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民族旅游村寨经济类型研究

共7195字

【摘要】为了全面把握我国民族旅游村寨经济发展现状,促进民族地区乡村经济社会的新一轮发展,本文对少数民族旅游村寨多元化的经济类型进行了梳理,并对此作了详细的探讨和比较研究,指出目前民族旅游村寨经济类型呈现多样化趋势,农户就业渠道和收入来源具有多元化特点。

【关键词】民族旅游村寨;经济类型;多元化
【作者】肖琼,西南民族大学国际教育学院教师,副研究员,博士。
【中图分类号】C95,F5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4-454X(2011)03-0177-005

StudyonEconomicTypesofEthnicTourismVillageinChina
XiaoQiong

Abstract:TocomprehensivelygraspthestatusofeconomicdevelopmentofEthnicTourismVillageinChinaandpromoteanewroundofeconomicandsocialdevelopmentoftheseareas,thepapercarriesoutadetailedandcomparativestudyonthediversifiedeconomictypesoftheethnictourismvillages.Itshowsthecurrenteconomictypesoftheethnictourismvillagesandthechannelsofemploymentandincomesourcesofruralhouseholdshaveadiversifiedcharacteristics.
Keywords:EthnicTourismVillage;EconomicTypes;Diversified

一、前言
民族旅游村寨以自身独有的民族旅游文化资源或自然资源为吸引物,专门或兼业从事旅游接待和供外来旅游者参观、游览,并具有一定经济盈利目的的少数民族村寨。在民族旅游村寨经济运行过程中,各种力量相互冲突、各种利益相互交织,其中主导性经济类型吸纳、融合边缘化经济类型,并使其社会整合程度加强,这种现象实际上就是一种经济转型现象,也是村寨社会一体化在经济领域的具体展现和反映。
目前,在我国“十二五”经济社会转型时期,民族旅游村寨作为一个微观经济单位,其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进程。为此,有必要对现阶段我国民族旅游村寨经济增长方式及村寨经济类型展开探讨。
二、民族旅游村寨经济类型多元化成因
从总体上讲,我国民族村寨经济转型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后,村寨经济类型开始多样化,当地农户就业渠道及经济收入来源方式呈现多元化的趋势,村寨发展具备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主流微观经济理论认为,经济主体作为理性的经济人,做出决策的基本依据是自身利益或效用的最大化。农户作为典型的微观经济主体,在进行村寨经济产业或劳动时间的选择和分配时,往往以尽可能增加收入作为其自然本能的选择。对于旅游村寨的农户而言,旅游业或农牧业生产哪一项才是他们的一项重要生产活动?在对这项主要活动进行选择,继而最终作出决策时,劳动投入、资金投入、利润回报一般都是农户最先考虑的因素,即农户的投入产出比例大小将会最终决定农户的产业选择,最后反映在整个民族旅游村寨的主要经济类型方面。
另一方面,资源禀赋条件是形成村寨资源利用现状的基础,由于严格的地域差异性和民族文化独有性,各民族旅游村寨资源基础状况不尽相同,社会经济资源也有差异,村寨资源开发利用方式因此也具有明显的村寨文化属性和地域特色。
三、民族旅游村寨经济类型
总括起来,目前我国民族旅游村寨多元化的经济类型有以下几种:
(一)旅游经济和农业经济混合型
目前我国大部分民族村寨主要收入来源仍为种植业,农业是其基础产业,农户的生产生活方式是自耕自种,农村经济主要还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但与此同时,民族村寨特殊的地理位置、地质构造,造就了村寨古朴、自然、清丽、迷人的自然风物,丰富独特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便构成了当地重要的旅游吸引物,催生了村寨旅游业的发展。在村寨旅游经济处于起步或发展阶段中,当地农户利用农闲之余从事旅游经济,或同时兼营旅游业和农业生产,这种旅游经济和农业经济混合型的民族村寨较为普遍。村寨旅游业的发展推进了农村产业的非农化,实现了村寨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的有机结合,带动了农村交通运输、商业饮食、文化娱乐、农产品加工,加快产生一批“离土不离乡”的劳动者,使更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旅游服务业中去,进一步优化农业产业结构,增加了村寨农户的经济收入,村寨农户成为最大受益者。
例如云南省元阳县箐口哈尼民俗文化生态村,当地农户以水稻种植为主,但其科技含量低,年产量不高,部分农户家庭虽然也从事家庭养殖,但养殖规模小,效益不高。加之国家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农户通过砍伐森林增加耕地的传统经济来源中断。因此,寻求替代和补充产业途径,增加新的经济收入来源渠道成为必要。2000年,为了申报“元阳哈尼梯田”为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州政府相关部门开始斥巨资把有着大片梯田和当地哈尼族民俗,如蘑菇房、传统节日、土布制作等传统文化保留较好的箐口村作为示范窗口,将其打造成为“箐口哈尼民俗文化生态村”。短短时间内,元阳箐口村以体验哈尼村寨自然风光和哈尼生活为主,大力发展民族村寨旅游。越来越多的农户开始主动从事旅游业各项活动,并从中获得较高的旅游经济收益,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村民原有单一的传统农业生产方式。
在村寨旅游经济推动下,农户开始从事多种经营,如通过出租房屋给外地经商户,每年收取数额不等的房租;参与传统民族服装的制作获取相应报酬;参加元阳县旅游局在村寨成立的管委会和文艺队,每月获得相应数量的工资收入;从事村寨旅游餐饮、住宿业经营和交通运输服务,或为外来游客担当导游等等。每当旅游旺季时,他们便放下手中的农活从事旅游接待或服务,旅游淡季或游客离开后,他们又返回农田继续从事农活。这样不仅减少了旅游业的季节性风险,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农户在农业收入和旅游门票收入之外的其它经济来源。
尽管箐口哈尼村寨是元阳县发展哈尼梯田旅游的重要村寨,交通条件相对便利,但目前它的发展仍然是立足于传统农耕生产基础之上。时至今日,箐口村人均耕地面积约一亩,大部分农户还在继续从事着传统的梯田农耕生产,而在农闲季节才从事旅游接待。当然,这个深藏在云南元阳县的小村寨正是我国很多正在起步阶段的民族村寨旅游地的缩影,是农业经济和旅游经济相结合的典范,二者的结合把农业功能与旅游功能相互融合为一个有机整体,以农业经营为基础,与旅游服务有机结合,形成高于一般农业的新兴产业,它的产出及附加值远远高于农业自身产出的价值。旅游业也将该县广大农村的农业资源和文化旅游资源真正转化为市场资源,让农户主动参与旅游发展和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中,形成旅游经济和农业经济混合型的新经济发展模式。
(二)旅游经济和手工业经济混合型
我国少数民族传统手工工艺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少数民族先民适应生存环境的艺术表达形式。其传统工艺大致分为雕塑、漆器、民间绘画、织染绣及服饰、剪纸、陶瓷、金属和编织七大类,它们既根植于各民族传统文化的沃土之中,又成长在多民族相互交融辉映的氛围之内,共同构成了我国少数民族地区绚烂多彩的民族文化。如藏族的雕刻、绘画艺术,彝族的漆器工艺,苗族的精巧的银饰工艺,壮族的织锦工艺,布依族的蜡染工艺,白族的扎染工艺,纳西族的东巴绘画艺术,傣族的造纸、制伞工艺等等都是独特的传统手工技艺。

长期以来,我国少数民族村寨农户的手工业主要是以自我服务为主,村寨农户群体自身拥有的独特民族文化传统本身就是一笔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一旦将其合理科学开发,又将会为农户带来一笔可观的经济收入。旅游市场的开放使这些自我服务的手工艺技术逐渐融入到村寨服务之中,融入到村寨旅游市场中,甚至外界更广阔的市场。农户传统的手工业不仅为民族村寨提供服务,同时也是村寨农户劳动力进入市场的第二个途径。如当地农户修建传统民族建筑的木工工艺、瓦工工艺,制作民族传统的银饰、漆器、金属、刺绣、蜡染、扎染、民族服饰制作等手工艺。在旅游经济发展中,这些具有本土独一无二的制作技术及民族风格特色的手工艺品生产和销售便与当地的旅游经济自然而巧妙地结合起来。
如位于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的省级民族旅游村??新华村,就是一个集田园风光、民居、民俗和民族手工艺品生产加工为一体的白族聚居村寨。全村不仅有独特的田园风光和浓郁的白族风情,而且有着悠久的民族传统手工艺品生产历史,如加工制作金、银、铜、铁器具和饰物,转经筒、佛盒等藏传佛教法器,以及壶、盆、碗、瓢等铜质生活用品等。尤其是近年来,当地积极引导农户将民族工艺文化转化为经济资源,鼓励群众进行民族手工艺品加工开发。目前全村已形成了“一村一业”、“一户一品”的家庭作坊生产格局,也有部分工匠远到四川、西藏、青海等省区就地生产加工制作,使传统的民族手工艺品生产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并成为新华村的骨干产业。2007年末,全村农户共1149户,人口4227人,人均纯收入3309元。而从事手工艺品加工的农户有902户,占总农户的79%,从业人员1332人,占全村总劳力的41%。
随着新华村民族工艺品生产规模的扩大和知名度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前来参观游购。该村利用这一良好的市场契机,借助于村寨手工艺品的加工生产,着手开始发展村寨旅游业。慕名而来参观的旅游者大幅度增加,2007年,新华村共接待中外游客230万人次,旅游销售收入8423万元①。该村走上了村寨旅游业与手工艺品生产相结合的发展道路,成为香格里拉黄金旅游线上的精品景区,也是我国西南乃至东南亚最大的民族手工艺品生产交易基地。尤其是旅游业的随之兴起,村寨经济向旅游经济和手工业经济混合型方向发展,不仅扩大了村寨农户的就业面,增加了农户的家庭收入和地方财政收入,更有力地带动鹤庆县第三产业的发展。
(三)旅游经济和商贸经济混合型
九寨沟树正村坐落在“世界自然遗产”、“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内,是沟内九个寨子之一。全村分为一、二组(则查洼、树正自然村)77户,401人。村寨原始古朴,藏寨风情浓郁,具有独特的人文景观。旅游业开发前,全村以耕种为主,采药为辅,经济来源于农业、畜牧业及部分药材。1982年,村上30%的人办起家庭式旅馆、餐饮业接待旅游者,逐步以旅游服务收入作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到1994年从业人员达80%。1995年成立“九寨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创建股份制“九寨沟民俗文化村”。到1998年,公司有床位4462个,年收入700多万元,上缴税利40多万元②。2003年以后,和其他村寨一样,树正村与政府以股份制的形式实行旅游联合经营,农户逐渐放弃农牧业而转移到旅游商业经营等相关活动中,如餐饮业、旅馆服务业、旅游纪念品和工艺加工业等。村寨旅游经济和商贸经济混合型的经济模式标志着村寨经济的成功转型。2004年,树正村的居民收入在经营旅游业后迅速增加,户均年收入是1984年的24倍。
(四)旅游经济和林业经济混合型
我国民族地区大多位于山区,森林资源丰富,农户大多就地取材,将树木用作燃料或搭建房屋的材料。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国家对外开放政策的实行,国家整个经济建设的需要使许多地区的林业资源被大规模开发,掀起了新一轮的树木砍伐工程,民族村寨经济收入形成典型的“木头财政收入”。树木的大量过度砍伐,当地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带来了水土流失、泥石流、洪水等一系列生态问题。为此,国家采取了林业资源保护的政策措施,全面实施禁伐禁砍、退耕还林等内容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制度约束下的地方财政收入随之顿减,农户生计手段面临挑战,家庭经济收入渠道受限,部分农户再度陷入贫困的生活窘态。在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过程中,如何依托当地林业资源,选择一条既保护林业资源生态环境,又能使农户找到替代的生计手段,增加收入来源,促进当地经济恢复和发展这一现实问题摆在了当地政府和农户面前。
由于内外环境因素,民族地区旅游经济的开发为林区环境问题的缓解和经济发展提供一条值得借鉴的路子。位于云南宁蒗县永宁乡的省级自然保护区泸沽湖的旅游开发就是一个成功例子。该县落水村的大部分集体林纳入了保护区范围,农户的现金收入除养殖外,大部分来源于挖药材、找菌子等经济活动。国家保护区政策与农户的薪柴需求、药材等林下资源获取收入之间形成了矛盾,限制了当地老百姓的致富途径,保护区承受的保护压力和任务也显得愈加艰巨。为改变落水村单一的农业经济结构,平衡环境与生计之间的关系,该村与两家外来的农业经销公司合作,采用先进的生产方式帮助农户种植当地特有的照水梅和三角叶薯蓣,影响和改变了当地农户传统落后的种植方式,提高了村寨农业生产率。与此同时,在村寨社区委员会的努力下,在与当地政府、旅游区管委会等部门的合作下,落水村克服交通路线长、发展起步晚等不利因素,借助当地优美的自然环境和特有的民族文化,开始发展民族村寨旅游业,取得了明显的发展效果,既使当地自然资源环境得到了有效保护,也大大促进了村寨旅游经济的发展,增加了农户的收入,改变了村寨贫困的经济面貌,使旅游经济和林业经济得到有机的结合和良性的发展。
(五)旅游经济和畜牧业经济混合型
我国草原面积广阔,主要分布在内蒙古、新疆、甘肃、川西北高原、滇西北高原及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随着草场的过渡利用,草场严重退化,沙化现象日益加剧。为保护有限的草场资源,国家先后实行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限制畜牧业的过渡牧养,牧民的畜牧业收入随之锐减。在保护天然草场资源的前提下,帮助牧民找到生计手段的替代方法,做到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协调统一,促进牧区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显得十分必要。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当郎忽洞苏木查干不浪嘎查在这条生计重寻道路上取得了成功的典范。查干不浪嘎查有101户牧民396人,2002年,全嘎查大小牲畜达1.2万多头,牲畜数量的剧增给草原带来了致命的打击。每年春季,牧草刚一返青就被牲畜连根吃掉,尤其是在旱年,许多牲畜因饥饿而死亡,过渡放牧使脆弱的草地生态系统遭到破坏,沙化面积不断扩大,草原进一步退化。2003年,察哈尔右翼后旗对草原实施禁牧,查干不浪嘎查减少牲畜60%,大小牲畜锐减到5000头左右,牧民收入随之急剧下降。如何在草原禁牧后找到一条可替代生计路子,增加牧民收入是该区面临的最紧迫最现实的问题。当时,村里头脑灵活的39岁牧民乌力吉率先办起了家庭旅游,畜牧业产品附加值明显增加,其年收入近2万元。在此情况下,嘎查党支部紧紧抓住这一热点,针对草畜矛盾日趋紧张和草原退化的实际,扬长避短,组织有关人员到锡林浩特购买蒙古包、民族用品、勒勒车和民族服装,开始兴办家庭旅游业。至2006年7月初,全嘎查共有30户牧民加入了这一新型行业中,1/3的牧民成了不离本土的旅游接待户。仅2005年人均收入就达到3000多元,占年总收入的40%以上③,旅游收入成为牧区经济增长的一个新亮点,旅游业与畜牧业的有机结合促进了地区产业经济较快发展。
四、结语
目前,我国民族村寨旅游业步入了蓬勃发展的历史阶段,村寨旅游业的发展大大加快了民族地区乡村经济发展步伐,为我国民族旅游村寨可持续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条件。而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民族旅游村寨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村寨,其经济类型不再单纯地局限于某一种行业,而是以其中某种产业为主,同时辅以其它相应的产业,甚至有的村寨基本上告别农业或牧业而整体进入了旅游经济或其它经济领域活动。农业收入所占比重降低,家庭副业、多种经营以及其他收入所占的比重逐步提高,有的农户甚至不再从事农业生产,而全部投入到旅游服务业中。因此,在村寨经济类型多样化、农户就业渠道和收入来源多元化的形势下,民族旅游村寨应紧紧抓住村寨自身的特色和优势,找准发展路子,以获得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

注释:

①鹤庆县草海镇人民政府:《鹤庆县新华村开发建设情况》,云南村镇建设网。http://www.ynjst.省略:85/czc/findInfor.action?infor.id=259
②九寨沟民俗文化村志领导小组编:《九寨沟民俗文化村志》,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04年8月,232-233。
③刘恩奎:《家庭旅游业鼓了牧民钱袋子》,《中国民族报》,http://www.省略/onews.asp?id=3519,2006-7-4。

参考文献:
[1]马林.民族地区可持续发展论[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年版.
[2]林南枝.旅游经济学[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3]张跃.中国民族村寨研究[M].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4]朱姝.中国乡村旅游发展研究[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9年版.
[5]章小平、朱忠福.九寨沟景区旅游环境容量研究[J].旅游学刊,2007(9).
[6]罗永常.民族村寨旅游开发的政策选择[J].贵州民族研究,2006(4).

〔责任编辑:邵志忠〕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lJ6wUJVrfaSLXzFz5hn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