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德拉法蕾斯 巴黎时尚传奇谢幕

共1828字

露露•德拉法蕾斯出生时,母亲用香水为她受洗,这似乎预示了露露将与时尚为伍的一生。1968年,当她以一身织锦裤装、彩色珠宝打扮出现在巴黎,这位修长、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的英伦混血美人震惊了法国设计师伊夫•圣洛朗(YvesSaintLaurent)。在两人长达30年的合作中,圣洛朗把她视作非常重要的人,却无法解释她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露露在时尚方面的天赋多少继承了母亲马克西姆的基因。马克西姆也是一位令人心碎的爱尔兰美人(同时代最著名的摄影师CecilBeaton曾赞美她是惟一真正时髦的英国女人),曾担任过意大利鬼才设计师艾尔萨•夏帕瑞丽的模特,在嫁给艾伦•德拉法蕾斯伯爵后生下了露露。露露3岁时,马克西姆便离婚与安迪•沃霍尔一起去了纽约,还出演了他的一部电影。
尽管马克西姆无法胜任母亲的角色,却把爱尔兰人的奇幻与诗意传给了女儿。露露被送去苏塞克斯的寄宿学校,变成了叛逆少女,因为把鼻涕虫塞到同学鞋子里而被学校开除。从苏塞克斯、瑞士到纽约,露露一次又一次被开除,却渐渐追上了母亲的脚步。
17岁时,迷你裙里露出来的长腿、惊人的红发以及瘦小的身材成为露露直率、前卫的标签。在与一个爱尔兰贵族的3年婚姻结束后,21岁的露露成为身穿迷你短裙的杂志时装编辑,写一些关于伦敦时尚圈的报道。在巴黎,她被介绍给圣洛朗先生,那次会面并没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当时的圣洛朗正打算进入成衣界,还未迎来事业巅峰。
之后,露露去了纽约,在安迪•沃霍尔的工厂工作,为豪斯顿设计面料。她的率真、野性在纽约得以尽情发挥??她的爱好就是把上流复古与吉普赛风混搭到一起。她也热衷于把意外赚到的1000美元挥霍在橘色皮革流苏热裤上,穿着它们跳舞直到跳成碎片。
1971年,圣洛朗给露露寄去一盒子翠绿短打狐皮外套;第二年,他邀请露露来巴黎工作,为他设计珠宝和帽子。“他告诉所有人,一个古怪的朋友要来,而我就像从一所严谨的寄宿学校里出来的15岁学生。”
很快,露露就展露出自己在时尚方面的敏感和独创性。她戴着繁复的配饰上班,工作时总发出各种响声。一年中,她戴过的珠宝数以百计,昂贵的宝石把她变成了颤巍巍的缠绕物,还有那些随处收集来的民族靴、披肩、头巾、俄罗斯芭蕾舞鞋,她几乎将混搭演绎到了极致,连圣洛朗都说,“她的存在就像一个梦。”
露露为高雅的巴黎时装界带来了爱英混血贵族的狂妄气质,她启发圣洛朗捕捉时代的嬉皮精神,将色彩与他钟爱的摩洛哥戏剧融合,甚至在几十年里改变了大众对女性的审美。她成功地将混搭和卡纳比街头风变成了上世纪70年代的主流。“露露像诗歌,我却相反,她看一切都是粉红的,我看一切都是黑的,如果我可以选择理想中的妹妹,那一定是露露。”圣洛朗的另一位缪斯贝蒂•卡特鲁说。1969年,这两个被圣洛朗称为“双胞胎姐妹”的女人曾一起为圣洛朗的伦敦成衣店助阵。
接着,圣洛朗的事业巅峰来了,酗酒、大麻、派对也接踵而至。露露天生就是个派对女孩,她几乎完全适应圣洛朗圈子里那种糜烂、纵欲的生活方式。上世纪70年代,她流连于他在摩洛哥的别墅和时髦夜总会,教他如何用吞烟圈的方式获得抽大麻般的快感。医生曾建议她停止酗酒,80年代后,她突然告别这种疯狂的生活,但仍然为伊夫•圣洛朗品牌工作。她的天赋始终是混搭,经常头戴包头巾、彩色羽毛参加派对,或者裹一件女式夹克,搭配一条灯芯绒或是吉普赛风格长裙。
圣洛朗晚年,露露几乎承担了品牌的主要设计工作,她精力旺盛并且饱含创作激情,以至于员工们都昵称她为“伊夫•圣露露”。她不喜欢极简抽象风格,坚持色彩缤纷的混搭主义。
露露在左岸和诺曼底的房子,也是用世界各地的各色布料缝制而成。她着迷于园艺,只有在花园里,她才会取下心爱的宝石配饰,以免丢失在花草中。圣洛朗退休后,露露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继续设计珠宝。
11月5日,露露在巴黎西北部的乡村别墅去世,留下一个自由绚烂的传奇。早她3年离世的圣洛朗可能在天堂等着与他的缪斯重逢,然后乘着他们的大篷车一起前往幻想中的奇幻东方。对于露露来说,孜孜不倦地追求美正是她此生的使命。她配得上缪斯的头衔。“对我来说,缪斯本该喝喝茶、吃吃饼干、聊聊天,发现彼此都是聪明人,然后去参加鸡尾酒会。我没看到过跟我一样努力工作的缪斯。”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eOCeQ6QWRDXBTcoYAhE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