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调解制度简论

共2196字

摘要:人民调解制度曾经被西方誉为“东方之花”。这种制度在我国司法历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近些年来,曾经的“东方之花”有枯萎的迹象。本文从人民调解的发展的历史出发,探析人民调解制度的优势,并对当前现实中产生的问题进行分析,最后对人民调解制度更好的发展提出个人的见解。

关键词:人民调解制度;价值;效用
中图分类号:DF5文献标识码:B文章编号:1009-9166(2010)026(C)-0150-01

一、人民调解制度的发展历程。人民调解制度是具有浓厚的中国民族文化和民族特色的法律制度。它萌芽于1922年彭湃所领导的广东“赤山约农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和其他抗日民主根据地中发展壮大,1942年的《晋察冀边区行政村调解工作条例》、1943年的《陕甘宁边区民刑事案件调解条例》都是最为重要的法律规范。[1]“人民调解委员会”这一名称就产生于这一时期并沿用至今。在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调解委员会这一制度作为社会基层司法的重要制度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重视,1954年颁布《人民调解委员会暂行组织通则》,“它标志着人民调解制度在新中国的确立,使我国的人民调解工作开始走上规范化、法制化的道路。”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正式生效,确定人民调解协议具有民事合同性质,人民调解协议首次被赋予了的法律效力。2010年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标志着我国的人民调解制度发展到新的阶段。
二、人民调解制度在产生和发展时期的优越性。人民调解制度是人民群众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和自我服务的制度,是解决纷争、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有效制度。在产生之初就具有本质特性。它所具有的优越性主要体现在:(一)人民调解制度产生的“必要性”与“必然性”。人民调解组织的产生具有一定得政治色彩。它产生于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根据地,当地群众在思想上深受传统的“无诉”思想影响,在群众在产生纠纷时,具有权威性的即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基层组织取代了传统宗族势力,瓦解了过去民众可以依赖的宗族内的调解。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司法工作重心是针对反革命分子,人民纠纷相对处于次要的位置。为了更有效集中司法资源镇压反革命分子,便创造人民调解组织来解决人民群众内部纠纷问题。(二)人民调解制度产生的“传承性”与“变革性”。人民调解制度在思想上的祖源是传统的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人民调解和传统的调解具有共同的特点:首先,都强调双方的和,即“和为贵”。只有双方通过“和”尤其都在心理上达到“心和”才能化解纠纷。其次,被调解的双方都基于对调解人的信赖而接受调解人的调解。这种信赖关系均是基于对调解人在伦理、情感、管理等方面的因素。由此看来,虽然时代在发展,但调解精神都是一脉相承的。
三、人民调解制度在当前时期存在的局限性。人民调解制度继承和发扬了传统调解文化的优势效用,但是进入90年代后,人民调解制度开始有弱化的迹象。究其原因,可以在具体运用这一制度的过程中能够发现其存在某些局限之处:在意识上,人民调解制度产生于革命战争年代,确立于中国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当时的指导思想是以阶级斗争观点来看待一切问题的,当人民内部出现纠纷时,人民调解制度是最好的途径。在组织上,人民调解组织虽然分布于各个乡镇街道和企事业单位,但是运行机制却很模糊,纠纷解决机制中的位置比较模糊。出现“调解为主,审判为辅”、“调解是诉讼的必经程序”。这种方式有其弊端,调解活动易出现“强迫调解”。反而降低了人民调解在群众心中的地位,使群众在心理直接转向通过诉讼来实现自己的权益要求。在人员上,人民调解员的构成不具备专业性。任命调解员的不仅需要有威望的人,还需要有能力有一定法律知识的人。合格的人民调解员也要具备多种知识。但是人民调解员任命忽视的就是这个问题,并没有严格的职业准入制度。
四、对人民调解制度发展的个人展望。首先,应做到“诉”与“调”分离。说到理论界往往说“审”与“调”分离实质上是将这俩种不同概念层次上的具有不同文化内涵的事物掺和到了一起,审判只是诉讼过程中的一个环结,调解实质上不是诉讼过程中的必要因素。我认为傅华伶教授精辟的阐述可以解释对这一点的成因:“中国正通过将大众司法制度化和将公众参与形式化而遵循西方法律秩序的老路”。[2]而如今西方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上追求解决过程和结果的互利性和平和性,这都是人民调解制度同样具有的价值。所以将法院调解剥离出诉讼过程,还原到独立的人民调解制度中,使这俩种不同文化内涵的诉讼与调解能够并行不悖的发挥其各自的作用。其次,发挥调解的传统优势。人民调解制度的完善与效用的最大化就是实现人民内心中“息诉”愿望并且能够解决问题的一种较为完美的模式。人民调解制度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中国是具有5000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传统文化深刻影响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无诉”在现在人的脑海中已经融化到人情交往之中,“今日之人情世界乃是对传统人情世界的赓续和发展,处于当今中国日常生活世界中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传统人情世界‘遗风’的影响和制约”。因此,应当重视社会中人情关系对调解的影响。

作者单位:山东轻工业学院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r84XQPkOOigkA3Fogkm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