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校园》名家大讲坛开讲:王立根\潘新和\陈日亮主讲

共5054字

第一站:沙县王立根:《立于思成于行??中学作文教学的几点体会》2010年3月18日上午,福建省教育厅关工委德育中心、福建省语文学会书香校园系列活动之??书香校园大讲坛在沙县拉开序幕。大讲坛第一站主讲人为福建省语文学会会长,福州三中特级教师王立根。王老师以《立于思、成于行??中学作文教学的几点体会》为题,从“还作文课应有的地位”、“作文教学的过程”、“作文教学的方法”等方面向与会者详细讲解了他的作文教学理论和阅读方法。王老师着重以“九种情况下学生学得最好和教学的八种策略”向与会者详细讲解了他的作文教学理论。他说,作文教学是交流的过程,是师生互动、相互沟通的过程,作文教学要尊重学生的个性、关注个体差异、满足不同需求。王老师认为阅读要持之以恒、要读写结合,在下笔之前,要进行大量的阅读,阅读与写作相辅相成,可以写促读。在阅读的过程中要克服“知识至上”,要发现挖掘文章更深内涵,克服思维定势,读文章要发现文章新意,每篇好文章都有好的立意,好的创设情境能激发读者情感,可以使读者的心灵得到升华。王老师强调,作为一名语文教师,要做一个有思想的人、做一个可爱的老师、做一个博采众长的杂家,才能不断满足教育教学过程中的需要。最后,王老师与听课的师生展开互动,回答了师生们提出的“写创新作文新旧材料的使用问题”、“如何看待考前作文的潜规则的辅导”、“怎么展开没有例子的作文”、“看文章后如何为我所用”、“如何评改作文”、“考场作文的构思”、“如何规避学生与评卷教师间的文化价值思想观念的冲突”等问题。整个讲座中时时有精彩的思想火花闪现,还阅读在语文学习中应有的地位,王老师讲座内容浅显易懂、实效性强,引起师生们的共鸣,时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让师生们进一步明白了阅读、写作的真谛,极大地激发了同学们进一步学好语文写好文章的兴趣。来自全县各中学的全体语文教师,教师进修学校语文教研员,一中高三学生代表共三百多人参加了讲坛活动。(高勇)第二站:厦门翔安潘新和:《走进语文教育的历史时空??一位语文研究者的专业阅读》2010年3月27日,“书香校园系列活动之一??名家大讲坛”在厦门翔安一中召开。福建师范大学语文课程改革与母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潘新和教授为厦门翔安区的150多名中学语文教师举办了《走进语文教育的历史时空??一位语文研究者的专业阅读》讲座。潘教授站在当代语文课改和学术研究的制高点上,对几千年的语文教育史寻根溯源,从专业阅读的角度人手,为与会教师勾勒出我国历代语文教育思想史的轮廓,阐明了语文教师如何成为语文教育的研究者,为语文教师的专业化成长指示了路径。潘教授指出,在几千年的语文教育史中,前人留下来的宝贵的思想遗产,是我们今天研究的背景、说话的“底气”。语文教师要多做学术“寻根”的工作,必须先做本学科的历史家,再做本学科的纯学问家。前者作的是“述旧”的功夫,后者作的是“创始”的功夫。研究中国语文教育史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三千多年的古代语文教育史。一个是一百年左右的现代语文教育史(含当代)。研究者可以采取双管齐下的研究方针,两个方向齐头并进。几千年的语文教育史,史料如山,可以从一个一个代表人物的资料搜集人手。古代的语文教育研究,可以从两头研究起:“源头”和“流尾”,都是较能反映过程的全貌的。我国语文教育的“源头”??孔子,他是我国教育的鼻祖。孔子为他的高材生开设了“言语”、“文学”两门课程,今天的语文教育所教的内容依然如是。他的一些关于语文教育见解,比如:“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不学《诗》,无以言。”“辞达而已矣。”“巧言令色鲜矣仁。”“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无邪。”“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修辞立其诚。”“言之有物,言之有序”。这些名言影响深远,成为语文教育理论的主流。而“流尾”,选的是清代学者唐彪的《读书作文谱》,这是一部集大成的语文教育学论著,由此可以了解到历代名家的重要的语文教育观,可以视为古代语文教育研究的索引。进而可涉猎先秦的荀子、墨家、老庄,兼及孟子、韩非子;汉魏晋南北朝的王充、刘勰、颜之推,兼及杨雄、陆机、曹丕、司马迁;唐宋的韩愈、朱熹,兼及欧阳修、苏东坡、谢枋得、陈骥;元明清的章学诚、曾国藩、唐彪,兼及倪士毅、武之望、张位、郭正域、李渔、刘熙载、叶燮、方苞、姚鼐、刘大槐、吴纳、刘师曾,等等。他们的著作从不同方面丰富了我国语文教育认知。其中韩愈的写作教育思想是古代流传得最广的。“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韩愈把写作的发生归因于外物的激荡、内心的不平,肯定了写作的“应世济用”的特征,在写作动力学层面阐明了写作的宣泄、求真功能。“能者非他,能自树立,不因循者是也。”“词必己出”、“文从字顺”、“惟陈言之务去”……这些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韩愈名言,成为历代写作者的座右铭。章学诚的语文教育观也十分精彩。他的写作学习观是以“学问”为前提的:“夫立言亦以学问为主。”他认为要做学问,一条极为重要的途径是做?记(札记,即读书笔记),做?记是训练思想的好方法。刮记是探索学问的,文章是表达学问的。就是说,做?记是做文章的准备,文章是?记的提高。他说:“故为今学者计,?录之功,必不可少……学问之事,则由功力以至于道之梯航也。文章者,随时表其学问所见之具也;?记者,读书练识,以自进于道之所有事也。”“不论时学古学,有理无理,逐日务要有所笔记。”将学问和功力、文章、?记的关系作了清楚的表述。对于习作者来说,做?记是学问文章的基础。他提出“学问与文章并进,古文与时文参营”的教学原则。在古代写作、语文教育思想的海洋中巡航游历,满目奇珍异宝、美不胜收。现代的语文教育研究,比较有价值的是解放前的资料。如《教育杂志》、《中华教育界》、《新青年》、《国文月刊》、《国文杂志》、《小学教师》等,均须一阅。现代语文教育可以从研究一批“第一”开始:梁启超写了中国现代第一部《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陈望道写了第一部《作文法讲义》(“知识性”的);黎锦熙写了第一部《新著国语文法》、《新著国语教学法》;夏丐尊、刘薰宇写了第一部《文章作法》(“实践性”的);朱光潜写了第一部普及性的美学专著《谈美》、文学教育专著《谈文学》……还有胡适、朱自清、鲁迅、阮真、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等,他们对语文教育均有精辟独到的见解,都值得作深入的探究。在20世纪上半页,为语文教育做出过重要贡献的可以开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蒋维乔、来裕恂、吴曾祺、姚永朴、林纾、孟宪承、商衍鎏、刘薰宇、高语罕、张震南、赵欲仁、徐子长、刘半农、王森然、施畸、薛凤昌、张资平、茅盾、唐?、魏应麒、裴小楚、蒋祖怡、蒋伯潜、浦江清、刘兆吉、平生、李广田、张粒民、蒋仲仁……他们为后世留下了一笔笔宝贵的精神资产,后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作为专业阅读的成果,潘教授列举出他自己在语文教育研究方面的主要著作:《中国现代写作教育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中国写作教育思想论纲》(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语文:表现与存在》(上、下卷,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语文:回望与沉思??走近大师》(福建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语文高考:反思与重构》(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语文:审视与前瞻??走近名家》(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等,期待能得到与会教师的批评指教。潘教授最后指出,如果语文教育工作者没有进入到学科的历史,没有和这个领域的先贤交流过,那你永远都是局外人。你对学科的了解都只是皮毛。哪怕你教了一辈子的写作、语文,你的教学经验再丰富,你依然是一个颠沛流离的“门外汉”。语文学科需要前瞻的眼光和视野。由回望过去、审视现在,到展望未来。研究者就是通过不断地“述学”,对历史资源进行一番慎思、明辨,一步一步地拓展、延伸,以获得学术创新的通行证;逐步登堂入室,成为本学科的名正言顺的主人。一位学者如果只“述而不作”是不够的,他的学术生涯是不完整的,只有在“照着说”的基础上生产出自己的思想,“接着说”,让自己的思考融入到学科史中去,成为后人述学、研究的对象,才是完整的、有意义的学术人生。(陈勇)第三站:宁德霍童陈日亮:《让阅读提升生命质量》2010年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书香校园系列活动之“名家大讲坛”在宁德市蕉城区霍童中心小学隆重举行。全国中语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语文学会顾问、福建省阅读学会副会长、福州一中语文特级教师陈日亮,应宁德市蕉城区教师进修学校之邀,作题为《让阅读提升生命质量》的专题讲座。听讲的有宁德蕉城区教育局李盛楚科长,蕉城区教师进修学校陈玉钟副校长,以及蕉城区全区中小学语文教研员、校长、教导主任和语文教师共150多人。陈日亮老师结合自身的实践,从读书的理念、功能、体验、感悟、策略等方面人手,阐述了阅读对教师发展的重要意义,介绍了阅读方法,并推荐了相关的阅读书目,对宁德蕉城区的中小学语文教学,以及语文教师今后如何自主有效地阅读,更好地教书育人,起到了启迪和引领作用。陈日亮老师认为,教育的本质是理想主义,对现实生活应该具有前瞻性和超越性。前北大校长蔡元培曾说过,教育应该批判社会,而不能追逐社会。那么,读书作为教育的主要内容,当然就要在批判社会、引领社会、净化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陈日亮老师认为,读书的功能首先是改变命运。过去一般老百姓就干脆把教育说成“读书”,读了书就等于有了文化。读书使人学到知识,增长才干,获得更多的生存发展的机会。命运的改变依赖读书,早已为现实所证明。读书的效果,取决于书的数量与质量。陈老师一向主张要大量优质地读和随时自主地写。其次,读书可以摆脱平庸。平庸,照余秋雨的解释,那是一种被动而功利的谋生态度。黄山谷说过,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所以需要“用古今浇灌”。书籍能够将辽阔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浇灌给读者,把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符号传递给读者,把无数的智慧和美好对比着愚昧和丑陋一起呈现在读者面前。所以,作为教育下一代的老师,决不应该使自己沦为平庸,必须坚持日常大量与优质的阅读,注重个人生命质量的提升。最后,读书还有一种功能:可以享受自我。读书既是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也是对自我生命的开发。在与作者共享精神成果的同时,获得心灵的感悟与精神的充实,这是一种别人所不能提供、外物所代替不了的自娱与独享。陈老师接着提出,有效的阅读必须注重三个方面:第一,要广涉猎。教师应博览历史政治、现实社会、自然界与环境生态、科学史、科学世界、人类文明与文学艺术,以及名人传记等不同类别的书籍。如《话说中国》、《人类的群星闪耀史》(茨威格)、《人之上升》(江绍原)、《世界文明史》(美国,杜兰)、《现代教师读本》、《新语文读本》、《与鲁迅相遇》(钱理群)、《中国人史纲》(柏杨)、《目送》和《亲爱的安德列》(龙应台)、《鲁迅与孔子》(王得后)等。第二,要高登临,多多阅读经典原创。经典的书能够给人提供丰厚的精神资源,传递人类核心的价值理念。第三,阅读还要深浸润。人生有涯而知无涯。读书,不能使自己成为两脚书橱,要用心灵多去感悟,在心里留下深的积淀。所谓虚心学习,不仅是态度问题。更主要是要先清空头脑,放弃成见,让自己处在“无知”的位置上去思考与质疑。也许不懂的书比懂的书对你影响更大。读书不能俯视,不去读那些比你水平还要低的书,也尽量不要平视,而要仰视,要选择读那些能改变你原有思想的书。但读书也还要能读“破”书,打碎别人用来盛装知识、思想的“瓶子”。“水就是水在水里的那个样子”,而不是装在容器里的样子。因此,尽信书不如无书。读书贵有自己的感悟,要读出自己的第一感觉。此外,陈老师还向与会者简单介绍了国内有些学校对儿童进行“素读”的教学方法。最后,陈老师引用鲁迅先生的“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的名言总结道:教师要教会学生读书,关键是,教师自己可是个读书人?是否一生都浸润在书中?讲座结束后,陈老师书写了“与书结伴而行,在书香中快乐成长”和“书缘”两幅字,赠予霍童中心小学。(陈勇)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mNWdHUAQmaANxhkdGF9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