京天文馆大厅的天顶创作了大型天顶壁画《中国古代天文神话》。壁画分天顶壁画《中国古代天文神话》和墙面壁画《太阳日珥》两部分。但由于历史原因,没有保留下来。2005年,由中央美院壁画系艺术家李林琢先生牵头并重新创作绘制的新《中国古代天文神话系列》壁画重新在天文馆老馆大厅的天顶上大放异彩,穹顶中心为二十八星宿,中心图案运用由若干同心圆向圆心集聚的现代旋转视错觉原理,二十八星宿图画于靠近中央的多层同心圆内,星宿的排列以天文馆(老馆)本身所处方位划定了青龙(东)、白虎(西)、朱雀(南)、玄武(北)的位置。整体颜色以青蓝为主色调,展现从天空到宇宙层层递进、高远深邃的时空感。通过绘画可使观众在仰望天顶画时形成云层缓慢旋转,星星隐约闪烁的奇妙感官效果,为天顶画更添神秘感。穹顶及周边部分是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等天文神话,穹顶外侧为十二生肖图案,最外圈为古典祥云图案。让科学与艺术激发人们更多的梦想。所用的装饰风格优美大气,风格鲜明,极力营造浓厚的中国特色。
苏联画家布良在1969年为某火车站作的镶嵌壁画《好客的摩尔达维亚》,是在转折的两面墙壁上绘制的,整体画面构图自由,画面背景中很多空白处显出的流动感与几只镶嵌的白天鹅形象相映成趣,当我们重新审视这两面墙壁中的一幅画时,奇迹就在眼前了:壁画给了空间无限的生机,空间让壁画富有层次、更加逼真。
墨西哥城肿瘤医院的壁画《癌症将被医学征服》是受立体派绘画影响的西盖罗斯所作,在处理墙的立面与侧面的相交处时,西盖罗斯巧妙地把侧面的图像处理成与正立面相连的平面图形,将室内不同朝向的墙面假设为一个连续的平面,改变了原有“壁”意义上的空间,重新制造了一个有趣的视错觉空间。
英国的JulianBeever用粉笔在人行路上画出有3D效果的地面壁画,这些错觉壁画利用光学幻觉、投射、合成变质、反常的视觉定律,让二维平面上的物体跃然而出,看起来栩栩如生,除非用手触到平面,否则人们很难相信自己所见并非三维实物,达到欺骗了观者眼睛的效果。比如街头的陷阱、被撬开的地板还有一些奇异的景观等,路过的人不由自主的避开,发现实情之后才如梦初醒。这是其他艺术形式无法比拟的,将壁画和空间的游戏进行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这也是对壁画中“壁”的形式所进行的补充和延伸。
综上所述,壁画作为特定空间环境和建筑的有机组成部分,一方面受制于建筑独有的空间结构及功能形态;一方面,作为视觉艺术的一种,正以他潜在的影响力改变着、整理着空间,并构成统一而协调的一种语汇,形成了特殊意境,成为情感交流的媒介,让局限的墙壁得以扩展,让“壁”从此有了新的生命力,并产生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这些多样的表现手法和新的内容都让还处于公共艺术中的壁画艺术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和特征,展现了独特的生机和活力,具有不可代替的价值和意义。
(责任编辑:徐智本)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eJ64p5R0U37js9IGnKi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