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梁丽案”中新闻媒介的社会功能

共5734字

摘要从2008年12月9日深圳机场女清洁工梁丽在候机大厅将一个行李车上装有金饰的纸箱当成是别人丢弃的物品放进自己清洁车上的这一刻起,梁丽的命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以涉嫌盗窃罪被批捕并羁押在看守所9个月直至2009年9月25日检察机关最终定性为侵占罪取消起诉,梁丽恢复自由。2009年10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机场分局撤案,至此“梁丽案”终告结束。如今案件尘埃落定后对其进行回顾可以发现新闻媒介在整个报道过程中所发挥的社会功能很有拣拾起来、重新“审理”、认真反思的必要。本文就针对“梁丽案”,探析这一报道过程中所体现出的新闻媒介的社会功能。

关键词“梁丽案”新闻媒介社会功能
中图分类号:G21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10)07-169-03

2009年10月10日下午2点,深圳市公安局机场分局的2名民警将一份《撤案决定书》送达梁丽家中,这标志着饱受社会各界关注、沸沸扬扬的“梁丽案”终于落下帷幕。绚烂之极归于平静,案件尘埃落定之后,媒体也在一片喧嚣中逐渐归于理性,此时通过对媒体报道进行回顾、梳理可以发现新闻媒介在案件中所发挥的社会功能也值得拣拾起来、重新“审理”、认真反思。
一、事件概述
2008年12月9日,深圳机场女清洁工梁丽在候机大厅打扫卫生时,将原本是企业员工王某暂放在行李车上装有金饰的纸箱(警方确认价值261万)当成是别人丢弃的物品,放进自己的清洁车,推到公共厕所旁并托人放入厕所内。下班后又用自行车将纸箱推回家中。失主报案后,警方查明是梁丽拿走的纸箱便前往其家中,梁丽交出物品后被带回调查。次日警方将梁丽刑事拘留并认定其涉嫌盗窃。一个月后检察院以盗窃罪批捕了梁丽。几经波折,2009年9月25日,检察机关最终定性为侵占罪,取消起诉。10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机场分局撤案,“梁丽案”画上句号。
二、新闻媒介社会功能分析
新闻媒介的社会功能是通过其传播体裁和手段,如新闻、评论、图片、甚至是广告等实施的,主要包括信息、宣传、教育、服务等不同功能。此外,新闻媒介还参与许多其他社会活动,如报社、电台、电视台的多种经营活动,因而,新闻媒介的功能是十分广泛的,其效果也是相当巨大的。对于新闻媒介社会功能的研究最初是由西方新闻学者进行讨论、陈述的:从20世纪50年代卡斯柏?约斯特在美国经典新闻理论著作《新闻学原理》中对新闻媒介社会功能的讨论,到美国新闻学者伯格森的“报纸的七大功能”和日本新闻学者杉村广太郎的一些观点等,再到《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这一社会责任理论书中提出的现代社会对于报刊的五项要求。此后,又由西方传播学者以更广泛的视野审视传媒的功能:拉斯韦尔的“三功能说”、赖特的“四功能说”、拉扎斯菲尔德和莫顿的功能观及其提出的作为负功能的“麻醉作用”、施拉姆在《男人、女人、讯息和媒介》(《传播学概论》)中对大众传播功能的概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报告《多种声音,一个世界》中对传媒主要功能的阐述等等。
综合上述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学者对新闻媒介社会功能的不同认识和不同观点,再结合自己对不同媒体关于“梁丽案”在近一年时间里所进行的报道的收集与整理,我将新闻媒介在这一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社会功能主要分为正、负两大方面六个角度进行分析。
(一)正功能
1.环境监测
环境监测功能是对不断变化的社会内部和外部信息进行了解、收集和传达。应该说环境监测功能是新闻媒介的首要社会功能。在“梁丽案”发展过程中,这一功能也是发挥得非常明显。2008年12月12日,即案发后的第3天,《深圳特区报》便在B1版鹏城今版以《三名清洁工见财起意盗走14公斤黄金饰品》为题对案件的发生、经过及进展等整体情况进行了首发报道;2009年5月11日《广州日报》A10版广东新闻版又以《清洁工“捡”14公斤金饰或被起诉》为题进行了独家报道。也正是5月11日《广州日报》的独家报道见报后,“梁丽案”进入媒体、专家、受众等多方关注的高潮阶段。《广州日报》接着又在5月12日?5月16日进行连续报道。此后案件的每次最新进展也都被媒体及时跟进与报道:《广州日报》7月17日D8版广东新闻版《梁丽案二次退回补充审查》、9月11日1版导读与索引版《“捡黄金”女清洁工取保候审》、9月14日A20版要闻版《梁丽的命运今日或有结果》、9月15日A14版珠三角版《检察院昨日并未对梁丽做出处理决定》、10月11日A3版要闻?今日热闻版《梁丽捡金案昨正式撤销》等。与此同时,网络媒体也不甘示弱,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搜狐网、腾讯网等众多网站也纷纷及时转载相关报道。
2.解释与规定
大众传播并不是单纯的“告知”活动,它所传达的信息中通常伴随着对事件的解释,并提示人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为反应,从而强化社会规范,维护社会价值观念。“梁丽案”中不论是纸媒、广电还是网络媒体在及时转载相关报道的同时还利用自身优势采用邀请嘉宾、多方讨论、网上调查等不同形式对“梁丽案”进行全面解读,很多网友还通过博客、回贴等方式参与到案件中来,从梁丽是“拾”还是“盗”、其是否犯罪延伸到司法公正与道德标准等方面。如《广州日报》2009年5月14日A17版评论版《梁丽案中的“法与情”》和5月16日A10版珠三角版《人大教授认为梁丽行为属盗窃罪》、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2009年5月15日的《法治在线》节目以《“捡”来的天价“盗窃”案》为题对“梁丽案”进行的解析、新华网2009年5月18日的《“梁丽案”关乎正义无关“弱势”》搜狐网《梁丽案,宜横向对比不宜放大》等。
3.下情上达、舆论监督
新闻媒介的社会功能还表现为促进社会各部门与各阶层之间的联系,提供下情上达的渠道,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梁丽案”的报道也很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点。从最初的有罪与无罪、此罪与彼罪(指盗窃罪还是侵占罪)到最终的能否获得国家赔偿,新闻媒体在这些争议问题上发挥出了下情上达、舆论监督的作用。《广州日报》5月12日A29版珠三角新闻版《逾60万网友发帖认为女清洁工行为不是盗窃》、5月13日A13版珠三角版《深圳市宝安检察院承诺公开公正办理梁丽案》、5月13日A30版国内?评论版《盼“梁丽案”成公民参与司法样本》;人民网2009年5月18日“强国社区”的《梁丽案:要以人为本实事求是的办!》等。而当2009年9月25日,深圳检察机关对外宣布此案定性为“侵占罪”,检察机关决定取消起诉,失主东莞金龙公司负责人也曾明确表示不会追究梁丽责任,梁丽得以免除刑责,彻底自由时,媒体又开始理性反思整个案件,主要围绕“梁丽案”的审理过程中司法是否取得了民主信任而进行,如新华网《女工“捡”黄金案引争议律师称检方对舆论让步》和新浪网《梁丽捡金案的未了警示》等。
(二)负功能
1.信息虚假
2009年9月25日,深圳检察机关对外宣布此案定性为“侵占罪”。决定取消起诉后,为应对社会疑问,检察机关在25日当天通过新华社还原了此案的具体过程,证实之前有媒体报道的“在垃圾桶旁捡到黄金”、“主动上交黄金”等情节不实。下面我就将媒体对事情经过的陈述与检方最后所披露的真相做一个简单的比对(见表1),从中可以发现媒体记者的报道出现了不少的差异和破绽。
通过这个对比,我们不难发现媒体的报道不顾案件事实,夸张细节,道听途说,听信片面之辞,对梁丽一方自述的情况和理由,不做独立的第三方核实,使得媒体的论证是建立在事实不清的基础上,造成了虚假信息。这不仅有违新闻真实性的原则,还从某种程度上干扰了司法程序。


2.信息娱乐
新闻娱乐化是西方大众媒介特别是美国媒介于20世纪90年代肇始的一股国际潮流,其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内容上偏向软新闻或尽力使硬新闻软化。其表征为减少严肃新闻的比例,将名人趣事、日常事件及带煽情性、刺激性的犯罪新闻、暴力事件、灾害事件、花边新闻等软性内容作为新闻的重点;二是在表现形式上,强调故事性、情节性,从最初强调硬新闻写作中适度加入人情味因素、加强贴近性,衍变为一味片面追求趣味性和吸引力,强化事件的戏剧悬念或煽情、刺激的方面,走新闻故事化、新闻文学化道路。纵观“梁丽案”的整个新闻报道过程,首先媒体选择这一案件进行“议程设置”就是在内容偏向娱乐化的体现;另一方面,在表现形式上使用了许多带有强烈定性引导味道的词语,加强其趣味性和吸引力。通过整理发现,有3类词语使用频率较高:第一,“清洁工”、“女工”,如《清洁工“捡”14公斤金饰或被起诉》(2009年5月11日《广州日报》A10版标题)、《深圳“捡金案”失主不追究女工彻底自由》(2009年9月27日腾讯网标题)等;第二,“女许霆”,如《深圳“女许霆”梁丽可能被诉盗窃罪惹争议》(南海网2009年5月11日标题)、《梁丽不仅是“女许霆”》(2009年5月13日荆楚网标题)等;第三,“捡”与“拾”的使用,如《深圳机场女工“捡”黄金被认定为“侵占罪”》(中国新闻网9月25日标题)、《深圳清洁工梁丽“拾金而昧”案获正式撤诉》(中国广播网2009年10月11日标题)等。这些对其清洁工身份特征的多次强调、在案情尚未明朗、没有被定罪时就被扣上的“女许霆”帽子、不断使用的“捡”与“拾”等等引发的悬念与刺激造成了新闻的娱乐化。甚至在汹涌的“民意”面前,在“女许霆”的道德至高点下,梁丽俨然成为一个英雄。有人为其专门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当地一家民营医院也高调宣布对其免费治病,还有不少人表示要为其募捐。
3.媒介审判
媒介审判,是指新闻媒体在报道消息、评论是非时,超越司法程序,抢先对涉案人员做出定性、定罪、定刑以及胜诉或败诉等结论,造成破坏司法原则的后果,不利于树立正确的法律意识和法治概念。媒体在对“梁丽案”所进行的报道中出现了明显的媒介审判:在该案真相没有被披露之前直称其为“女版许霆案”;根据梁丽单方面的事实陈述认为梁丽没有“拒不交出”的情节应该疑罪从无、其行为既非“盗窃罪”也非“侵占罪”等等。
通过查看媒体报道,我将对此案定性的三种判断进行了梳理,归纳如表2:

由表2我们可以看出:办案的公安局倾向第一种判断;检察院倾向于第二种判断;参与各种讨论的法律专家们,少数认可第一种判断,多数认可第二种判断;可是,沸沸扬扬的舆论在片面的媒体报道和情绪煽动下,使绝大多数网民形成了“一边倒”的第三种判断。新浪网在5月统计的网络民意调查(见表3)显示:有近90%参与调查的网民认为,梁丽的行为不应被起诉。
当案件真相被披露、“侵占罪”定罪结果被公布时,媒体的报道真的让人有些“瞠目结舌”。记者们就是这样来报道案件、左右舆论、影响受众的,这种违反原则的媒介审判让公众先入为主、对司法机关的处理产生了异议。
三、反思
曾有人说,“梁丽案”是媒体的胜利。自始至终,媒体都是“梁丽案”中的重要角色。不可否认,在这一案件中媒体确实发挥了一定的正面影响与作用,但其所产生的负功能也是不可忽视的。新闻媒介是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而发展的,与社会存在着“呼吸”与“脉搏”的关系。作为载体的社会运行为新闻传播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依托,同时,新闻传播又不断影响着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在社会不断变革的大背景下,新闻传播的发展在接受社会拉动的前提下,必将对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生活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新闻媒介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发挥着其他普通机构所不及的社会功能的同时,也导致了诸多不良的影响。但是任何事物都存在其两面性,因此我们有必要因势利导、趋利避害,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充分发挥新闻媒介积极的正功能的同时,力争将负功能减轻到最低程度。当然,这也需要所有新闻工作者、政府部门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有效探索,绝不可能一蹴而就,然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只要新闻媒介着眼于传播活动的长远利益和社会效益,而不仅仅是眼前利益和经济效益,新闻媒介就能够在今后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更多地诉诸理性,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积极的社会功能,从而营造出一种和谐共鸣的舆论环境来服务社会、服务人民。

注释:
http://news.省略/comments/2009-05/18/content_11388977.htm.
http://club.news.省略/read_elite.php?b=zz0082&a=7727192.
http://bbs.省略/postDetail.do?id=92135186.
http://news.省略/a/20090927/001564.htm.
http://www.省略/news/system/2009/05/11/010475629.shtml..省略hubei.com/news/ctdsb/ctdsbsgk/ctdsb08/200905/t672504.shtml.
http://www.省略/sh/news/2009/09-25/1887232.shtml.省略r.cn/gundong/200910/t20091011_505504647.html.
http://survey.news.省略/survey.php?id=33393.

参考文献:
[1]郭庆光.传播学教程.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2]童兵.比较新闻传播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3]徐耀魁.西方新闻理论评析.北京:新华出版社.1998.
[4]彭兰.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
[5]威尔伯?施拉姆,威廉?波特.传播学概论.北京:新华出版社.1984.
[6]《广州日报》2009年5月~10月.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ldLc1OD3Hrth2RZSq34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