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莫乐山的胡子(三题)

共3603字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唱二人转的二愣子和小翠逃亡的路上被小莫乐山上的胡子劫持了。二愣子在生死线上一起一落,经历了阴阳生死的考验,二楞子在小莫乐山大当家面前腿脚软成了泥巴,黄尘古道上的黑土纷纷扬扬就起来了。大当家的把二愣子提了起来,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在小鬼子眼前是响当当的硬汉子,现在你妈个巴子咋就一砣烂泥软了呢。二愣子道,大当家的劫了俺就是救了俺,小的没齿难忘,用得着的地方愿肝脑涂地。小莫乐山大当家的说,唱戏的能把死人说活了,俺真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只要你把我绑的红票给逗乐了,或者能回心转意,咱俩之间的人情就扯平了。
小莫乐山绑的红票是抗联战士小六子媳妇。刚烈性子的女子死活不愿意做压寨夫人,整天寻死觅活哭丧着脸,把大当家的心情哭得阴沉沉的。
小翠说,逗乐子是你的拿手戏,你为胡子搞定这件事情。二愣子说,小六子媳妇为人还不晓得吗,如果咱们用耍猴子的小耍就能把小六子媳妇摆平,我还真要从门缝里看她呢,俺俩应该唱最悲情的苦戏。
二人转是一种悲天悯人的戏种,尤其二人转调子的尾音,蕴含着悲苍的沧桑和无奈。苦戏,是二人转最能透彻肺腑感天动地的调子。
那一晚,观众是大当家的和小六子媳妇。二愣子的唱词从低回盘旋的悲腔开始,呜咽的声音低低徘徊,就像经验丰富的猎人引蛇出洞,但是猎物固守在洞穴中。猎人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悲凄之声再次低回卷起,就像一阵袅袅的轻烟,温柔得软化了固执,猎物放松一点警惕,疑神疑鬼地探出头来;悲苍的调子就像放飞的黑老鸹,自由自在地盘旋,猛然一个翻滚,拔向天空展翅飞翔,这给了猎物足够的信心和勇气。
小六子媳妇眼睛湿润了。
悲凄如风一样悠然荡漾,却有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在疾风中逆流而上,在顺势中劈波斩浪,在雾霭中轻盈掠过。一路乘势而进不可遏止,有如大风呼啸而去,有如流水奔腾而下。
小六子媳妇的泪水流了下来。
这时,悲凄的翅膀遭遇到横空拦截,呜咽之声被巨大的漩涡吞噬,一切都烟消云散化作无有,有如刚刚垒就的高塔突然陷落。在为心境寻找依托的时候,悲凄之声如一缕轻烟升起,有如孤魂野鬼四处游荡,寻找不到托生的地界儿,孤独无助千回百转。蓦然,一股巨大引力吸纳了万千魔力,如惨白的圆月喷薄而出,冉冉升起,一个高潮出现了。
小六子媳妇泪流满面。
这时刚刚昂扬的月轮跌落在大海里,不断地下沉下沉下沉……忽然海水奔腾而下,浩浩荡荡,一泻千里。
小六子媳妇哭得肝肠寸断。
小六子媳妇答应小莫乐山大当家的,只要丈夫不回来了,就在山寨住下来。大当家的无奈应允下来。后来大当家的死在了小六子的枪下。
小翠问二愣子,怎么就想到唱悲剧打动女人,小六子说,一个女人把泪水流干了,剩下的没有退路就是出路了,有泪水说明还有一种期待呢。
小翠说,二愣子这么了解女人啊!

私情

唐三章的女人存在于传说中,存在于红男绿女的舌头尖儿上,这些女人从不公开和唐三章的私情,即使被人捕捉到了蛛丝马迹,也被当事人予以坚决否认讳莫如深。
那一年冬天,大雪封堵了进入腰堡村子的山路,一个女人清晰的脚印一条线一样进了村子,身后一个小女孩踩着她的脚窝儿尾随而来,孩子的小脚印刚好套在大人的脚印里,就像印证相依为命的母女的模子。
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场子里。唐三章和大白菜正唱着《钟馗嫁妹》。
俺把你闺女带来了。女人毫不避讳众人怀疑的目光。
唐三章的一段慢板还没有唱完,尾音在场子的上空悬着。女人问,你把我忘记了?
观众开始饶有兴趣地欣赏戏外戏,情外情。
不是生活所迫,俺不会来找你讨生计,俺实在拉扯不起这个孩子了,撕破脸皮来找你给孩子一口饭吃,是俺对不住你,请你善待这孩子。女人道。
唐三章呆呆犹豫半晌,道,我记得这个孩子,俺会当亲生孩儿看待,哪怕俺吃一只蚊子也给孩子一条腿,喝一肚子冷水俺也给她含一口温水。
女人把唐三章和小女孩子的手牵到一起,亲了小女孩子的脸蛋儿,两滴泪水滚落到被风霜割伤的脸上。唐三章问小女孩子叫啥名儿。
小喜儿。小女孩儿怯生生地回答。
过小年儿的时候,唐三章悄然溜回村子,流言早就像附鬼魂的旋风刮进了村子。唐三章的后脚刚跨进门槛子,家里的窗户上就贴满了扁平的脸孔,他们在指点唐三章领回来的小喜儿,猜测着唐三章和另一个女人的故事,嘲笑着唐三章媳妇得了一个野闺女。
这个孩子是你带回来的?媳妇问。
从腰堡子带来的。丈夫答。
谁家的孩子?
不晓得。
为啥带家来?
她妈妈塞到俺手里。
为啥偏偏塞到你手心里?
她妈妈说是俺闺女。
是你闺女吗?
不是,俺答应像闺女一样看待。
真不是你闺女?
俺没去过枪杆峪,不可能碰到小喜子妈妈。
你为啥答应了那个女人?
大家伙儿都在那里看着呢,这事儿要是拒绝了,百姓会添枝加叶,添油加醋,红的也成白的了,咱收养了这个丫头,百姓会觉得咱仗义,是一条汉子。
你就吃了一个哑巴亏?
我看小丫头身段挺好,嗓子也脆生生的,是一块好料子。
唐三章本来以为流言能尽快飘散,但是流言就像紧箍咒一样陪伴唐三章。随着戏班子的名声的扩大,影子一样变成巨大的妖魔。
某一天,唐三章寻找到了流言的源头,他气冲冲来到媳妇面前怒道,你咋编排俺和小喜儿妈妈的事儿呢,咋编排得有鼻子有眼睛呢,这是媳妇的在诋毁当家男人啊。
唐三章媳妇承认道,是俺编排的,让人流传的。
为啥呢?
我了解女人,她希望男人只爱她一个人,一旦公开你的私情,哪怕是莫须有的私情,那些女人就会主动退却,她们心里就不会惦着你了。
一直暗恋唐三章的大白菜就是这个时候离开戏班子的。

画中人

二人转班主唐三章以为拗着女儿小喜儿和大桥,俩人就没有了主张,却没预料到会着了自己个儿的道儿,让徒弟大桥神不知鬼不觉给算计了。
二人转班子每到一个村子或者屯子,晚上经常住房东的偏厦里,男女之间用幔帐隔着,说话的声音,翻身的声音,梦话咬牙的声音,放屁的响声等等都听得到。几个人睡不着觉就磨蹭唐三章讲古。唐三章肚子里就是那几个玩意儿,没有翻新和创意,就像顿顿吃苞米面糊一样乏味,徒弟们听得耳朵都磨出了茧子,但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时,还是喜欢听年画的故事。
唐三章说,从前啊,一个孤儿憨厚能干,过年的时候没有钱买年货,就拿出一文钱买了一张年画,年画可是装点咱庄户人家的喜庆的装饰,年画上面有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孤儿把年画贴到墙上。孤儿早出晚归下地做农活,晚上累了乏了躺在土炕上,眼睛里满是年画上嫦娥一样的美人儿。有一天孤儿回到家,看见屋子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饭锅里面蒸着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孤儿觉得很奇怪,百思不得其解。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那天孤儿装作下田的样子,偷偷转回家在柴禾堆里躲了起来,不一会儿,看见年画上的大姑娘走了下来,开始忙前忙后操持家务。孤儿怕大姑娘跑掉了,赶紧把年画撕下来扔到灶坑里烧了。那画中的大姑娘看上不去画了,只好和孤儿一心过日子了。
每次唐三章讲完都要问一句听明白没啊?大桥和二楞子睡意朦胧地说听了。唐三章又追问,我是问听懂没。大桥说,俺困了要睡觉了。二徒弟二楞子说,赶明儿俺也买一张年画。那边师妹小翠道,做梦吧你。唐三章女儿小喜儿说,俺想起夜,小翠陪俺去。小翠说,俺害怕,外面黑灯瞎火的,别让野狼叼了去。二楞子说,俺陪你去,俺胆子大,俺不偷看,俺仰头数星星。小翠说,还是俺陪你去吧。小喜儿问,大桥你睡了吗。大徒弟大桥说,还在想师父的故事。那边唐三章鼾声如雷了。大桥说,俺陪你去吧,你多穿一点衣服别着凉。二楞子说,早一点儿回来,别让狼给叼了去。小翠说,大桥就是一条狼。
第二天早上,大桥告诉师父,俺明白年画的意思了,俺也把年画撕了。
二楞子抢先道,年画在哪呢?大姑娘在哪里呢?
唐三章急忙问,你昨天晚上啥时辰回来的?
二楞子想起来了,道,我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摸你的被窝都凉了,人还没有回来呢,你和小喜儿跑哪里去了呢?
大桥说,我撕年画呢。
唐三章眼睛瞥小喜儿,小喜儿不吭声,脸却红了。
大桥说,那大姑娘回不去画里了。
唐三章不吭声。
大桥说,年画被我烧成灰了呢。
唐三章说,以后你得改口了呢。
二楞子说,改口为啥,大桥不叫师父啦,那叫师哥师兄啊。
大桥说,我还是叫师父顺口,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
小喜儿后来问大桥是啥意思呢,昨晚为啥拉着我去村口小六子媳妇家呆那么久。
大桥嘿嘿笑了,道,切切不要告诉师父我没有碰过你啊,到时候你不应声事情就妥了。
大桥说,你爹答应咱们的亲事了,小喜儿。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wZZ3GzoaG6lQ1rBNZ20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