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肝脾针法治疗黄褐斑的疗效及女性激素、促黑激素、超氧化物歧化酶、过氧化脂质的观察

共4495字

关键词黄褐斑调肝健脾针刺女性激素促黑激素超氧化物歧化酶过氧化脂质


黄褐斑是一种常见的面部色素沉着性皮肤病,好发于中年女性,是难以治愈的皮肤病之一,其发病率有逐年增加的趋势。2006年1月至今我们采用调肝脾针法为基础对黄褐斑进行治疗,并与对照组、空白组等进行对照,观察本疗法对黄褐斑患者女性激素、促?激素(MSH)、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过氧化脂质(LPO)的影响。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1.1诊断标准:参照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色素病学组于2003年修订的黄褐斑临床诊断标准[1],中医辨证标准参照《中医美容》[2]及我们的临床经验,将黄褐斑主要分为肝气郁结型(斑色较深,喜叹息,乳房胀痛,经来腹痛,烦躁易怒,口苦咽干,胸胁胀痛,苔薄,脉弦)、肝郁脾虚型(肝气郁结的部分表现外,尚见斑色暗淡,肤色黄,体胖,疲倦乏力,腹胀,舌胖大、边有齿印,脉弦濡细或滑)、肝郁肾虚型(肝气郁结的部分表现外,尚见斑色较深黯,腰膝酸软,失眠多梦,口渴,大便干,舌质偏红,脉弦细偏数)。?
1.2一般资料:90例均为女性黄褐斑患者,符合黄褐斑的诊断标准和辨证标准,排除近半年内服用影响内分泌的药物以及伴绝经、妊娠、糖尿病、慢性肝肾功能不全、自身免疫性疾病和1个月内接受过其他治疗的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3组。其中治疗组30例,平均年龄40.46±3.57岁;平均病程3.54±1.21年。对照组30例,平均年龄39.63±3.18岁;平均病程3.86±1.41年。空白组30例,平均年龄38.86±3.32岁;平均病程3.24±1.32年。三组患者的年龄、病程、部位、皮损面积和颜色积分、伴随临床症状积分等指标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同时为提高依从性,所有纳入病例,均在分组后、治疗前,由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治疗前后皮损面积和颜色积分、伴随临床症状积分的评定,均有同一不参与治疗的医务工作者完成。?
2治疗方法?
2.1治疗组:取穴以局部和厥阴经、太阴经、阳明经为主,双侧蠡沟、三阴交、阴陵泉、足三里或丰隆及中脘、尺泽(右),局部浅刺围针。加减:胸闷、心悸加双侧内关、膻中、双侧胸4、5夹脊;大便闭结加双侧天枢、下巨虚;月经不畅加双侧天枢、血海、气海、水分;肝气郁结型加双侧太冲、合谷;肝郁肾虚型加双侧肝俞、肾俞、太溪。针刺手法:补合谷、足三里,泻三阴交、蠡沟,其余穴均行平补平泻。先针刺背部穴,不留针,随之仰卧针刺,留针40分钟,第1周每天针刺1次,刺激量以患者耐受为度,以后每周针刺2次,共治疗3个月。?
2.2对照组:处方:柴胡9g,当归、羊乳、刺猬皮、白芍、茯苓各12g,制半夏、制南星、全瓜蒌、川芎、白及各10g,丹参15g。加减:肝气郁结型加制香附、郁金各10g;肝郁脾虚型加党参、白术各12g;肝郁肾虚型加枸杞子15g,制黄精、山萸肉各10g。每日1剂,30天为1个疗程,连续服用3个疗程。?
2.3空白组:未予任何治疗。?
3临床观察?
3.1症状评分标准:临床症状主要包括月经不调、痛经、失眠、胸闷、心悸、便秘,每一症状按无(0分)、轻(1分)、中(2分)、重(3分)评分,偶有症状且不明显为轻度,有症状能耐受为中度,症状持续不能耐受为重度。观察治疗前后每一症状积分变化,并与空白组比较。?
3.2皮损面积和颜色评分标准[1]:皮损面积评分:0为无皮损;1为皮损面积<2cm2;2为皮损面积2~4cm2;3为皮损面积>4cm2。皮损颜色评分:0为正常肤色;1为淡褐色;2为褐色;3为深褐色。总积分=面积评分+颜色评分。?
下降指数=(治疗前总积分-治疗后总积分)/治疗前总积分。?
3.3疗效标准[1]:基本治愈:肉眼视色斑面积消退>90%,颜色基本消失;下降指数≥0.8。显效:肉眼视色斑面积消退>60%,颜色明显变淡;下降指数≥0.5。好转:肉眼视色斑面积消退>30%,颜色变淡;下降指数≥0.3。无效:肉眼视色斑面积消退<30%,颜色变化不明显;下降指数≤0分。?
4实验方法?
4.1检测项目:血清LPO、SOD、MSH测定方法采用Elisa法。女性激素测定方法采用原子吸收法。测定用试剂由ADLITTERAMDIAGNOSTICLABORATORIES公司提供。?
4.2检测方法:从治疗组、对照组、空白组中各随机抽取20例,于月经第五天测定女性激素(FSH、LH、E2、P、T、PRL)和LPO、SOD、MSH,于治疗前、治疗3个月后各测定1次;另以20名健康人于月经第五天检测上述项目,20名健康者均为本院自愿接受检测的职工,平均年龄39.29±4.02岁。?

5统计学方法?
所有数据应用SPSS11.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多组定量资料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组内均数两两比较采用q检验,各组治疗前后的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6结果?
6.1治疗结果:治疗组基本治愈2例,显效9例,好转16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0.00%;对照组基本治愈2例,显效10例,好转1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3.33%;空白组基本治愈0例,显效0例,好转6例,无效24例,总有效率20.00%。治疗组与对照组总有效率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治疗组、对照组与空白组比较,均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
6.2皮损面积和颜色评分比较:详见表1。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对照组患者皮损面积评分和颜色评分与治疗前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与空白组3个月后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

6.3症状积分值比较:详见表2。治疗组、对照组治疗3个月后临床症状均明显改善,与治疗前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P<0.01);与空白组3个月后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P<0.01)。

6.4女性激素水平比较:详见表3。治疗组、对照组、空白组和健康组之间比较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

6.5促?激素、超氧化物歧化酶、过氧化脂质水平比较:详见表4。治疗组、对照组治疗后,与治疗前、空白组3个月后比较,LPO、MSH均明显下降(P<0.05),SOD均上升(P<0.05)。LPO、SOD、MSH,治疗组、对照组、空白组治疗前和健康组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


7讨论?
黄褐斑中医称为“黧黑斑”、“肝斑”,多认为与脏腑、气血、经络的失调有关,其病位在外,病因在内,应采取“外病内治”法[3]。《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载:“原于忧思抑郁,血弱不华,火燥结滞而生于面上”。结合临床,我们认为本病主要由情志失调致肝气郁结,气滞血瘀,气郁化火,上侵头面,或肝脾失调,脾失运化,湿浊凝滞,熏蒸面部,或肝肾阴血亏虚,血不养肝,肝失调达,肝火上炎,熏灼面部等产生,有临床报道,内服中药辨证治疗,为治疗黄褐斑之有效方法[3-4]。根据多年临床经验,我们以调肝健脾针法为基础对黄褐斑进行治疗,取穴以局部和厥阴经、太阴经、阳明经为主,其中蠡沟为足厥阴经络穴,丰隆为足阳明经络穴,两穴相配具有疏肝理气、健脾化湿、化痰去瘀、调和气血的作用;三阴交为足太阴、厥阴、少阴之会,配合手太阴肺经合穴尺泽,促使气血运行;中脘为八会穴,是任脉与手太阳、少阳、足阳明经交会穴,有健脾助运之功;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又面部为阳明所属,足太阴经与足阳明经相表里,为气血生化之源,取足阳明经合穴足三里、足太阴经合穴阴陵泉可行气活血、化湿通络。诸穴同用,故收佳效。?

西医对黄褐斑的病因和发病机理至今尚未完全阐明。近年来,许多研究表明:氧自由基改变与黄褐斑的发生有关[3-5]。正常情况下,体内抗氧化酶如SOD等,对机体的氧化性损伤发挥有效的清除作用,使机体内氧化与抗氧化处于动态平衡。而黄褐斑患者这一平衡系统遭到破坏,不能及时清除生理条件下产生的过氧化脂质等氧化物,使LPO在体内堆积。本研究结果也显示,黄褐斑患者LPO明显高于健康对照组,SOD则下降。通过以调肝脾针法为基础的针刺治疗,LPO下降,SOD上升,患者氧化与抗氧化失衡得到改善。?
有人认为,不利的精神因素可能是通过下丘脑?垂体系统释放如促黑激素等相关神经肽而致色素沉着[6-8]。临床上我们发现黄褐斑患者发病初期多有烦躁、紧张、焦虑、抑郁情绪,并出现相应症状,患者MSH较健康组升高,经针刺治疗3个月,患者临床症状明显改善,MSH较治疗前下降,这可能与治疗后患者烦躁、紧张、焦虑、抑郁状态得到改善有关。?
有关黄褐斑与女性激素之间的关系,有不同观点。本研究的结果显示,女性黄褐斑患者血清FSH、LH、E2、P、PRL、T各项目的测定值和健康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说明黄褐斑患者女性激素水平在正常范围。治疗后女性激素水平与治疗前、空白组3个月后比较,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提示黄褐斑与女性激素水平无明显相关。?

8参考文献?
[1]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色素病学组.黄褐斑临床诊断和疗效标准[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04,18(5):278.?
[2]王海棠.中医美容[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39-40.?
[3]冯安吉,海春旭.黄褐斑病因及发病机理[J].第一军医大学学报,2000,20(2):183-184.?
[4]李英松.黄褐斑的病因病机及其辨证施治[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3,17(4):281.?
[5]崔正军,岑瑛.黄褐斑的研究现状[J].四川医学,2004,25(1):116-118.?
[6]杨慧兰,冯穗一,廖元兴,等.广州地区黄褐斑有关发病因素的流行病学调查[J].临床皮肤科杂志,1996,25(2):89-90.?
[7]WolfR,WolfD,TamirA,eta1.Meiasma:amaskofstress[J].BrJDermatol,1991,125(2):192-193.?
[8]向亚萍.浅谈精神因素、神经肽与黄褐斑[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3,10(1):37-38.?
收稿日期2008-10-16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rL2v2cyLoQzjAvayNWG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