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占领了纽约下城

共2137字

[NewYork,U.S.A]“准备好了吗?在华尔街,迎接我们的解放广场。”这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第一句口号。阿拉伯之春隔着遥远的大洋,竟然点燃了9?11十周年之际的美国纽约。

法国姑娘EmmanueIIeBitton是临时把Zuccotti公园写进自己的纽约旅行计划的。这个公园就在曼哈顿下城,9?11遗址的街对面,旁边还紧挨着Century21这个欧洲人赴美必至的购物胜地。
zuccotti以前只是该区再普通不过的一片小公园,精致的绿地点缀着周围显赫的金融楼群,美联储的官员下午会在这里喝咖啡,华尔街的精英在这里买鸡肉卷当午餐,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集合,从9?11遗址前往华尔街。Zuccotti公园红色的V形现代雕塑是上述各色人群的MeetingPoint。雕塑家MarkdiSuvero给它取名叫“JoiedeVivre”(法语:生命之乐),这被解读为在世界金融的心脏位置见证资本主义繁荣的时代。
但这个V字眼下却被激情澎湃的青年演说家占领。每天都有不同团体的演说在这里进行,纽约大学的女权运动组织、加拿大的环保团体、本土的劳工社团、互联网极客,还有奇装异服的嬉皮士,或者从不跟任何人交流,光挂着牌子默默站着的疑似自闭症人士。
掀起了全世界“占领”热潮的“占领华尔街”,就从这里开始。9月17日,酝酿了近两个月的占领运动在华尔街拉开序幕。五千多人涌进这里狭窄的街道。其中300多人自备了睡袋和帐篷,在这个公园过夜,此后一直驻扎于此。甚至10月暴雪来袭,11月寒冬降临,占领者也仍然坚持,试图用行动反驳政治学家的“气候政治学理论”一社会运动的消亡非源自政府镇压,而是冬天降临。占领者在这里抗议、唱歌、读书、居住、生活,也吸毒、做爱、愤怒、质疑世界和人生。3100平米的公园被命名成它曾经的名字:自由广场。
嬉皮士占据了公园外围,唱歌、跳舞、打鼓、接吻,绕着他们走上一圈,满眼的反战标记,耳钉鼻环,仿佛回到只在电影里见过的1968年:而关心社会公义的志愿者在公园的功能区奋力经营已维持了两个月的占领基地,他们分有十八个工作组,负责传媒、食品、文化、设计、安全、医疗、教育等事务:公园的最核心,是纽约占领运动的组织团体GeneraIAssembIy,一群年纪相仿的大学生,来自美国各个地区。他们以志愿者自称,不愿被称为组织者,尽管其负责维持公园的基本秩序、与传媒沟通、召集开会商讨运动的下一步方向……两个月下来,这里俨然是一个位于纽约心脏的独立王国。
与此同时,对Bitton和许多此时到访纽约的旅游者而言,这里却化身作纽约又一个新景点一“占领”主题公园。Bitton在占领区走了一圈,很惊讶地说“这就是美国人所谓的‘混乱’?天哪,那他们一定没有来过法国。这里也太乖了吧!”
在“占领区”,连垃圾都有清楚的分类可循环、电池类、生活类。只要你愿意走进公园,参与进来,在食品区,事实上你就能获得一顿免费的午餐或者晚餐。通常有沙律、牛肉、豆泥、薯条等,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捐赠,也有很多是纽约当地人送过来的。
Lisa是一名年轻的家庭主妇,她送来了袋装薯类食品。她表示:“占领者是对的,政府做错了。”身旁一名已经在广场上住了十七天的占领者听见我们的对话,骄傲地搂了搂Lisa的肩膀:“我们都是99%!”99%,这是曼哈顿下城最流行的口号。连西装革履从银行大厦里走出来的职员,也跑到公园门口举牌:我们都是99%。
林肯当年说,美国要“国为民有,国为民治,国为民享”:到2000年的经济全球化时代,却初显出贫富悬殊全球化、底层全球化、权贵腐败全球化的弊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讥讽这句话如今变成“国为1%所有,国为1%所治,国为1%所享”。金融危机三年后,美国全民为华尔街银行家埋单,但青年失业率却逐年攀升,十年前口号里那剩下的99%,终于坐不住了。
40年前,青年人用鲜花和爱高唱和平,反对战争。2011年的这场占领运动,让美国人想起了久违的60年代精神。Zuccotti的许多青年朋克、嬉皮士们,甚至正是为这“乡愁”而来。年轻的David打了一个鼻环,六个耳钉,他对我说,“美国梦就是个谎言!从60年代到现在,人们还没有醒。其实并没有美国梦,只有每一个人的梦想。这个国家要尊重99%里每一个人的梦想,所以我们站在这里。”
他随Facebook上的指引而来,穿着羽绒背心,在日渐寒冷的公园里搭起帐篷,和女友一起,已住了20天。在阿肯色州的家人非常支持他,“他们说为我自豪”。他每天都与来来往往的游人聊天,接收来自各国游人的支持和问候。问他到底等待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说得并不清楚,甚至显得不关心:“我不反对资本主义。但我觉得现在这个(权贵)游戏该结束了。”
这就是他们的方式。没有确切的发起人,每一个自动出现在广场上的人都是发起人:没有深思熟虑的计划,所有的计划都在社交网络的多对多交流中实时产生,全程透明:甚至,没有清晰的要求一Zuccotti的年轻人无法解释,他们到底要什么,他们只是一遍遍用标语、口号、音乐,乃至身体告诉观看他们的人:“我们要的是民主,不要金权帝国。”

转载请保留:http://www.swenku.com/a/xVTa51vd7A0WuySYyNQ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