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的“空巢综合征”

共1061字

19岁的女儿爱丽丝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在束埔寨多待一个月。她原本明天回家的。坦诚地说,我体会到所有父母放手儿女后的感受:她能独立了,离家很远都有安全感,很不错。她是3个孩子中最后一个离开我去上大学的人。她有两个哥哥,我是逐步跨进空巢期的。

但是今天,我很想她。那是一种异常煎熬的感受,根本没办法理智下来。其他母亲也描述过类似痛彻心扉的体会:当她们提到孩子离家后的那种空虚、病痛般的感觉时,手会不由得摸向心口。
养孩子是一件体力活儿。我哀悼逝去的时光:再没有宝宝喝我的乳汁,也没有小孩子抓着我的手在海滩行走。我也失去了他们的青春期??闲逛、看电视、谈话交流的时光以及他们的脚丫和汗水混合的味道。
试着哄你开心的朋友会说“他们会回来”或者“可以上网聊天”。科技虽然能够帮忙,但它不能替代一个活生生的人。孩子回来后再回到他们称之为“家”的地方时,父母的心酸难以言喻。
不管你是否工作,身心的痛苦都难以避免。我们这代职业女性认为,空巢综合征影响的只是传统的家庭主妇??就像我的母亲,做着兼职工作,大部分时间围着丈夫和4个孩子转。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觉察到兄弟姐妹的离去带给母亲怎样的失落,所以我在孩子没出生前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工作中保持独立身份,因为职业会帮我避开空巢综合征带来的孤独与空虚感。
这种方法曾起过作用,但也仅此而已。当我采访几位父母时,我发现工作的母亲和待在家里的母亲一样受煎熬。教写作的尤米辛格说:“当孩子们离开时,我震惊地感受到那种剥夺感。我感到不仅仅失去了他们,还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我保持做一个独立人与一位母亲的双重身份。尽管有几份兼职工作,兴趣也很多,我最主要的身份还是当妈妈。”
我不是一个闲着没事干只会伤心于孩子离去的女人。虽然离别让人心酸难过,但并不消极。我承认孩子的离开,但带着积极的态度。孩子回家后,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改变。我不期待他们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不过我也盼望他们能考虑妈妈的感受。
年轻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离开父母,现在,我们的孩子却时常离巢又归巢,而我们又特别想融入他们的生活。儿子亚当去年毕业后就一直住在家里,由于他排行老二,所以这是唯一一次我们娘俩生活在一起的机会。但在脑海深处,我明白我们总有再次说再见的时候。
空巢8年,我不知道自己活得是否比儿女绕膝时更快乐。但我对新生活加倍珍惜,开始感觉到安定??我能高兴地和柬埔寨的爱丽丝上网聊天,生活还在前进,一切还将继续。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o6GNumFdBRUtKFDbFQm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