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理拉法兰“如果需要隔离,我也会照办”

共2798字



特立独行显然是法兰西民族的特质。

就在美国副总统切尼和英国首相布莱尔宣布取消中国行程后,法国总理拉法兰却乘坐专机,于4月25日清晨准时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开始为期两天对中国的访问。当天,WHO对全球公布的SARS疫情,中国占2601例,居世界之首。其中,拉法兰到访的目的地??北京877例,更为“疫中之重”。

这位事前就申明“不会带口罩”的总理,4月26日上午10:30,在北京王府饭店,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访问
温和、沉静、神情专注??这是拉法兰总理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走进北京王府饭店的总统套房时,拉法兰正准备接一个电话。见记者进来,他微笑了一下,扬手打了个招呼,然后,顺势坐到放电话的桌子上,拿起话筒接听。
这种法兰西式的随意和轻松气氛,一直贯穿访谈的全过程。在谈话中,不懂中文的拉法兰,还不时饶有趣味地翻看记者送给他的杂志。尽管经历了长时间的飞行和一整天匆忙的访问活动,年近花甲的拉法兰看来仍精神饱满。
对于每一个问题,他都认真思考片刻,然后作答。
“我不承认所谓文明的冲突”
“对欧洲人来讲,需要一个多极化的世界。”拉法兰说,“法国反对那种对世界简单划分的价值观点,我不认为世界应该分为穷人、富人,好人、坏人,南方和北方。我们不认为不同的宗教之间,应该有对抗的关系,我们一直主张世界有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宗教。”
拉法兰表示,他不承认所谓“文明的冲突”,而在欧洲,欧盟应该成为多极化世界的一个平衡点。
这种源自戴高乐时代的民族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无疑构建了法国外交政策的灵魂框架。无论是在伊拉克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法国甚至不惜与美国对抗,还是发展与非洲、印度以及中国的关系,都贯穿了这种思想的精髓。
拉法兰把这些归纳为一句话:主张一种国际平衡。

“在这点上,法国和中国的立场接近。”拉法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4月23日,鲍威尔致电法国外长德?维尔潘说:“法国必须面对其对伊政策所带来的后果。”国际社会由此看到法美之间的裂痕。对于美国试图在欧洲孤立法国的猜测,拉法兰向中国《新闻周刊》坦言:“我们不害怕。”
拉法兰承认,美国之于法国是“有价值的盟友”,不希望法美之间“有过多的紧张气氛”,但是他同时表示,不会因为美国是盟友,法国就放弃对世界的立场和看法,也不会改变与环保有关的《京都议定书》等问题的立场,法国将坚持为世界和平与安全而充分发挥联合国的作用。
“欧盟需要一个像法国这样历史悠久的国家。我们相信,力量有沉有浮,不是永远的;我们也相信,追求和平,是大势所趋。”拉法兰意味深长地说。
“我对这时到北京访问不后悔”
这位法兰西总理已经是第7次到中国访问了,第一次是1976年,他来参加朱德的葬礼。而这一次,拉法兰遭遇的,却是中国在建国后遭遇的最严重的灾难之一非典型肺炎。
当记者问及“总理害怕非典吗?”55岁的拉法兰语调平静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我坚持自己的诺言,来到北京访问不后悔。”
拉法兰还表示,他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不能有所害怕,不能害怕SARS,不能害怕战争,必须保持冷静,首先要考虑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在这个非常时期的短暂的非常之旅中,拉法兰对中国的感觉是:中国领导人对SARS问题已经非常重视,“现在这是他们工作的绝对重点。”
4月25日晚,在接受本刊访问之前,拉法兰召开了一场记者招待会。招待会上,济济一堂的世界和中国的媒体精英们,在提问时产生了有趣的分化??中国记者偏重求证法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而外国记者显得比较“务实”,多人请拉法兰评价当前中国愈演愈烈的“非典”问题。
从巴黎到北京,SARS是拉法兰必须面对的问题。在和胡锦涛、温家宝和刘淇的会面中,应对SARS疫情也是他们谈话的重要内容。
有舆论认为,法国在遭美国排挤的情况下,在这样的非常时刻还坚持到中国访问,意在“联华制美”,促成两国“面向21世纪的全面伙伴关系”的建立。而美国总编布什在拉法兰结束访问后不久,也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通电话,布什表达了支持中国政府抗击SARS的意愿,并表示“愿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和帮助”。
观察家评论说,无论如何,讲究“雪中送炭”的中国,目前的确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拉法兰此举表现出的善意,无疑更会在国人心目中加分。
“如果需要隔离,我也会照办”
拉法兰也许并不像媒体形容的那样:一个温和的“老好人”。事实上,无论对伊拉克问题,还是做出访华的决定,都显示出他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倔老头”。
拉法兰的中国之行,曾遭到多方反对。首先提出忠告的是法国卫生部长马泰依,他在三星期前就劝说总理,取消对最严重疫区中国的访问。尔后,各种反对言论铺天盖地而来,拉法兰甚至被法国舆论骂为“精神错乱”,但这一切未能阻止他以“效忠国家义务”之名,继续中国之行。
而且,他还带来了包括“空中客车”、雪铁龙汽车和阿尔斯通集团等法国大企业负责人在内的120人访华团。

北京向这位“勇者”回报以极大热情??欧洲商用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成为此行最大的赢家,据《华尔街日报》4月工25日透露,“空客”同中国航空器材进出口总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约为17亿美元的合约,从2004年起交付30架飞机。订单包括“空中客车”生产的4架A330型宽体喷气机、16架A319型飞机以及10架A320型飞机。
但拉法兰坚决否认“合同签订是政治利益交换”的质疑。他表示,法国公司能得到定单,主要因为企业的能力,就像法国人能通过招标方式,最终成为中国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者一样,是靠实力取胜的。
“赢得市场,获得利润,需要通过竞争,只有这些才是最重要的。作为政府首脑,我的任务是把企业介绍给中国,剩下的事情,要他们自己去做。”拉法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温家宝总理已向他表示,欢迎法国企业参加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的国际招标。
另外,法国政府计划在核工业、运输业以及水电站建设等方面,鼓励更多的法国企业来华参与竞争。
作为八国首脑峰会的轮值国,拉法兰代表希拉克总统,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6月与会的邀请。他表示,这个旨在加强南北对话合作的会议,中国的参与不可或缺。
“我和中国领导会谈时,希望未来法中关系能像1964年建交时那样好。法国是第一个承认中国的西方国家,很庆幸,戴高乐将军做出了这样有意义的选择。”拉法兰微笑着说。
这位看起来态度平和的总理,突然拿SARS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他说,如果需要隔离他,他也会“按要求照办”。在整个专访过程中,拉法兰与记者咫尺相对,没做任何特别的“防护”。■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lLHEA9sOn0SugFt4IQn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