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悼词

以下是关于《父亲的悼词》的文章!
马深义英雄父亲的2007等
马深义英雄父亲的2007陈磊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马深义在睡觉。那是2007年12月20日下午四点。三个孩子都上学去了,大冬天的,没什么事,而且最近心里也不大舒服...
给父亲的安魂曲
76岁的导演山田洋次,61岁的演员吉永小百合,光两个名字,就勾起美好的回忆。《天国的车站》、《伊豆的舞女》,日本女性的模样,差不多是小百合刻在我少年心间的。《远...
马深义 英雄父亲的2009
2009年12月22日,冬至。豫东南的上蔡县文楼,以艾滋病闻名于世的村庄。早上5点多钟,天刚蒙蒙亮,马深义醒了,没什么农活要干,家里也没什么事,就那么半睡半醒地...
揭开真相无损父亲的伟大
“有人说你和你媳妇要毒死他”人物周刊:你朋友说你写这本书是一种心理治疗,写书时内心有过斗争吗?季承:念头很早就有了。我就想讲一讲我们家里的故事,外头流传的东西都...
马深义 英雄父亲的2010
快过年了,天寒地冻,庄稼不用怎么侍弄,马深义就去刨树根,准备春节时晒晒当柴烧。大冬天,他干得满头大汗。“抗病毒药物一直在吃,身体还不错,(今年)连感冒都没有。”...
父亲的重武器
U2的波诺说,少年时期,父亲总是试图把他扫地出门。波诺17岁开始玩朋克摇滚,回家晚,他父亲常会“端着重武器在楼梯上等着”。某次,波诺和人吵架,那帮人用纸巾包着鸡...
胡德平 父亲的一生很值
我只想实事求是地还原一段历史人物周刊:为什么会写《思忆父亲胡耀邦》这本书?您的初衷是什么?胡德平:因为我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从小热爱历史,对历史遗产抱着很敬畏的...
女儿的回忆:作为父亲的宋子文
宋子文的长女宋琼颐说,“我们是很普通的家庭,我的父母希望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所以我们从来没感觉到宋家很特殊”。离开中国60载,宋子文的长女、年已八旬的冯宋琼颐(L...
她用一生逃离父亲的阴影
斯大林叛逃女儿去世11月22日,拉娜?彼得斯因患肠癌于美国威斯康星州去世,终年85岁。正如她晚年生活一样,其去世并没有吸引太多公众注意力。实际上,她是前苏联领导...
我和我父亲的高考
2003年的高考刚刚过去。在中国恢复高考25年后,今年的高考非常独特:它正赶上中国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SARS之灾。考期也比以往提前了一个月。历史上,和这届高考一...
成都醉驾案:一个父亲的赎罪之路
9月8日上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案二审宣判,作出了(2009)川刑终字第690号刑事判决: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
父亲的手 2011年第12期
小时候,父亲的手我一直叫巴掌。当别人问起我最害怕什么的时候,我会告诉他,我最怕父亲的巴掌。那每每痛彻心扉的巴掌,让我今生今世都难以忘记。和别的孩子一样,儿时的我...
父亲的朋友
最近家里热闹了不少,每天闹哄哄得活像个莱市场。以往老伍伯伯家也这般闹腾。老伍伯伯是父亲的朋友,是个大款,听父亲说,他生意做得很大,家产千万。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就...
父亲的阻挡
秋日里那个星期天,难得男人有了空闲。他带着自己7岁的女儿,去动物园玩。他们看了猴子、孔雀、熊、骆驼、锦鸡和长颈鹿,都有些累了,开始往回走。经过狮子洞的时候,女儿...
父亲的相机
阿照跟她爸爸一点儿都不亲,就连“爸爸”似乎也没叫过几次。这个爸爸其实是她的继父。阿照的妈妈在她4岁时离了婚,把她托给外婆照顾,就外出谋生去了。直到阿照上小学二年...
民工父亲的“幸福”
刚搬入新居的一天,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从猫眼里往外看:一个陌生人。他的头发蓬乱,脸上的灰尘和着汗水,眼里露出一种焦灼和茫然。我警惕地将门打开一条缝,问道:“你找...
梁漱溟父亲的放任教育
梁漱溟这个名字,大家都很熟悉了,1949年以后,当面顶撞国家最高领导人,此公一人而已。梁漱溟的学问很好,后人因为他的骨气记住了他。梁漱溟的父亲叫梁济,比起儿子来...
父亲的再婚
父亲的再婚曾引起一些亲朋好友的非议,但我自始至终都支持他,理由很简单,我爱他。父亲86岁那年失去了我的母亲,至今我也无法完全体会他是怎样度过那些日子的。母亲走后...
两位父亲的约定
爱女离世后,梁主民偶然结识了石刻艺人吴锡健,于是生出了为女儿雕像的想法。此后的一年时间,吴锡健精心雕刻,完成了作品《天堂少女》,也在与梁主民的交往中渐渐成了朋友...
那盏名叫父亲的灯
父亲在世时,每逢过年我就会得到一盏灯。那不是寻常的灯。从门外的雪地上捡回一个罐头瓶,然后将一瓢开水倒进瓶里,啪的一声,瓶底均匀地落下来,灯罩便诞生了,再用废棉花...
有父亲的时光是彩色的
至今我能清楚地回忆起我刚学会走路时的情景,虽然走路尚且不稳,但每天却摇摇摆摆地独自上路,且很有主见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母亲总是不在家的,她去食品厂上班,叮嘱姐姐...
父亲的剃须刀
当我还是一个天真无暇的小男孩时,父亲习惯性地用刮胡刀刮着脸上的胡须。那时的我总是用那儿时天真、好奇的双眼呆呆地仰视着父亲刮胡须的样子。父亲的下巴处有三道疤痕,那...
父亲的手 2011年第12期
父亲的手粗壮、有力,能不费力气地修剪果树,也能把一匹不驯服的骡子稳稳地套进挽具。他这双手还能灵巧、精确地画一个正方形。使我最难忘的是每当这双手抓着我的肩膀,我就...
父亲的那记耳光
麦收时节,村庄到处弥漫着麦子的清香,到处是挥汗如雨的忙碌和深入骨髓的艰辛。我的父亲和母亲整天忙得像转动的陀螺一样不停息。麦子熟了,一刻不能耽误,得赶在雨季来临前...
父亲的病 2012年第1期
父亲自1986年开始,一直以一个病态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刚开始是走路无力,远远看去,一颠一颠的,上楼极为困难,只有借助其它物体的支撑才可以上去。为此,父亲...
父亲的心结
引子父亲走后已经九年,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生活得好吗?我常常这样想,这样想的时候心情总是沉重的,就想写点什么东西出来,但总是未成曲调先有情,悲痛挡在那里,文...
父亲的青纱帐
高天下的青纱帐,整齐地列队,我不由自主地感动。夏天的风轻轻地吹过父亲的青纱帐,青纱帐里闷热的空气被零零散散地带走,只留下一阵阵酸溜溜的叶子的呻吟;整个山谷就悠悠...
父亲的饭盒
父亲的饭盒经久耐用。这只铝制饭盒最早出现在我的童年。那时父亲是“挑窑泥”的。在我们这个地方,那个年代,父母教育孩子总会说这样一句话:“你可要好好学习,不然长大去...
父亲的含义是榜样
1955年6月,我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那时我父亲郑洪升是解放军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的哲学教员。我父亲只上过3年私塾,他如果要将当教员的职业持续下去,必须自学。从...
父亲的背 2011年第12期
乡下老家的屋檐下,夕阳斜斜地照着。趴在木椅后靠背上的父亲衣襟反穿,赤裸着略显肥胖而皮肉松弛、“雀斑”点点的背。母亲操着一枚让我感到既陌生又眼熟的刮痧铜钿,一下一...

没有找到与"父亲的悼词"相关的内容