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鸡联集趣

共1374字

羊去猴走闻鸡啼。日历翻到2005年2月9日,我们便跨入了农历的乙酉年。按照我国传统说法,酉属鸡,2005年应是鸡年。鸡年赏“鸡联”,自是别有一番情趣。

从前有几位秀才郊外踏春,见地上有许多鸡、狗爪子印,有个秀才便吟道:“鸡傍犬行,遍地梅花竹叶。”一时把大家给难住了,个个抓耳挠腮想不出下联。这情景被一个在路边放牧的小孩看见了,他觉得很好笑,顺手指着路上的羊屎、马粪,放声对道:“羊跟马走,沿路松子核桃。”众秀才一看,那羊屎真像松子,马粪也像核桃,不得不从内心佩服。
相传有个中医晒草药,其中有剧毒的乌草头。一只乌鸦来寻食,啄吃了乌草头,不一会,耷拉着头,好像醉了酒。这时有个秀才路过,见此情景念出一上联:“乌啄乌头乌头醉。”满心想对一合适的下联,但一连几天都对不出。一天到花园里见一公鸡在鸡冠花下刨食,鸡冠和鸡冠花都摇个不停,触动文思,顿时对出下联:“鸡刨鸡冠鸡冠摇。”
从前,有个秀才,夏天晚上睡在竹床上乘凉。仰面看见一只老鼠从屋梁上跑过,他想了想,便念道:“暑鼠量梁,提笔描猫惊暑鼠。”上联已出,却无法对出下联。后来他经过一个晒谷场,看见几只鸡在啄谷子,这时远处一位妇人招呼附近玩耍的孩子赶鸡,孩子们捡起石子向鸡丢去,把鸡赶跑了。秀才触景生情,脱口而出:“饥鸡盗稻,呼童拾石打饥鸡。”这副对联成对地使用同音字,不仅把鼠、鸡的情态刻画得惟妙惟肖,而且声律和谐,意趣横生。
明朝文学家祝枝山,一日与朋友聚会于杭州,众议以联助兴,正说着,一友见屋北角宿一鹿,便出了上联:“屋北鹿独宿。”大家想了半天,谁也没对上来。时值午时,溪西边的雄鸡,同时啼鸣,祝枝山灵感顿发,对出了下联:“溪西鸡齐啼。”此联不仅“物”对“物”,“景”对“景”,“方位”对“方位”,且“多字同韵”,恰到好处。
清时江西南昌上河村有个出口成章的“神童”叫何执中。某天,新任县令闻其名亲自到该村试探。两人在一户殷富人家门口相遇,县老爷见白墙青瓦,墙边几只鸡在寻食,其中一只白鸡正昂首啼鸣,便出一上联:“白屋白鸡啼白昼。”时近黄昏,一只黄犬见有生人便“汪汪”乱叫,何执中随口对道:“黄家黄犬吠黄昏。”县老爷听了十分敬佩。
清朝中期,由于天灾人祸,云南建水县老百姓生计艰难,就请读书人曾彬为他们说几句话。曾彬好不容易来到京城,不仅没有效果,还被差役打了几十大板。曾彬气愤至极,写了一副对联:“刑户吏礼工兵,大堂六部;马牛羊犬鸡豕,小畜一院。”联语词性相对平仄协调,强烈地表达了人民的心声,也反映了曾彬不畏权势的可贵品质。
清代乾隆年间大学士、江西南昌人彭元瑞,青年时曾撰写一联:“何物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上联写赏花要按月随时,反映了他热爱自然,热爱生活;下联写读书需起早摸黑,珍惜光阴,表现了他学习勤奋,有迫切感。天才出自勤奋,这副对联对今天的青年学生仍有激励作用。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1927年在南京创办晓庄学校,打破传统的教育观念,主张“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提倡“教学合一”“手脑并用”。当时晓庄几所小学分别挂有出自陶先生之手的几副对联,其中一副为:“和马牛羊鸡犬豕交朋友,对稻粱菽麦黍稷下功夫。”此联不长,却容下这么多牲畜和农作物的名称,而毫无生凑之感,殊为难得。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u518aPYtDZd9Wy2XBvJ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