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大全科医师队伍 不能降低考核门槛

共2340字

“全科医师”这一名词对于每个人来说,想必已经不再陌生。自199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正式提出“要发展社区卫生服务,培养全科医生”以来,全科医师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伴随着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推进,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全科医师在发展过程中并不顺畅。天津市社区卫生协会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2001~2007年,参加全国全科医师中级技术资格考试的仅有1.9万人,通过考试获得全科主治医师资格的只有9613人。截至2007年,全国具有全科医师中级技术资格的只有9826人,只有844人有全科医师高级技术资格,其中副主任医师779人,主任医师仅有65人。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北京市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韩立认为,全科医师与专科医师晋升机制一致是原因之一。“很多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的年轻医生流失正是因为职称的问题,假如能为全科医生制定一个合适的评定标准,应该可以吸引更多人到社区医疗机构服务。我建议建立一个全科医师晋升机制,例如,取消论文和英语考核,增加满意度考核等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韩立委托记者将这个建议带到“两会”。
为此,记者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他们表示,全科医师也是专科医师,只是选择的科别不同,因此,不能降低考核门槛。要改变现状,应继续发展全科医学,壮大全科医师队伍。

全科医师也是专科医师

据了解,目前,湖南、甘肃、新疆等部分省市已经放宽全科医师晋升标准。
全国政协委员、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阿达来提•阿合买提江介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自2009年开始制定了单独的职称考试标准。例如,在同级别职称考试中,单独为基层医生划定低于大医院医生几十分的分数线。“此外,在发表论文、英语考试等方面,都依据基层医生的实际情况为他们开了‘绿灯’。”
但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史大卓和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黄峻并不赞同这种做法。他们认为,绝对不能因为人才匮乏、晋升难,就降低人才培养成本和准入门槛。
据史大卓介绍,我国多数医学院校开设的临床专业都是5年制,期间医学生不分科。毕业后,医学生被送到医院实习,需要在各科室轮转,并不确定专业方向。
“在轮转阶段,所有医学生都是按照全科医师标准培养的,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医学博士。培养结束后,根据个人喜好再选择做专科医师还是全科医师。”史大卓说,因此,全科医师也是专科医师。
“仅仅是选择的医学科别不同而已。”黄峻举例说:“例如,一名心血管医学领域的专家是‘心血管专家’,如果是全科医学领域的权威则称为‘全科医学专家’。”
既然只是科别不同,那么在要求上就不应有所差别。“难道全科医师就不需要与国际接轨么?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专科医师研究方向可能是攻关某个病种的诊疗难题,全科医师的研究方向则是防控疾病的发生。只是方向不同,不能说专科医生的研究就是高难度的,全科医师的就是低难度的。”黄峻说道。

改变晋升评价标准

该如何改变全科医师晋升难这一现状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建议,不能以科研成绩评价全科医师,要以诊疗人数和服务质量以及对当地公共卫生的贡献来进行考核。“例如,甲流来了,如果某地区感染人数少,说明该地区医生负责任,考核分数就应该高。”
史大卓则建议,在全科医师和专科医师的晋升中,先将人才输送到基层医疗机构,然后根据个人的发展需求再进行人才选拔。“这样我们既能保证基层医疗机构全科医师的质量,也能进一步选拔优秀的专科医师。”
“不是考虑全科医师如何晋升主任医师的问题,而是提议社区医疗机构是否可以不设置主任医师等职称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的提议更加大胆,“如同大学里有教授,中学里不配置教授一样。社区医疗机构不需要配置很多主任医师。如果每家社区医疗机构都有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这个级别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如同在幼儿园设置教授一样,将是极大的讽刺。”
熊思东建议,可以设置另外一套晋升系统衡量全科医师的工作,“类似教育领域中的一级幼师、二级幼师的分级。”

壮大全科医师队伍才是硬道理

黄峻认为,即使改变了考核方式,仍不能触及问题的本质。“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在建立健全社区医疗服务体系的同时,培养全科医学人才、引进全科医学人才,只有这样才能解决根本问题。”黄峻说。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友谊医院心胸外科主任王天佑认为,全科医师培养必须面向四大人群:医学院校本科学历毕业生、大专生、中专生和基层在岗医务人员。
“在这当中,最重要的是基本医学教育制度的建立,如果脱离了这个制度,与全科医师有关的相应制度就无从谈起。”熊思东说,而与他一样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都建议,把全科医生专业纳入医学院校的学科建设。
首都医科大学于2009年4月公布的《高等医学院校全科医学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在已回收的112所高校的问卷中,已开设全科医学课程的学校共51所,占45.5%。
这个情况令人欣慰,但熊思东表示,全科医师的持续发展还需要培训制度作为补充。“一方面组织大医院医生到基层开展相关培训,另一方面定期组织基层医生到上级大医院进修‘充电’。要把培养基层医生列为大医院的一项日常工作,必须保证基层医生进修一定时间后诊疗技术有所提升;要把城市医院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有资质医生晋升中高级职称前到农村服务1年以上的政策落到实处,这些人到基层后主要从事对基层医生的‘传、帮、带’工作,要建立考核机制,不合格的不予晋升。”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ooWGQcXtwBS18JV6fOK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