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进行曲(下)

共2857字

全车的人都为高兴叔叔鼓掌叫好!

新娘姐姐一定要谢谢高兴叔叔,请高兴叔叔吃饭。
一开始,叔叔不肯,后来,在姐姐的坚持下,第二天他们在一家小餐馆坐了下来。后来,他们常常一起出去吃饭聊天。
后来,新娘姐姐爱上了高兴叔叔,再后来,就准备结婚了呗。
婚礼好热闹!高兴叔叔今天特别高兴,搂着新娘,笑啊笑啊,一刻不停地和赴宴客人合影。见到我和妈妈来了,他一把把我抱起,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疼爱地说:“小鬼,你来了!”“咔嚓!”照相机里留下了我、妈妈、叔叔和新娘的笑脸。这时,妈妈的手机响了。嘿,太棒了!爸爸的加班临时取消了,他正往这边赶呢!
原来,当小傧相这么苦,要撤花瓣,还不准到处乱跑乱叫。要乖乖地跟在新娘新郎后面,走过红地毯。婷婷,我的搭档,身上穿着好看的公主裙,有很多荷叶边,好漂亮。我想和她说话,可一直没机会。她的名字还是拍照时新娘姐姐告诉我的。她是这样说的:“纽扣乖噢,今天你和婷婷做我们的小傧相。”
婚礼在进行着。突然,拿着话筒的司仪要我们两个小傧相上台说几句。我一下瞪大了眼睛,吐了吐舌头。要知道,我从来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过话呢。婷婷拉着我的手,落落大方地走上前台。望着台下无数双像萤火虫一样闪闪烁烁的眼睛,我有些昏了。我偷偷瞟了一眼坐在下面的妈妈,显然,她比我还吃惊,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她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一个节目。
婷婷先讲:“我叫婷婷,今年六岁,很高兴参加珍珍姐姐和高兴叔叔的婚礼。我能当小傧相,感到非常荣幸。”
她说得真好,我越发紧张了,脚在发抖。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我,我,我叫纽扣,爸爸姓纽,妈妈姓寇,他们谁也不让谁,所以我的名字就变成这样了。”台下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爆发出哄哄的笑声。我不知道是否该再说下去。我快坚持不住,要哭了。可爸爸曾经说过,男子汉要勇敢,是不能轻易哭的,特别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那会很丢人的。
我的眼睛一个劲瞟着高兴叔叔,只见他和新娘姐姐一个劲地为我鼓掌,示意我说下去。我咽了一大口口水,不知哪来的勇气,继续我的“大舌头”:“我,我,今年上小学一年级了。今,今,今天是我第五次举行婚礼。”哗啦啦,哗啦啦,台下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的笑声把我淹没了。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出了一朵玫瑰花。
我再也忍不住了,“畦”的一声哭了。
新娘姐姐跑过来,亲了亲我的脸颊,温柔地说:“纽扣,你太棒了!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小孩!”
台上,高兴叔叔的爸爸妈妈讲话。新娘姐姐的爸爸妈妈讲话。高兴叔叔和新娘姐姐交换戒指。
台下,大家快乐地看着这一切,为他们祝福。
我却一直盯着那只六层的奶油大蛋糕。
我饿了。
那颗红红的草莓太诱人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饿昏了,仿佛听到草莓在对我说:“快来吃我吧,快来吃我吧。”
可台上的仪式还在继续,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吃蛋糕。我能分到那颗最大的草莓吗?我不确定。如果在平时,我跟高兴叔叔说一声,他一定会把最大的那颗草莓给我。可今天,我找不到机会跟他“咬耳朵”。今晚,他和新娘姐姐在聚光灯下,总有一群人围着他,我一点机会也没有。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我悄悄地绕过一桌桌人,向蛋糕靠近。我历经千山万水,欣喜万分,战斗即将胜利。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眼看就能碰到那颗最大的草莓了,突然旁边冒出一个小小的黑影,一只手一闪,草莓不见了。
我定晴一看一个五岁模样、剃了光头的小男孩,露出满嘴蛀牙又漏风的嘴巴,含着草莓对我坏笑。
“纽扣,你又捣蛋了!”妈妈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像一只鸡一样拎回座位。而那个“蛀牙”男孩早已把草莓吞进了他的小圆肚。
“嘻嘻,你真有意思呢。”婷婷和我坐在一桌,一边喝着橙汁,一边对我说。我沉默不语,脸红红的,像对面酒杯里的葡萄酒。她读幼儿园大班,经常主持节目,会跳舞,会唱歌,而且,人也长得很漂亮,让人联想起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我想让他崇拜我。于是,我骄傲地告诉她:“我认得很多字呢!”她很有兴趣地考问我:“那你能读出席卡上所有的名字吗?”考就考,谁怕谁。
我一个个念着:“狂傻(匡俊)。”一位戴金丝边眼镜的哥哥的脸都绿了。“金金金金水水水(金鑫淼)。”好长的名字噢。另一位留着大胡子的大伯嘴巴里的半只鸭腿停止了运动。“吃饼干(迟萍甘)。”一位顶着满头“爆米花”的大婶把茶水变成了小喷泉。
妈妈的脸越来越难看。我赶紧闭了嘴,不说了。
过了十分钟。
“这是你妈妈的名字吗?”婷婷小声指着席卡上的一列字“钮大明一家”问。“不,那是我爸爸的名字。”“后面呢?”“那是我妈妈的名字。”“那你的呢?”对啊,那我的呢?我的名字哪里去了?我在哪呢?
高兴叔叔把我这么重要的一位小朋友给忘了。“叔叔把我的名字忘了!”我不满地说。
妈妈不理我。
婚宴进行了一半,爸爸出现了。
我飞奔出去,扑向爸爸,一肚子委屈“告状”:“爸爸,爸爸,高兴叔叔竟然忘记了在席卡上写我的名字。”
“是吗?让我们看看去。”爸爸牵起我的手,大步流星向妈妈那桌走去。
席卡上分明写着,纽大明一家。
爸爸坐在妈妈身边,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他指着席卡,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席卡上写了五个字,前面三个字是‘纽大明’,爸爸的名字:后两个字‘一家’,说的是你和妈妈。五个字连在一起就表示,爸爸妈妈和你,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什么叫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爸爸解释说,就是爸爸爱妈妈,妈妈爱爸爸;爸爸爱我,我爱爸爸,妈妈爱我,我爱妈妈。
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我和妈妈用两个字就表示了呢?明明我们的名字加起来有四个字呀?
不过,互相爱来爱去,挺好玩的,我喜欢。我爱我家。
到我们这桌敬酒时,高兴叔叔和新娘姐姐硬是拖着迟到的爸爸,要和我们家重新拍一张全家福。“咔嚓!”相机里留下了爸爸、妈妈、我、叔叔和新娘姐姐的笑脸。
在参加高兴叔叔婚礼很久很久以后的一个下午。妈妈习惯地帮我熨烫那件湖蓝色的燕尾服,可惜我再也穿不上了。
我24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明天,我们一家又要去赴另一个婚宴了。
我在一旁难得安静,帮妈妈叠着刚收下来、还有着阳光味道、暖暖的被子。看着五斗橱上挂着爸爸、妈妈和我的那张全家福。
“妈妈,你喜欢婷婷还是盈盈?”婷婷很优秀,除了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大多时候安静得就像一片叶子。盈盈是我大学的同桌,爱帮助人,一个笑声很奇怪的热心女生。
“怎么了,有想法了?”妈妈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
“没,婚礼参加得多了,问问,呵呵。”
“你喜欢就好。”
“不,首先要爸爸妈妈喜欢。”
“妈妈跟爸爸结婚的时候,外公外婆就对妈妈说,‘女儿的眼光我们放心。’”
“我和你爸爸相信你的眼光。爱要自己寻找,别太在意外界的声音。爱就像穿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春林荐)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uC6UtfOLO4uW4bWkUk8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