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姻法像合同法 老公是房东 离婚是退租

共2476字

无论是富裕阶层还是普通收入阶层,离婚都是最大的破财。富人婚姻出现麻烦“可能比商场上的任何其他失算更令人头疼”。


8月13日,一个普通的周六。前一天,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婚姻法解释(三)》。司法解释共十九条,自8月13日起施行。或许是周末的原因,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人们开始群情激昂,在办公室、马路上、地铁里、餐桌旁,都能听到人们的高声谈论。各种解读和观点占据了新闻网站的显著位置。与以往舆论热点不同的是,这次讨论并没有呈现“一边倒”的情况,支持的人觉得“把财产的事说清楚,婚姻更纯粹”,反对的人则觉得它“撕碎了家庭温情脉脉的面纱,破坏了夫妻感情”。无论支持还是反对,人们觉得,关于婚姻这件事,有些规则被改变了。

财产清楚了婚姻更纯粹
而就在20多天之前,中国钢铁巨头百亿富豪杜双华言辞灼灼的离婚万言书言犹在耳??“一切都是钱闹的”。2011年7月18日,杜双华就离婚问题发表万言书。7月21日,宋雅红及其代理律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回应。无论是称为“再离婚”,还是称为“被离婚”,这一次失败婚姻的纠结和烟雨往事均裸露于大众眼前,用杜双华的话来说,这“大失尊严、有碍观瞻”。
或许公众并不会把这事记得太久,因为富豪结婚或者离婚,隔三差五或喜或悲地完全呈现在公众眼前,如轮番上映的电影。就整个社会而言,这是婚姻自由的一种直观表现。
一位律师表示:“现实社会给很多人一种‘金钱可以购买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的印象,人们的观点已经开始改变。以前离婚案子中一般都是一方指责对方有无对错,但是现在的落脚点几乎都在财产分割问题上。”
无论是富裕阶层还是普通收入阶层,离婚都是最大的破财。富人婚姻出现麻烦“可能比商场上的任何其他失算更令人头疼”。

扫除了男人不忠的最后障碍
协议离婚的成本是最低的,无论财富多寡,均只需向办理离婚协议的民政部门缴纳很少的工本费。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晓林表示:“现在一个越来越多的情况是,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是因为对当初协议离婚的条款不满,转而开始寻求司法途径解决。很多协议离婚案例中,虽然达成了补偿方案,但是婚姻一方当事人无力支付对价。”
成本因此迅速增加。无论离合,都是复杂的。
有学者甚至认为,相比于全球经济变动、公司裁员、教育体制和收入结构变化等,离婚对中产阶级经济能力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
“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中国关于婚姻法的新解释几乎与这番言论一样富有争议。随着新婚姻法解释的出台,这位中国相亲节目女嘉宾即便坐上宝马最好也要保证自己支付了一部分购车款。
新婚姻法解释与家庭共享所有财产的中国传统背道而驰。房子现在太贵,父母要花掉毕生积蓄才能给孩子买下一套房,而同时,婚姻变数在加大,要是孩子的婚姻出了问题,父母反而成失血最多的一方。离婚率上升、房价飙升、物质主义和婚外情兴起,这些都是法院必须考虑的新的现实问题。成千上万中国年轻夫妇的美梦(相爱、结婚、买房和养家)被这个“闹钟”硬生生吵醒。政府的司法解释不啻于在婚姻中诱发一场地震,爱情和婚姻在中国再也不是一回事了。新婚姻法解释中争议最大的一条就是父母为新婚子女购买的房子归产权登记方所有。因为中国的传统是新郎父母买房,娘家装修买家具,这条新解释对传统的颠覆可不小。如新解释导致离婚后妻子丧失房屋所有权,一夜之间对中国传统婚姻法形成重大冲击。一名愤怒的女性微博用户说,新规“扫除了男人不忠的最后障碍”。

AA制与共产制的幕后斗争
父母买房儿媳没份,婚前贷款买房归个人。??媒体这样概括最高法院新出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确立的新规则。
在整个司法解释起草过程中,以保护妇孺权益为己任的中国主流婚姻学家们,与最高法院的立场并不一致。他们中甚至有人批评最高法院“造法”,但终究未能撼动最高法院的立场。
包括中国婚姻法学会副会长马忆南在内的主流婚姻法学者,对于婚后父母赠送房产,以及一方付首付双方共同还贷的房产,大多支持“应认定为共同财产,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马忆南承认,现实中确有父母本意只是把房子给自己孩子,而不是儿媳或女婿,离婚时当然更不希望把房子给另一方,但一定要有书面的文件来说明不愿意给另一方,比如订立遗嘱或赠与合同,如果由产权登记直接作推定,便违背了婚姻法的思想。
“我怀疑起草这个文件的最高法院法官,可能不是学婚姻法,而是学民法的。”一位对新规则持全面批评态度的法理学学者说,如果按照婚姻法,判断财产归属,婚前婚后的区别很重要;如果按照物权法规则,登记在谁名下则最重要。
杨立新没有料到司法解释(三)引起的反弹之大,“中国人太缺契约观念。”她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在婚姻法与物权法方面都被公认是专家。条文形式上都看似不偏倚任何一方,实际上对女性不利,因为中国人的习惯,基本上是男方提供房子、女方提供嫁妆,女方由此放弃购房的机会成本没有被考虑。“现在房子这么贵,你是要房子还是要补偿?”她反问。
一些有利于女性的条款,也曾引起争议。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曾规定,一方婚前所有的房屋经过8年,可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位学者称,当时许多婚姻法专家也提出反对,“说句不好听的话,一些农村妇女贪图财产,用8年青春去换一个房子。”
一个悖论在于:如果法律越来越倾向于女性,反而说明女性地位在下降。多数婚姻法学者不认为自己有女权倾向,但不讳言自己持女性主义立场。“保护妇女儿童权益是从革命根据地开始的,党就是这么做的。”西南政法大学一位教授说。马忆南说,国内婚姻法专家多同时研究妇女法,少数圈内的男性学者,也都是“妇女之友”。
“现在女方买房子的也有很多,那男方说离婚我也有一半,那也不行啊!”杨立新说,“光从一个角度看有问题。”杨立新坦承,“我们家女儿也是自己买的房子啊,当然我们看法是不一样。”
(来源:《环球时报》《?望东方周刊》《南方周末》)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oAYvqQwasINgu4bbBDU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